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23, 2009

幸好,還有奧斯卡

我知道,荷里活(Hollywood)每年生產的爛片數目很驚人;我知道,許多美國爛片的爛劇本較香港的爛片更爛。但是,這夜回家,真是神推鬼擁,明明很少打開電視,卻突然按了電掣(平常是連總掣都關上的),噢,是爛都冇可爛的遊戲節目,當然不敢久留,於是轉到明珠台,碰到的是奧斯卡頒獎禮,看到最後,不禁想:幸好,還有奧斯卡,不只是因為荷里活的財雄世界,還有對電視與世界的前瞻性。金融海嘯下,據說票房大增,大家總要找地方逃避現實。

這世界是有若干程度的公平可言,最低限度在世人最注視的電影頒獎禮中,看到是台前幕後對遊戲規則的尊重,選出來競賽的影片,肯定不會是「金草莓」那種讓人爆粗的質數。荷里活的膚淺被淘盡,奧斯卡留住的影片就是有一定的含金量。

《一百萬零一》說得太膩了,但香港還沒有正式上映,雖然有太多渠道可以看,但我還是打算留待大銀幕去觀賞。焦點是男女主角得獎,兩套影片都還沒自,但很喜歡琦溫絲莉的真情流露,感恩之餘還有謙信,她把《鐵達尼號》任性而充滿魅力的女主角演活了,好一段時間都走不出來,但近年她不但脫胎換骨,甚至說有了翅膀飛上天。《讀愛》一定會看,而最近看的《浮生路》已覺得她很不錯了。

至於辛潘,過去談不喜歡,但他站到上台,顫抖的手拿著鳴謝名單,對team work精神充滿感激,而他只是代表團隊去拿獎而已。他特別提到頒獎禮門外有關同性戀爭議的示威,他說:「當我們的車駛進來時,沿途可見到憤努的標語。我想這是時候讓那些投票支持反同性戀婚姻的人作出反省,假如繼續那樣,他們會感到羞恥,亦令子孫感到羞恥。每個人都該有平等的權利。」(For those who saw the signs of hatred as our cars drove in tonight, I think it’s a good time for those who voted for the ban against gay marriage to sit and reflect on their great shame and their shame in their grandchildren’s eyes if they continue that support, We’ve got to have equal rights for everyone.)據說他演這個同性戀議員的角色時,發表過反同性戀言論,惹來多方不滿。但全世界聚焦的場合上,他明確地說了文明社會的大方向,就是該接受同性戀婚姻。香港現正就家暴條例進行進行立法諮詢,同性家庭是否法受保護正吵得鬧哄哄。這個表面上道貌屽然的社會,投票結果已可預知。

今年的頒獎典禮很好看,頒發男女主角時,請來5位過去得獎的影后影帝,逐一講入圍者的成就,對陪跑的演員也夠專重。最感人的片段,是頒發最佳影片前的短片,把以往的得獎片和今屆的競逐片拼湊在一起,有些價值,有些片段,在彌留之間迅速在腦海中閃過,看得有點激動......人的一生太平淡,可以冒的險亦會有限,需要借助別人的故事來走另一趟旅程,所以才需要藝術文化作品,小說、漫畫、電影,全不可少。荷里活的土壤也許較茁壯,但寶來奧(bollywood)或其他地方的電影工業,包括港產片,也請繼續努力。

星期六, 2月 21, 2009

F先生破財記(經典版)

愛寫文字的人,其實最沒義氣,因為總得找主題來出賣,叔伯兄弟左鄰右里的事,就變成書寫題材,而別人的慘事,更往往成為他人的笑料。誰沒有幸災樂禍的心?別扮聖人了。

繼K先生的破財記,立即又有人報料,說F先生的故事更經典。先作人物介紹,F先生曾經是玉樹林風的自認俊男,據說迷倒了不少入世未深的妹妹仔,最愛是人前人後曬胸肌露兩點,認識他的人,沒有多少個未欣賞過他那半裸的胴體,當然,很多時是被迫收看的。我懷疑他有露體狂。

