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20, 2009

VIIV,今年20歲


她叫VIIV,今年20歲,每逢臨近她的生辰,爭議必定再起,她絕對是一位惹火尤物,每次談起她的本質,總會觸動執政者的神經。

若她20年前走另走一條陽關道,我們會否在獨木橋相遇?身邊的朋友,近日都在談論她,記得她出生那年,大家曾經熱血過,那些血卻在偌大的廣場上冷卻,沉積,遭洗擦後,其實罪證還在。有些人不想回憶,更多人是不敢忘記。

絕對的黑白,明顯的是非,為甚麼還要爭拗?再以糊模視聽的手法去作出所謂「理性」的討論,正如節目主持人所說,是對死難者的第二度侮辱。片頭的一連串疑問,片中穿插的片段,年輕人口中的但是...但是...鎮壓無辜學生肯定是不好,但是為了國家統一這方面,肯定是重要的...鎮壓,中央是「有些」問題,但是學生....若5月30日和平散去,悲劇就不會發生...那些如果、早知...都在把血的原罪推向被殺者,就是那些無法再發聲的,無法被公開悼念的屍體。

程翔說:學生的錯,怎能與執政者的罪相提並論呢?

子彈在我手,罪在你口,所以射殺你,罪就在你。這種歪理,竟然有那麼多捧場客,難怪國產電視機會爆炸。我們還是忘記過去,努力賺錢,向成龍學習,買部日本製(可能是中國裝嵌)的電視機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