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28, 2009

得下籤、黑狗死、火燒船....牛年小心!

世界上,真的有玄妙事件存在,不是說那些x-files,而是有些東西真是「好邪」!
港人永遠忘不了的,是2003年,身為基督徒的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到車公廟上香及「代表」港人求籤,還得到「相信」是歷來第一枝下籤。那一年所發生的種種大事、慘事、動盪事,要寫的話,死怕了一百萬零一夜才寫得完,總之是死得人多,經濟跌落谷底,政治亂糟糟,完全應驗了籤文所說「凡事不吉」,車公廟香火長年鼎盛,果然有道理!

今天,在議會內全無貢獻,多年來從未主動提出動議,但偏偏每屆都會當選的發叔劉皇發,除了離奇成為行政會議成員,令人嘆(氣)為觀止外,他竟然厚顏地「代表」港人向車公求籤。說真的,不如來個全民投票,看看有多少市民願意讓這群庸官無能之士代為求籤,我當然會第一個衝出來說:「法官大人,我反對!」牛年的年初二,終於又出現了下籤。唉,不要怪車公沒造馬,祂只是顯靈而已,大家快吃定驚風散,迎接未來的驚濤駭浪吧。
然後,那頭被困在圍村祠堂的5吋罅隙的黑狗「黑妹」,傍晚是份被「救」出後,證實不治,而牠肚中那塊肉,原來不是懷了狗BB,而是一個腫瘤。那別怪村民迷信,為一頭狗拆祠堂,肯定對不住烈祖烈宗,阿爺都唔敢話事,村民肯定say no。但是,黑狗在東西方的傳說中,都是有靈氣之物,2009玩死黑狗,誰敢說不邪門?

然後,牛年煙花居然有「餘興節目」,就是火燒躉船,真是前所未有,聞所未聞。

下籤、狗死、火燒船......是否另有玄機,可否危中求勝?各方高人可否指點迷津?

星期一, 1月 26, 2009

幼稚園道理

雖然看不到自己的頭頂,但我相信自已沒有兩個髮鑽。據說,一轉人,二轉鬼,有兩個轉的人,應該很反斗。但是,作為「一轉人」,我卻天生硬頸,而且包拗頸,總是不聽話,尤其是媽媽的嚕唆煩氣話,總是被我「一言九頂」,當然,做我的老師/上司也受了不少氣。

所以,今天在地鐵看到這張超超超超低能的宣傳海報,真是很難不笑出來,它大概當香港市民都是幼稚園生(雖然在智商來說,不少人的確只有學前程度),所以才會有這張創意澎湃的作品。而看內裡寫了甚麼:

「控制吃喝的次數,除正餐外,每天可設定一個固定時間享用零食或飲品,其他時間就不要再吃零食,口渴則只喝清水。」

像不像幼兒班老師的教導?對很多人來說,所謂「正餐」,其實就是零食,或者垃圾快餐,所謂固定時間,不排除是全日24小時,懂得節制的人,早就有自己的護齒之道,否則看到這張海報,只會恥笑,還露出發黃和布滿茶漬的牙齒。香港人最貪便宜,想市民著緊護齒,不如全民每年可免費洗牙一次吧,那我可以省回不少錢呢!

星期四, 1月 15, 2009

想看甚麼?──《All in the Timing》音樂會

城市生活的好處就是方便和選擇繁多,要看一場音樂會,實在太容易,花三數百元,一個晚上的兩三個小時,轉眼就過。正因為方便,正因為選擇多,與其說有理由要進場,不如說有更多原因不進場,或者只到紅館捧場,還有........去與不去,理由同樣偉大。

這晚,看了湯駿業(Edmond)的《All in the Timing》音樂會,那是上次看梁祖堯與薛凱琪的音樂劇《Last Smile, First Tear》時,與朋友約定去看的。要看,就看首場吧,可以見證一位歌手的起點。於是,在售票日當天中午就買了票,選了第二行的座位,那時第一行和其他位都未有人購買,所以,我懷疑自己是首位付錢購票的人。

但是,朋友在開show日的中午宣布失約,只好匆匆找人頂替,以免遺下虛位。幸好,有另一位朋友願意陪我去,他沒看過Edmond的劇,其至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便問:「這個音樂會,到底你想看甚麼?」是呢,要看甚麼呢?

