星期二, 6月 30, 2009

純綷談版面

MJ走了,幾乎贏盡全世界媒體的頭版位置。在香港,除了文匯以外,左中右報紙,都是MJ。我想,就算是某個國家元首死了,都未必有這樣的風光,因為領導人可以交替,但MJ地位則無人可取代。

把10份香港報紙排在一起,純說看排版的精美度來比高低。野花雜草各有所好,你覺得哪個版面最好看?不看名氣,不講來頭,我的首選是《成報》,乾淨俐落,Michael Jackson之上還有王者的剪影,看得出是花過心思。次選是《商報》,大相只有米高的下半身,頂起腳尖的招牌動作,不見相貌亦能想像流行曲之王的活動,以偏鋒去選取照片,但走對了路。整個版面其實很多字,但白色底襯托下,意外地很乾淨。然後,唉,很不願意,還是得選擇《太陽報》,整條大題只有Micheal Jackson的大名,無題如有題,相片的MJ,既像在介紹自已,又像準備退後,大題沒有任何中文字,在中文報章來說,算是突破性的處理手法。然而,此時此刻,有誰不識Micheal Jackson呢?

至於最核突版面,不用多講,實至名歸是《東方》,配上左上角的淫棍聰,樣衰到無朋友。大相的右下角是MJ送院時的遺容,真的超嘔心,再加版底那些毫不特別的歌迷,完全沒有感染力,只有染亂。雖然版面字數不多,但真的很難想像可以做到如此難看。需知道,MJ留下太多好相片,要多困難才可以爛到這種程度?真是佩服到五體投地。至於核突版的次選,對不起,SCMP走唔甩,鬼報向來"眼高手高",處理相片與版面應有一手,怎樣會選擇這張呢?半新不舊亦不特別,加上沉悶、死版版的排位,如同MJ送院──無得救!

標題呢?首選是《太陽》的MJ英文名,排第尾的是它老大哥《東方》,"流行歌王猝死",真是......出口批評都是嘥氣,算把啦。

在心目中都構想過版面,當然假設是全版大相,要選擇最精神的,健康的,有舞王風範的照片。大概會用Number ones大碟封面作藍圖去變調。畫面是大黑大白,標題中英對照:《Micheal Jackson was gone,MJ走了》。然後貼上幾張重要大碟封面,或者他的重要生平,引言要短,若選用歌詞,會取自《Men in the Mirror》,因為MJ的確令世界變得不一樣。
I'm gonna make a change
For once in my life
It's gonna feel real good
Gonna make a difference
Gonna make it right

好,外國的月光果然特別圓,中外傳媒最好的標題,可能是KY所推介的《TIME》:"Michael Jackson: The Death of Peter Pan",看着這個標題,久久沒法說話,真的,太好太好了,小飛俠,你在何方?
《TIME》繼2001年的911慘劇後,相隔8年為MJ推出紀念特刊,可見MJ之死等同國殤,那是最值得期待的刊物。封面上的MJ,身穿白背心貼身褲,笑容是如此無邪純美,他想世人讓記住的,就是這些。

忘了那些爭產與吵罵的紛爭,那些留給淫棍聰吧,記著健康與有勁度的MJ吧。

星期五, 6月 26, 2009

讓我們記著你的好

人生就是有太多不可意料的事,出生和死亡都不能自控,今天,MJ走了。

所謂傳奇,就是要有值得人記著的元素,無論是流芳百世抑或遺臭萬年,總之不要平凡地過一生。黑皮膚大眼睛,影響全世界的歌,震驚所有舞者的技藝,將永遠閃亮,把他不光彩的歷史都抹去、掩蓋、擦亮,此時此刻,讓我們記著MJ的好,永遠的king of pop。

不算特別喜歡他,倒是近來聽到他在英國要開演唱會,曾經想過要飛過大半個地球,就為了看一趟。因為無論是東山再起,還是永遠消沉,那將是貨真價實的的世紀演唱會,是一個年代的最後嘉年華。可惜門票沒有滯銷,反而越炒越熱,毋須我扶他一把,念頭也打消了。

