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23, 2009

幸好,還有奧斯卡

我知道,荷里活(Hollywood)每年生產的爛片數目很驚人;我知道,許多美國爛片的爛劇本較香港的爛片更爛。但是,這夜回家,真是神推鬼擁,明明很少打開電視,卻突然按了電掣(平常是連總掣都關上的),噢,是爛都冇可爛的遊戲節目,當然不敢久留,於是轉到明珠台,碰到的是奧斯卡頒獎禮,看到最後,不禁想:幸好,還有奧斯卡,不只是因為荷里活的財雄世界,還有對電視與世界的前瞻性。金融海嘯下,據說票房大增,大家總要找地方逃避現實。

這世界是有若干程度的公平可言,最低限度在世人最注視的電影頒獎禮中,看到是台前幕後對遊戲規則的尊重,選出來競賽的影片,肯定不會是「金草莓」那種讓人爆粗的質數。荷里活的膚淺被淘盡,奧斯卡留住的影片就是有一定的含金量。

《一百萬零一》說得太膩了,但香港還沒有正式上映,雖然有太多渠道可以看,但我還是打算留待大銀幕去觀賞。焦點是男女主角得獎,兩套影片都還沒自,但很喜歡琦溫絲莉的真情流露,感恩之餘還有謙信,她把《鐵達尼號》任性而充滿魅力的女主角演活了,好一段時間都走不出來,但近年她不但脫胎換骨,甚至說有了翅膀飛上天。《讀愛》一定會看,而最近看的《浮生路》已覺得她很不錯了。

至於辛潘,過去談不喜歡,但他站到上台,顫抖的手拿著鳴謝名單,對team work精神充滿感激,而他只是代表團隊去拿獎而已。他特別提到頒獎禮門外有關同性戀爭議的示威,他說:「當我們的車駛進來時,沿途可見到憤努的標語。我想這是時候讓那些投票支持反同性戀婚姻的人作出反省,假如繼續那樣,他們會感到羞恥,亦令子孫感到羞恥。每個人都該有平等的權利。」(For those who saw the signs of hatred as our cars drove in tonight, I think it’s a good time for those who voted for the ban against gay marriage to sit and reflect on their great shame and their shame in their grandchildren’s eyes if they continue that support, We’ve got to have equal rights for everyone.)據說他演這個同性戀議員的角色時,發表過反同性戀言論,惹來多方不滿。但全世界聚焦的場合上,他明確地說了文明社會的大方向,就是該接受同性戀婚姻。香港現正就家暴條例進行進行立法諮詢,同性家庭是否法受保護正吵得鬧哄哄。這個表面上道貌屽然的社會,投票結果已可預知。

今年的頒獎典禮很好看,頒發男女主角時,請來5位過去得獎的影后影帝,逐一講入圍者的成就,對陪跑的演員也夠專重。最感人的片段,是頒發最佳影片前的短片,把以往的得獎片和今屆的競逐片拼湊在一起,有些價值,有些片段,在彌留之間迅速在腦海中閃過,看得有點激動......人的一生太平淡,可以冒的險亦會有限,需要借助別人的故事來走另一趟旅程,所以才需要藝術文化作品,小說、漫畫、電影,全不可少。荷里活的土壤也許較茁壯,但寶來奧(bollywood)或其他地方的電影工業,包括港產片,也請繼續努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