Edmond只出了一隻EP,我都還沒買,只在youtube看過他的歌,為甚麼要花錢買票呢?我想,是覺得他對音樂很有誠意,而且,也許受了做劇場服裝的T哥哥影響,認為劇團的人都是很單純、熱血,而且很努力。就是喜歡看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地做一些事。

音樂會的班底都是一些懂音樂的人,他們願意去幫助Edmond,我想不會是單純的友情,而是相信他有天份,而且可以做得好。初出場的Edmond,很緊張,我與舞台相距僅數米遠,清楚地看到他的手在顫抖,笑容有點興奮的僵硬感,他一定會好好記住那一刻的心跳,那是屬於他的第一次音樂聚會。

Live唱得平平穩穩,很多歌曲都是陌生的,但歌詞唱得清楚,想不到第一首歌會是Jason Marz的《Life Is Wonderful》,一首我也很喜歡的歌,正因為能跟著唱,加上Edmond的聲音跟原唱者有點相似,故感覺很不錯。開始往往是最難的吧?往後的歌就逐漸唱得放一點,兩個多小時,晃眼就過,特別喜歡他唱《聖鬥士星矢》日文版的歌,還有一首很盞鬼的英文歌,但我不知道歌名。

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的場地不大,只有四百多個座位,音樂會只舉辦3場,總數也不過是千多人,連紅館的尾數都沒有,而且我想很多來者都是工作人員的親戚朋友吧?但整體來說,氣氛還算不錯,我相信,只要他能堅持下去,慢慢就能找到自己的音樂路,謝安琪最初也是在商場彈鋼琴的,而林一峰的粉絲亦是逐小累積起來的,能不能把音樂的喜悅傳給觀眾,就靠他的能耐了,加油吧。

最後,為了加許他的努力,在門前買了CD,還利用仿寶麗來的軟件Poladroid(多了一個"d"字)替封面拍了照,很有趣。

星期五, 1月 09, 2009

嚇人新詩系列(7):係即係唔係

忘了,忘不了;
記得,不記得;
是我,不是我;
是你,不是妳;
還錢,唔還錢;
講心,冇良心;
是是,是不是?
to be or not to be?

星期四, 1月 08, 2009

聽說愛情回來過

相同的歌,不同的歌者,就有不同的感覺。

張敬軒版:

最近一直聽著張敬軒的《903 id Club》live,那個音樂會主要是唱憶蓮的歌,這位帶點柔性的歌手,唱憶蓮,他唱得意外地好聽。

其中一首是《聽說愛情回來過》,憶蓮的版本早就聽過了,但沒有太大感覺,甚至不太記得。但聽張敬軒唱live,卻會一聽再聽,然後找來原版,就個人來說,還是會選聽張敬軒的。不是在比較誰好些,因為那是兩種不同的痛楚感覺,我想,還是有許多人喜歡憶蓮的原版,或者兩個版本都愛。(還有許多歌手唱過呢。)

有沒有想見,卻不敢見的人?曾經那麼要好,現在還那麼深愛,卻怕相見,那種心情,很痛。

憶蓮版:


蔡依琳版:
(feature 林憶蓮獨白)
愛是一種需要、一種缺乏
所以我們都喜歡情歌
不管愛在進行中 還是仍未萌芽
不管你愛他比較多 還是她愛你比較多
愛或被愛其實都是一種喜悅


《聽說愛情回來過》
曲:李思菘 詞:李思菘

在朋友那兒聽說
知心的你曾回來過
想請他替我向你問候
只為了怕見了說不出口
你對以往的感觸還多不多
曾讓我心碎的你
我依然深愛著

在朋友那兒聽說
知心的你曾找過我
我要他幫我對你隱瞞
只是怕見了面會更難過
我對以往的感觸還那麼多
曾給我幸福的你
我依然深深愛著

有一種想見不敢見的傷痛
有一種愛還埋藏在我心中
我只能把你放在我的心中
這一種想見不能見的傷痛
讓我對你的思念越來越濃
我卻只能把你把你放在我心中

對你的聲音 你的影 你的手
我發誓說我沒有忘記過
而關於你選擇了現在的他
我只能說我有些難過
我也真心真意的等過

星期一, 1月 05, 2009

好開始

遺落在2008年的書架,卻在2009年的元旦日,在塵封中被翻了出來,居然是一本令人如此動容的好書。那是台灣的「讀書人」詹宏志的《綠光往事》。

甚麼時候買的呢?大概是去年10月吧,因為被舊報紙纏得太緊,難以分心另結新歡或者勾三搭四,把偶然購來的新書都遺在一角,元旦的偶遇,令心靈極之悸動,是否在預示今年會有好開始?但願是吧。

宏詹志媒曾被台灣媒體奉「趨勢先知」,是土生土長的讀書專家,較香港的梁文道還要受注目,他於千禧年在網上創辦《明日報》,是聽到他的名字的原點,但光輝在短短一年後倏地消失,他像一個落入凡間的天神,變成進軍台灣的壹傳媒旗下的一顆棋子。那時候他的名字,像失敗的網絡冒險家,多於知識淵博的讀書人,那時我看到他的樣子,多於看他的文章。

關於詹宏志的文字,除了有《人生一瞬》,其餘的只是隨緣偶讀,雖然都很喜歡,但沒有成為他的忠實讀者,直至遇到這束綠光,我著迷了。

一篇篇短短的文章,關於他的家族生活史,關於他的嗜好軼事,關於他喜歡的書店和咖啡,關於他追求書本的奇妙旅程,用字遣詞間,有太多我曾經想要形容,筆尖卻無法吐出的字句,看起來有一種近乎嫉妒的快感。看著這本書,總有點疑惑,甚麼是「綠光」呢?似懂非懂間,大概的印象是以美好的時光吧?孫燕姿也有一首歌叫《綠光》,早就聽過了。