磨拳擦掌的想再上路,死神卻突然造訪,醫生都說,心臟病發可能在數分鐘就死了,那是一種舒服的方式,所有世間的煩惱紛爭,隨着心臟停止跳動而畫上句號。麥當娜說,她不能停止的哭,好友、粉絲的淚水,是最大的讚頌。
昨晚難得夜蒲,回家時天已漸亮,那時候,你才剛離開,昏陰的天空突然出現幾朵彩雲,雲端可能是另一個閃目舞台。MJ,一路走好。

我知道你辛苦

Y幹的是人人羨慕的工作,正業是游手好閒,副業是旅遊作家,兼寫設計和一些專欄,他常說有人叫他上電視教人烹飪。但親身看過他煮菜的模樣,味道還可以,但過程o麻......,個人認為他該上那些XX廚房,扮演雞手鴨腳的嘉賓最適合,因為夠恐怖。還好他有自知之明,把那份鏡頭先的工作推掉了,否則一定會像William Hung那麼紅。

作為一位與文字發生性關係的人,他常常像被截稿死線追趕,若有陰眼,應該可以看到他被文字纏繞,而他的口頭蟬是:「哎吔,好累,我唔想寫啦,想瞓,好慘,我好可憐.....」雖然經常偷懶午睡,但更多時候是睡不安寧,被迫起來當人肉打字機,加上收入不穩定,雖不至於像粵語殘片般的夜半吐血,但其實不是一份想像中的休閒工作。

我想,大概每個對文字認真的人,都是又愛又恨,不准你寫,就偏要寫;想你寫了,心裏就不願意寫,還常常扮文化人,推說沒靈感,真是賤得可以。當被迫在限定時間內要嘔出一大堆文字,就如要扣喉嘔吐般辛苦,下場往往也是一團糟。所以,還是把興趣歸邊,別輕言做全職文字人。作家是深遠的,寫手是機械式的,文字人呢?好像還沒有定型,正在摸索路向,風險很高,而且往往失敗居多。那種辛苦,我是知道的。

星期二, 6月 23, 2009

草泥馬的借口

香港人真該為擁有的自由而感到幸福、高興,要體現那種自由,非上網不可。

國內的河蟹大戰草泥馬之役(即「和諧」官方想禁絕的言論,網民以「操你媽」的態度頂回去),至今仍在膠着狀態,勝負難分。國家將於7月起出新招,規定所有發售的套裝電腦,要裝上「綠霸」,即是為黑客大開方便之門,並且在你的hard disk裏進行種族清洗大搜查,不上網都可以把敏感文件進行「密室殺害」,聰明的香港網民當然不會「引惡霸入室」。

綠霸的出現,將令戰事更趨激烈,內地愛國的網民為明哲保身,以示對黨和國家忠心不異,留言或寫網誌時,紛紛在以下句子任擇其一,貞忠的心思,真是天地動容。

網上論壇部份《草泥馬的借口》
1.本人是文盲,以上內容文字均不認識,也看不懂是什麼意思。
2.此事與本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本著「看貼(雖然看不懂)回貼,利人利己的中華民族優秀 傳統美德」,順便賺3個工分。
3.本人在此留言均為網路上複製,並不代表本人同意、支持或者反對樓主觀點。
4.如本人留言違反國家有關法律,請網路管理員及時刪除本人跟貼。
5.因刪貼不及時所產生的任何法律(包括憲法,民法,刑法,書法,公檢法,基本法,勞動法,婚姻法,輸入法,沒辦法,國際法,今日說法,吸星大法,二奶合法法 與臺灣關係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治安管理條例)糾紛或責任本人概不負責。

6. 本人謝絕任何跨省追捕行為,如有需要請直接聯繫樓主、原作者以及網路管理員或法人代表。
7. 此聲明最終解釋權歸本人所有。
8.本人無意中路過此貼,對此貼中所述內容,思想,所指,所怨,所求概不知曉。  
9.回帖只為掙積分,不代表本人同意,支持,同情,默許,放縱,包庇次貼作者之觀點,甚至樓主帖子裏的標點符號我也嚴重不同意。
10.如果所回復樓主被跨省追捕,我表示和他 立即劃清界限,從靈魂深處支持ZF在“思想”戰線上取得的又一次輝煌勝利,刁民禁言,社會河蟹!(ZF=zheng fu,政府)

