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02, 2009

搶先讀:《上訪者》

近日背包裏的書,原本是管理學大師Peter F.Drucker的《不連續的時代》,但今天聽到K先生談及近日在四川的所見所聞,決定把年初買下的書,從書櫃裏抽出來,插隊搶讀,那就是杜斌所著的《上訪者──中國以法治國下幸的活化石》。

早在去年,已在公司見到肥肥先生拿着這本書,邊搖頭邊說:「真的好慘!」看了其中一些篇幅,但沒有深究,後來在書店中重遇,毫不猶疑地買了,可是至今還未細看。

翻閱的動機,是早前聽到北京大學司法鑑定室主任孫東東接受《中國新聞週刊》訪問時,直斥:「對那些老上訪專業戶,我負責任地說,不說百分之一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問題,都是偏執型精神障礙。」那位孫教授果然負責任,因為他後來「負責任」地道歉了,並且在聲明中強調,「就一些內容因自己語言表述不當,引起爭議和誤解,對此深表遺憾,對因這些內容而感情受傷害的人深感歉意。」

那些不當,可能是想說,不是99%,而是99.9%,又或者不單是精神有品題,而且連是品格都有問題,所以用詞實在不當。這位孫教授唯一「負責任」的,其實是沒有否定那些言論,也沒有強辭解釋,這方面來說,可比香港土產偽人成龍強得多。

然後,K先生說起四川大地震後的現況,那些豆腐渣校舍明明殺人無數,整個村子的下一代,被頹垣敗瓦壓得支離破碎。事隔一年,那些喪子的家長,有人為了錢而出賣別人,有人念念不忘可愛的女兒,把門前的墓地照顧得無微不至,更多家長是有冤無路訴,連聚在一起訴苦的權利都沒有。地方政府呢?對申冤者不斷打壓,拘捕,斷言否認有豆腐渣工程,更惶論承擔害死學子的重責。有家長找到倒塌校舍的施工圖,以切實證據舉報校舍偷工減料,上報後竟然被反控「非法持有國家機密」,警告「不得公開」,否則就是「洩露國家機密」和「顛覆國家政權」。

有些家長受到壓迫下,決定上訪.....他們正逐漸走到這本書裏,將成為書中的另一主角,翻開此書,就像看到那些家長的未來......才剛開始掀開書頁,已先準備好一肚眼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