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08, 2009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蟻行者......

帶著後悔的心情,踏上了21.0975公里的半馬拉松賽道。後悔,是因為練習不足,只在個多月前開始較長距離的練習,最多都是跑到7km,唉,情況不妙!另外,是賽前雜務太多,不能好好休息,前一晚凌晨才回到家,然後還與大部份跑手一樣,心情忑忐(有些人可能是興奮),久久不能入眠,到合上眼時已是4時,失去知覺個多小時後,參加了全馬賽事的W先生就來電叫我去喝茶,他說不吃排骨飯的話,會跑不動。

就這樣,匆匆出門,我的早餐是麵包和清水,邊行邊吃,大概會消化不良吧?到了酒樓,W先生已幹掉了排骨飯,正在跟蘿蔔糕合體,他常做運動,所以吃再多的殿粉質都不會胖,據說令不少男女同事羨慕。我在7:10開跑,他則在8時,剛到了尖沙嘴港鐵站,四處都是跑者,我從來不知道香港人原來那麼愛跑,看到這種情境,按人口比例來說,不知這個可否以叫做「長跑之都」?
早前HY先生把村上春樹的作品《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送了給我,原本打算在跑前讀完,但直到現在還沒有翻過,真是罪過。但我知道作者在書中說過,跑馬拉松時是想用「跑」去完成它,因為「我是來跑步的」。這句話一直在腦中盤旋,但心底裏亦明白自已沒那種體力,這次的賽事我一定會變身成「蟻行者」,以蟻速前進,若能在2.5小時左右完成就很好了,目標是在11公里前不能停下來。

天氣較想像中好,不冷,有風,陰天,是最適合長跑的天氣,隨大隊出發,慢慢地跑上高速公路,過了轉折點還沒有停下來,但已漸漸感到氣力不繼,很睏,典型的睡眠不足狀態,過去8km以後,就是對自己的挑戰,每一步都想停下來,過去11km的路牌,腳還能動,覺得自已好像勝利了。在西隧前終於了一小段路,然後又再提步,在涼快的管道中,撲面而來是陣陣猛風,夾雜著臭汗味和松節油的攻鼻氣味,好想暈低,在臨近出口時,第二度要步行。
好不容易走出管道,開始了邊行邊走的難苦路程,最後2公里是迴光反照,因為回到灣仔了,沿路都是人,於是振作起來,用跑的狀態衝過終點以後,雙腿好像不是自己的,幾乎要去報失.......時間是2.5小時多一點點吧。

經此一役,我肯定不敢挑戰全馬了,那種超長的距離,不是誰都能跑,是上天去揀選選手的。其實我從來都不是有耐性的人,半途而廢的紀錄也相當輝煌,能完成半馬,已經很不可思議了。下年,會是10公里抑或半馬嗎?看時間與狀態吧。

1 則留言:

Chong 提到...

香港其實係大部份人十公里,全馬好少的。

所謂5.5萬人參加馬拉松,只是灌了水的數字,不足42.195公里,根本不能算馬拉松。

倫敦,單是馬拉松,已有4.6萬人了。不計其他十公里、半馬...

咁又唔好咁快放棄!唔跑全馬,點可以去試外國比賽???

其實諗返,呢個先係我跑全馬的原因!跑得到,先可以感受外國的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