11.如果一定要俺連坐,請求ZF不要讓俺俯臥撐,躲貓 貓,彈腦殼,活動腿…….俺身體瓤,膽子小,一不小心掛了事小,給ZF惹麻煩事大!
12.俺家鄉還不通汽車火車,ZF的4萬個億可否拿出一點點來把公路 鐵路修到俺家鄉,JC來捉俺時也可以少點鞍馬勞頓。(JC=jing cha,警察 )
13.俺的家鄉缺衣少食,JC來時請自帶乾糧。因為鄉親們已響應D的號召,全部去養河蟹了,戈壁灘上 養河蟹,你說強不強!
14.本回帖所有解釋權歸本人專有,如不幸那個標點符號有不河蟹之傾向,請找標點符號發明人的悔氣,本人概不負責
15.我每天看貼無數,基本上不回貼。後來發現這樣很傻,很多比我註冊晚的人分數都比我多,於是我就把這段文字保存在記事本裏,每看一貼就複製粘貼一次,幫LZ把貼子頂上去。順便掙點分。(LZ=lou zhu 樓主)

星期一, 6月 15, 2009

正生書院遷校的新仇舊恨

作為一位前教師也好,一位支持更新人士也好,肯定讚賞戒毒學校基督教正生書院的理念與貢獻,若該校開在我家隔鄰,亦會舉腳贊成。然而,若我是梅窩居民,會否義無反顧地支持呢?其實這次選址,是涉及許多新仇舊恨,傳媒和外界都不宜搬出正邪二分法,把雙方兩極化。

電視的新聞片段所見,在諮詢大會上,反對遷校的聲音卻如潮湧至,梅窩家長的激動,暴躁、狂鬧;甚至把區內未懂事的小孩子都拉出來做磨心,而正生的師生則處於劣勢,被包圍,被責罵,默默地承受着一切。

單看畫面,實在有點魔鬼與天使的對立格局,各種陰謀論浮面,誰都說有背後力量在鼓動。這種兩極化的情況,對任何一方都沒有好處。

最難得的是,那些曾經誤入歧途,現正努力戒毒的孩子們,沒有逃避鏡頭,沒有怪責村民的歧視與責難,紅着眼睛帶着激光,發紅的鼻子沒有令他們垂頭,一位女生以有點委屈的鳴咽在接受訪問,平靜地說:「我曾經吸毒,是『曾經』,現在已戒掉了。」因為她知道這些苦果,是走過歪路的人必須去承受,全因為她們「曾經」有錯,那已是過去式,可以用現在和將來式修正過來。一幕幕的畫面,一句句無怨無恨的說話,正在化解着村民與校方的矛盾。

電視與媒體當然會選擇性報導最激動的畫面,作為觀眾,最初想當然地以為梅窩居民是自私自利。但是,翻查資料深入了解,才發現其實是政府政策失誤而累積下來的舊恨。建議讓正生書院遷入的「新界鄉議局南約區中學」校舍兩年前丟空,原因是「收生不足」,因為每年「只有」約五十多名中一生,不足以開兩班,所以需「殺校」,據說當時300多名學生就這樣被迫離開,每天花漫長時間來回上學,單是計算交通開支和浪費了的時間,難度抵不上殺校省下的成本嗎?

因此,就算不計其他社區利益,對梅窩家長和居民來說,殺校已種下難以釋懷的恨意:為甚麼我的孩子要長途跋涉去上學?空置校舍如今可能被另一群年輕人進佔,家長與原校學生心裏不滿,是可以理解的事。

問題癥結是,為甚麼政府要以統一的成本效益去計算離島教育呢?為甚麼要把的離島的中學殺掉呢?若非使用原有校址,或者居民可原區讀中學,這些舊恨便不成氣候,正生亦就不會被迫貼上「霸校」的標籤。說到底,是誰的錯?不是居民、不是學生,更不是正生,而是教育政策的失敗。特首曾蔭權與高官都在出口術,說支持正生,叫各界給濫藥者改過機會,潛台詞反而令居民更冤了,真的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案嗎?其實只要政府肯承擔責任,不用數學題去計算,大可以兩者兼得啊?

