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1, 2009

看到座頭鯨

登船不久,C小姐傳來短訊:「公器私用」。

我回覆:「絕對係」。

於是,今天,我看到了座頭鯨。

為了看鯨魚,去年夏天去了宜蘭,可惜只看到龜山島,鯨魚或海豚都避開我,緣慳一臉。然後,去年中秋去了印尼,終於看到了海豚群飛;在香港的冬天,少不了的節目是到大澳看白海豚..........說到底,我起歡出海,喜歡看魚,喜歡看海洋生物。

阿鯨,快走吧,香港很危險,你快o的返公海啦!

星期一, 3月 16, 2009

昴:讀音「牡」,牡丹的牡

羊先生說曾田正人的《舞吧!昴》很好看,我知道電影快上映了,就是急急趕上潮流,先看漫畫。故事帶着《消防員的故事》般的莽撞與熱血,當然還有日本故事最愛的生離死別,從架構來看,並沒有突破框架,但還是很值得看。

然後我問羊先生,你怎樣讀書名?他笑著說了一個音,離題大概有火星那麼遠,遠到我都沒有印象了,然後他還很「醒目」地說:「我知道很多人讀作『昂』,那次去漫畫店買書,我只說想買曾田正人跳舞那本,避了那個字的讀音。」然後,店員回應「哦,是《舞吧!昂》」。

我知道,方塊字多了一點,少了一劃,就是兩個不同的字,我認得那個「卯」字,是中國時辰的稱謂之一,於是就讀作「卯」。旁邊的塘邊鶴肥肚先生,立即搭嘴讀出同樣的讀音,即是,我「撞」中了。那個音,是粵音mau的第5聲,等同「牡丹」的牡。

羊先生沾沾自喜(忘了自己的讀音是如何離譜)說,在google搜尋「舞吧昂」,結果要比正寫的「舞吧昴」更多。實驗證明,兩者是22.8萬vs 3.67萬,所謂約定俗成的錯誤,就是這樣產生。唉,大概應該怪漫畫家吧,誰叫他改這樣難讀的書名呢?

星期五, 3月 06, 2009

黃雨x2

禍不單行,抑或好事成雙?

春日,濠雨,破紀錄地提早趕來湊興,粗暴地把春雨的曖昧與猶疑都抹掉,也許是大明大暗才算痛快。飄忽的黃雨,來了又去,去了又來。我想去看櫻花,但逃不掉的借口太多,暴雨與怪風在外,躲在辦工室裏粗安,然後偷偷寫了一篇跟旅行相關的短文,就叫做《天氣報告》。


《天氣報告》
清邁:晴朗,風勢清勁;
北海道:有雪;
澳洲:短暫時間有陽光,間中下雨;
英國:間中有霧;
............
一年四季,天氣之神在地球的每一個角度流竄,
乘飛機追逐着春下秋冬,
是否想感受微風細雨?
旅途上總有意想不到的天氣,
跟喜歡的人跑過一場雷雨,
變得一段沖刷不掉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