成家立室後,F先生慘遇中年發福之苦,以前露胸,現在露腩,鬆身上衣都變緊身T裇,相當慘情,事主卻主得其樂,繼續露。F先生的腦部大概是斷了幾條神經線,所以最擅長扣自己人料,服務行家則不遺餘料,真是做行家好過做同事。

F先生的笑料亦不少,雖然還比不上K先生,但這次破財記,真的夠黐線。話說他擁有十多年電單車牌,經常駕著「錢七號」(絕對與神七無關)穿梭全港。前幾天,他駕車出隧道後發現身車有問題,無法開動,因為趕時間,匆匆叫友人開拖車把鐵騎拖走。

第二天查問故障原因,噢,竟然是因為油缸乾塘,車身缺少食糧,當然踢都踢不動。至於事主為何不知無油?因為油針壞了,而且他許久都不記得入油......不知算不算幸運,他只損失了拖車費,還是友情價百多元,算是執身彩!

星期五, 2月 20, 2009

K先生破財記

都說要為k先生著書立說。

這位山羊座的冒失王,據說平日不太信星座,一定也沒有鬼神信仰。某晚乘巴士時,可能是為了show他的「愛瘋」(iphone)功能強橫,顯示可以隨時看星座,他也許沒想過自己是天煞霉星,運勢預言是「今日會破財」。結果到站了,他一站起來,零錢就嘩啦地掉落,四處張望,消失得無影無蹤。

「都說會破財啦,現在就破了。」他頭也不回地下了車。

從來都不信星座的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厲害而準確的預言......愛瘋,果然很cool!

平凡人生:《奇幻逆緣》

明明是一齣標榜奇遇的電影,但我看來卻覺得是在訴說人生中的種種平凡,然後建構成不平凡。

逆轉生長的故事,早就在漫畫看,有時是鬼神,有時是魔鬼的野心,故事永遠圍在主角身邊團團轉。但從沒有像《奇幻逆緣》(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那樣來得淡淡然,是的,我是在說淡淡然。戲中的Brad Pitt演得真好,這種戲最怕是過份用力,把一切悲秋傷冬無限放大,就算有病呻吟都是會膩的,他較女主角Cate Blanchett的表現,情緒箍拿得更準,眉宇間都非常自然,難怪他這部片可以提名金球獎的男主角。

故事是框架就如中文戲名般易猜,Brad Pitt出生時是80歲的老頭,日子一天一天過,他一天天變得年輕,沒有驚天動地的困惑,卻同樣有成長的苦惱。旁邊的人看他,一切還是來得很自然,唯一分別他變「老」的方式,是身體逐漸變得更年輕。片中沒有科學家捉他去研究,也沒有壞老頭想把他的年輕據為己有,有的是一段時空交錯的愛情故事。

我說平凡,真的滲透在每一個細節中,除了主角走在逆轉的時間軌跡上。他與女主角那段愛生故事並不如鐵達尼號般矢志不渝,他與她都曾經跟別人有過性與愛,走在一起又再分開。兩個人的緣份,因微少的錯失而拐了大彎,每個人都曾有過這種經歷吧?有些人還永遠不會再相遇,那種事,就叫做遺憾。

其中有兩幕是印象最深刻,其一是女主角受傷過程,那是無數微細的「如果」、「可能」組成,但時間河一直向前,人生就是沒有如果。另一幕是Brad Pitt離家,他悄悄地放下財產,女主角看著他,沒有難捨難離,更加不是韓劇式的淚花猛灑,就這樣斬斷了愛情與親情......這樣的佈局,肯定不會在亞洲電影中看到。

這幾天,電影片段一直在腦海中徘徊,這是近日最喜歡的電影。

星期二, 2月 10, 2009

月亮的秘密

新月初升
從兒時開始,就愛看月亮。在古早的記憶裏,月亮總是又大又圓,肉眼都能看到表現的紋理。但不知何時開始,有一段時間裏,總覺得月亮變得又細又不顯眼,就像一個微弱的燈泡般沒有個性,但我還是喜歡抬頭看它,如此撫媚和神秘。

沒有曬月光的浪漫經歷,但卻愛在晚上跑步,也愛凌晨時份步行回家的那段光景,總不期然想到《琴絃森林》裏的情節,試過在滿月時在森林走嗎?我記過在中秋節翌晚往山上跑,在追月,路很白,石子在發亮,連身影都變得很明顯,秋涼的風吹拂下,行了一趟通宵的山。