至於新仇,小部份人認為戒毒學校的學生會破壞社區治安,如同疾病般會傳染,應躲到偏遠的地區「專心」戒毒,這種說法當然不被主流意見接受。那些孩子是社區的一分子,總要回家,為甚麼不相信他們的改過決心呢?面對責難、噓聲,他們落淚,他們堅強面對,這正是其他孩子該學習的。人生的路途中,誰都曾經犯錯,能及時改過就好了。濫藥問題已不是別的家庭的事了,而是切切實實地影響到整個社會,以為推到荒島就能解決,未免太天真也太無知了。

無論是否遷校成功,鬥爭之路仍很漫長,但是,請別把新舊仇恨加劇,特首與高官說也別想為自己的過失開脫,那正是政府以成本效益去制訂教育政策的惡果,結果要孩子們去承受。困局已成,但請給孩子一個機會。

星期五, 6月 05, 2009

《頭條新聞》,好波!

我知道自已有點任性,但總覺得這是歷史時刻,焦躁的心情,不出走一趟不行,於是,逃離辦公室,有幸成為十五萬分之一。

不知道人生尚有幾多個十年,也不知道下一個十年,六四是否可以平反;但我肯定,假如20年前的8964是現今中年人的集體回憶,0964將會是新生代的集體回憶。不記得去過多少次燭光集會,但首次拿不到場刊,取不到襟章,當然也沒有蠟燭,但心情卻如此激動。

原先預告,將有驚雷暴雨到訪,但這天晚上,明月柔風,天氣再好也沒有了。夏蟬為燭光而鳴動,像亡靈在隔代跳躍,他們知道,我們沒有忘記。

月會降,日會升,那年那夕某個夏夜就此過去,傳媒對於六四蠋光晚會的報導取向,自有其考慮,背後的意義,留給專業人士去說。作為草民,只能稱讚一句:《頭條新聞》,好波!

星期四, 6月 04, 2009

中國網站河蟹日

這是帶有強國特色的網上紀念日,只在各大強國獨有,子民都熱烈擁護,自動支持。不支持的,當然都變成河蟹。若貼切一點,這些日子應叫做「中國網站河蟹日」。

維護期間居然播阿梅的《血染的丰采》?斗膽!
http://www.jasontsui.net/
這個網播《抗戰二十年》,那不是今年viiv的主題曲嗎?人來,用刑!
http://wandsea.com/
留意頂頭白底黑字:我們有什麼?我們什麼都沒有!甚至連大聲說話的權力都沒有...為了忘卻的紀念...!

星期三, 6月 03, 2009

以卵擊石......村上春樹: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早在3月的時候,已讀過這篇文章,那時候完全被春上的勇力與目光折服。近日好友HY的網誌貼出來,再看,更激動。
世界有接近70億顆雞蛋,有無限巨牆,很不幸地,古往今來有太多影像可以用作這篇文章的配圖的。但今天,必然會想起王維林。


台灣《天下雜誌》418期09年03號
整理:張翔一

以色列政府空襲迦薩,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的日本知名小說家村上春樹受到國內外壓力,猶疑是否該出席頒獎,結局是,他去了,並掀起了比小說更為震動世人的餘波。

現年六十歲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被《時代雜誌》喻為當代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三度問鼎諾貝爾文學獎,被媒體形容為繼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之後,「離諾貝爾文學獎最近的日本人」。他包括《挪威的森林》在內的多部長篇小說作品,陸續被翻譯成四十多國語言,全球銷售超過兩千萬冊,近年陸續獲得捷克「卡夫卡文學獎」、愛爾蘭「法蘭克.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等多項國際文學獎項肯定。今年二月初,村上春樹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該獎項每兩年頒發一次,表彰對人類自由、社會公平、政治民主具貢獻的作家。歷屆得獎者包括西蒙波娃、羅素、米蘭昆德拉等。

諷刺的是,頒發獎項的以色列政府,近來空襲迦薩,備受國際和平團體批評。日本輿論因此要求村上春樹為避免被認為支持以色列近來的軍事行動,應拒領該獎項,否則將抵制其作品。 但二月十五日,村上春樹在國內外壓力下,仍選擇赴耶路撒冷出席頒獎典禮。他更出人意料地,在以色列總統佩雷斯面前,公開批判以色列的軍事行動,同時一吐作為文學創作者,希望透過描寫微不足道的個人,對抗既有權力和體制的深層意義。

村上春樹於耶路撒冷的英語演講辭「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道出個人應有的道德勇氣、與對體制霸權的深刻反省,隨即被國際媒體競相轉載,更超越文壇,在國際政治、人權組織間引起廣大迴響。

以下是演講的中譯本:

今天,我不打算說謊。今天我以一名小說家的身分來到耶路撒冷。而小說家,正是所謂的職業謊言製造者。當然,不只小說家會說謊。眾所周知,政治人物也會說謊。外交官、將軍、二手車業務員、屠夫和建築師亦不例外。但是小說家的謊言和其他人不同。沒有人會責怪小說家說謊不道德。相反地,小說家愈努力說謊,把謊言說得愈大愈好,大眾和評論家反而愈讚賞他。為什麼? 我的答案是:藉由高超的謊言,也就是創作出幾可亂真的小說情節,小說家才能將真相帶到新的地方,也才能賦予它新的光輝。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幾乎無法掌握真相,也無法精準的描繪真相。因此,必須把真相從藏匿處挖掘出來,轉化到另一個虛構的時空,用虛構的形式來表達。但是在此之前,我們必須先清楚知道,真相就在我們心中的某處。這是小說家編造好謊言的必要條件。

今天,我不打算說謊。我會盡可能地誠實。我在一年之中只有幾天不會說謊,今天剛好就是其中之一。 請容我告訴你們真相。在日本,許多人建議我不要來這裡接受耶路撒冷文學獎。甚至有人警告我,如果我堅持前來,他們會聯合抵制我的小說。主要的原因,當然是迦薩正在發生的激烈戰鬥。根據聯合國調查,在被封鎖的迦薩城內,已經有超過千人喪生,許多人是手無寸鐵的平民、孩童和老人。

我收到獲獎通知後,不斷問自己:此時到耶路撒冷接受文學獎,是否正確?這會不會讓人認為我支持衝突中的某一方,或認為我支持一個發動壓倒性武力攻擊的國家政策?老實說,我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書被抵制。經過反覆思考,我還是決定來到這裡。原因之一是,太多人反對我來。我和許多小說家一樣,總是要做人們反對的事情。如果有人對我說,尤其是警告我說,「不要去」、「不要這麼做」,我通常反而會特別想去、特別想做。這就是小說家的天性。小說家是特別的族群,除非親眼所見,親手觸摸,否則他們不會相信任何事情。

我來到這裡,我選擇親身面對而非置身事外;我選擇親眼目睹而非矇蔽雙眼;我選擇開口說話,而非沉默不語。但是這不代表我要發表任何政治訊息。判斷對錯,當然是小說家的重要責任,但如何傳遞判斷,每個作家有不同的選擇。我個人偏好用故事、尤其用超現實的故事來表達。因此,我今天不會在你們面前發表任何直接的政治訊息。

不過,請容我在這裡向你們傳達一個非常私人的訊息。這是我創作時永遠牢記在心的話語。我從未將這句話真正行諸文字或貼在牆壁,而是刻劃在我心靈深處的牆上。這句話是這樣的:「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 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誰是誰非,自有他人、時間、歷史來定論。但若小說家無論何種原因,寫出站在高牆這方的作品,這作品豈有任何價值可言?這代表什麼意思呢?轟炸機、戰車、火箭和白磷彈就是那堵高牆;而被它們壓碎、燒焦和射殺的平民則是雞蛋。這是這個比喻的其中一層涵義。更深一層的看,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都是一枚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外殼中的靈魂。 你我也或多或少,都必須面對一堵名為「體制」的高牆。體制照理應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冷酷、有效率、系統化地殘殺別人,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

我寫小說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給予每個靈魂尊嚴,讓它們得以沐浴在陽光之下。故事的目的在於提醒世人,在於檢視體制,避免它馴化我們的靈魂、剝奪靈魂的意義。