近年那個大月亮好像重現了,連紋理都像縐紋般逐漸清晰,是空氣污染質素改善了嗎?不知道。近年看過最漂亮的月亮是去年在印尼時,臨近中秋,在小島裏抄小路回旅舍,沿途漆黑一片,走在叢林中雖然感到有點怕,但還是要不斷台頭望,然後見到點點星光閃動,那是螢火蟲,朋友把其中一隻捉住,指隙間透出若隱若現的螢光,再把手掌打開,那點光緩緩升起......飄走了。至於中秋的晚上,則在小島度過,月亮很靠近,連星星的光芒都盡掩,一樣的月亮,不一樣的場景,就有不同的回憶。
半影月蝕
這夜,元宵佳節,對城市人其實沒舍意思,抬頭看月亮,依然安好漂亮,據說這晚是52年來最大的元宵月,而且還有難得一見的「半影月蝕」,即是月球非常靠近地球,還被地球半邊影子遮住,產生半邊陰影的月蝕。走到天台,好像靠近了一點點,肉眼是看不到光影的變化,但透過鏡頭,卻真的見到有陰影掠過,而月亮的面貌,也像電影相貌般精緻。

這夜,你看到月亮嗎?你聽到月亮的秘密嗎?

星期日, 2月 08, 2009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蟻行者......

帶著後悔的心情,踏上了21.0975公里的半馬拉松賽道。後悔,是因為練習不足,只在個多月前開始較長距離的練習,最多都是跑到7km,唉,情況不妙!另外,是賽前雜務太多,不能好好休息,前一晚凌晨才回到家,然後還與大部份跑手一樣,心情忑忐(有些人可能是興奮),久久不能入眠,到合上眼時已是4時,失去知覺個多小時後,參加了全馬賽事的W先生就來電叫我去喝茶,他說不吃排骨飯的話,會跑不動。

就這樣,匆匆出門,我的早餐是麵包和清水,邊行邊吃,大概會消化不良吧?到了酒樓,W先生已幹掉了排骨飯,正在跟蘿蔔糕合體,他常做運動,所以吃再多的殿粉質都不會胖,據說令不少男女同事羨慕。我在7:10開跑,他則在8時,剛到了尖沙嘴港鐵站,四處都是跑者,我從來不知道香港人原來那麼愛跑,看到這種情境,按人口比例來說,不知這個可否以叫做「長跑之都」?
早前HY先生把村上春樹的作品《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送了給我,原本打算在跑前讀完,但直到現在還沒有翻過,真是罪過。但我知道作者在書中說過,跑馬拉松時是想用「跑」去完成它,因為「我是來跑步的」。這句話一直在腦中盤旋,但心底裏亦明白自已沒那種體力,這次的賽事我一定會變身成「蟻行者」,以蟻速前進,若能在2.5小時左右完成就很好了,目標是在11公里前不能停下來。

天氣較想像中好,不冷,有風,陰天,是最適合長跑的天氣,隨大隊出發,慢慢地跑上高速公路,過了轉折點還沒有停下來,但已漸漸感到氣力不繼,很睏,典型的睡眠不足狀態,過去8km以後,就是對自己的挑戰,每一步都想停下來,過去11km的路牌,腳還能動,覺得自已好像勝利了。在西隧前終於了一小段路,然後又再提步,在涼快的管道中,撲面而來是陣陣猛風,夾雜著臭汗味和松節油的攻鼻氣味,好想暈低,在臨近出口時,第二度要步行。
好不容易走出管道,開始了邊行邊走的難苦路程,最後2公里是迴光反照,因為回到灣仔了,沿路都是人,於是振作起來,用跑的狀態衝過終點以後,雙腿好像不是自己的,幾乎要去報失.......時間是2.5小時多一點點吧。

經此一役,我肯定不敢挑戰全馬了,那種超長的距離,不是誰都能跑,是上天去揀選選手的。其實我從來都不是有耐性的人,半途而廢的紀錄也相當輝煌,能完成半馬,已經很不可思議了。下年,會是10公里抑或半馬嗎?看時間與狀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