我深信小說家的職責就是透過創作故事,關於生死、愛情、讓人感動落淚、恐懼顫抖或開懷大笑的故事,讓人們意識到每個靈魂的獨一無二和不可取代。這就是我們為何日復一日,如此嚴肅編織小說的原因。

我九十歲的父親去年過世。他是位退休老師和兼職的和尚。當他在京都的研究所念書時,被強制徵召到中國打仗。身為戰後出生的小孩,我很好奇為何他每天早餐前,都在家中佛壇非常虔誠地祈禱。 有一次我問他原因,他說他是在為所有死於戰爭的人們祈禱,無論是戰友或敵人。看著他跪在佛壇前的背影,我似乎感受到周遭環繞著死亡的陰影。 我父親過世了,帶走那些我永遠無法盡知的記憶。但環繞他周遭那些死亡的陰影卻留在我的記憶中。這是我從他身上繼承的少數東西之一,卻也是最重要的東西之一。

今天,我只希望能向你們傳達一個訊息。我們都是人類,超越國籍、種族和宗教,我們都只是一枚面對體制高牆的脆弱雞蛋。無論怎麼看,我們都毫無勝算。牆實在是太高、太堅硬,也太過冷酷了。 戰勝它的唯一可能,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靈魂彼此融合,所能產生的溫暖。

請花些時間思考這點: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而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 我們不能允許體制剝削我們,我們不能允許體制自行其道。 體制並未創造我們: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這就是我想對你們說的。

我很感謝能夠獲得耶路撒冷文學獎。我很感謝世界各地有那麼多的讀者。我很高興有機會向各位發表演說。

星期二, 6月 02, 2009

抗戰二十年


從這天到六四,只想聽這首歌。

Wyman寫歌詞時,有沒有想起那年春夏之交的事情?假如家駒還在,相信他肯定和非一般香港人一樣,繼續抗戰二十年。不想回憶,不能忘記,六四維園見。

早上的陽光


今早,看到了久違的晨光,不是因為早起,而是還未睡。

生活的作息時間早顛倒了,黑夜才是私人時光,因為太珍貴了,不捨得睡。以往聽到鳥叫時,就知道黎明將至,象不見得的吸血僵屍般,趕快去睡。但近日就寢的時間不斷推遲,終於到出太陽,樓下的餐廳都有早餐供應了,疲累到了極點,才橫趟,合上眼,........像死屍。

星期一, 6月 01, 2009

如果......愛

大都市每分每刻都有愛情聚散,電影、電視、流行曲、朋友、叔伯、兄弟姊妹,把各種騎呢難測的材料源源送到,但只有不幸的故事能經得過時間沖擦,成為耳目相傳的話題。那些甜美的個案,則沒有多少人作為藍本去傳頌,誰有閒情替別人的幸福高興?

一位長得像漫畫少女的朋友,體型嬌小樣子可愛,她中六後轉入男校,成為極其罕有的「男校女生」,亦是同班雄性的爭奪對象。她的男友經過多重考驗,守候了許多年,終於才把她追到手。

大家一起走過10年歲月,在樓市高峰期合資買了樓,正打算結婚。某次日本之旅回來後,一切恩愛如昔,但她發現他的手機有另一個她的曖昧留言,而皮包內暗藏與某位女子的親密合照。

一切明明好好的,旅行時還是那麼甜蜜,他還是待她如公主般照顧周到,事事相就隨傳隨到,是自己多疑嗎?是別人苦纏他嗎?她決定約他到卡拉OK攤牌,因為那裡夠嘈吵,一旦哭起來也不會太難看。

在迫供下,他招認與女同事有曖昧關係,她哭著問原因,他沉默。朋友把皮包裡的相片搶去及撕碎,他居然動手打她,只是輕輕地拍了一下就把她的心打碎了。她跑了出去,從此各行各路。

然後,兩人開始處理分手的事,你的東西還你,我的東西也拿來,而有那層負資產樓,男的願意扛起起。不久,男的跟那個新的她同居了,在那間他倆一起佈置的新居中,不知活得可快愉。幸好,表示柔弱的她亦振作起來,幾年後嫁了給一位外國人。

現實如小說,抑或小說書在寫現實,希望朋友有一個美滿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