歌曲沒有引起太大的求知欲,反而書本卻有。當然是在網上找答案,原來那是來自法國作家凡爾納(Jules Verne)的小說《綠光》(Le Rayon vert),同名電影於去年上映過,但我沒看過。書中所說的「錄光」,是指陽光落入海的平面時,最後一瞬間出現的一道淡綠光芒,但稍縱即逝。引申開來,那就像曇花一樣,可遇不可求,每個人都在追尋人生的綠光,但未必能遇上。那部小說引起浪漫的人無限遐想,作者還說:「看見綠光的剎那,即能洞悉自己與他人情感。」綠光就是短暫的最好的時光,還有人從科學層面去研究,世上是否真的有綠光?

生於貧窮農村的子孩子,如何變成影響台灣的讀書人呢?詹宏志沒有吹噓自已長大後的種種人生高低,只已貼近當年的心情把當時的心境寫出來,時而是流著鼻涕的天真野小孩,時而是文藝青年,而時是四出買書的文化人,跟著他在綠光中漫走,是一段愉快寫意的旅程。然後,總想跟他對坐,來一杯咖啡,談書,談咖啡,談人生,談往事。真實的詹宏志一定分身不暇,只好從文字中神交了。

p.s:書是願意外借的,但已有人預訂,相信有借無還的機會甚大,若一年只看一本書,就這本吧,想看的話,還是自己買啦。

星期日, 1月 04, 2009

娛樂性豐富的樂壇頒獎禮

都說是大眾娛樂,當然要娛樂大眾,即是呢,你唔識那些歌手,覺得那些「金曲」超難聽,都不要緊,因為總有一些環節會令人永誌難忘。例如當年許志安與sammi的「廚房宣言」,那一屆有甚麼歌得獎?忘了,但你總記得這對過氣情侶的感人一刻。

今年的勁歌金曲頒獎典禮,肯定會被網民寫入經典,只因有以下拿錯獎的一幕,錯得咁好笑,錯得咁經典,絕對係一絕!

即係呢,得獎的是關菊英(已經好騎呢),但後面的關心妍,一聽到個「關」字,竟然衝出拎獎,仲要同菊姐擁抱,幾乎想講埋感想,呢舖,真係.......有冇潮語可以形容?若果我係佢,即刻搵窿捐。
仲有呢一幕,唉,明叫佢去死,同陳奕迅合唱,慘過同郭富城比舞,所謂「K歌之王」,通常都係走音的.....自己睇片(請留意曾志偉有骨的對白),都係o個句,好彩網上有youtube。

該猥咯~~~out晒!

不是太久以前,即係幾年前,仍然敢說自己算是樂壇潮人,即係廣東話o個壇,就算不是識晒,最少都會懂八成。近年,即係近一兩年,真是不能不認out。偶然瞥見頒獎禮的人、聽到那些陌生的歌,嘩嘩嘩,這些也配當「金曲」?爛銅都不值呀!不少歌手得獎時都灑幾滴眼淚,我都想哭,廣東樂壇,靠你們呀,靠你們催毀啊!

把叱吒和勁歌金曲的金單總結一下,來,看看你懂得多歌、多少人。最可悲的,是那些前前前輩還在,不是他們勁,而是後來者太差,饒了我吧。

好彩還有youtube,把歌目輸入搜尋欄,聽一遍就發現,原來不懂得那些歌,某程度上是一種幸運,而不是罪過。因為,有太多歌實在很難聽,曲詞唱俱差,肯定難成經典。

以下是兩個頒獎典禮的曲目,你聽過多少首?要排「好聽榜」相信很難做到,但「難聽榜」,恐怕競爭相當激烈。個人來說,最好聽也最hit的,的確是謝安琪的《囍帖街》,但請大家認清楚,Kay的歌一向都不錯,她的第一張大碟就很好聽了,而後來的歌都有風格,這首hit歌甚至不是她最好的,只是對手弱得令到小眾變大眾,死未!

容祖兒《跑步機上》
謝安琪《囍帖街》
楊千嬅《撈月亮的人》
關心妍《龐貝.21世紀》
陳奕迅《歌.頌》
林 峰《愛不疚》
何韻詩《韻律泳》
張敬軒《他的故事》
古巨基《眼睛不能沒眼淚》
李克勤《她慈我悲》
方大同《LoveSong》
古巨基《下次再見》
張敬軒《櫻花樹下》
歐陽靖《ABC》
陳奕迅《路……一直都在》
農夫《舉高隻手》
林海峰《我O地大家》
蔡卓妍、林俊傑《小酒窩》
孫楠《心裡話》
容祖兒《Lucky Star》
陳柏宇《I Miss You》
HotCha《You Are My Best Friend》
鄭融、周柏豪《一事無成》
小肥、吳雨霏《逼得寵物太緊》
王浩信、胡杏兒《最難過今天》
黃伊汶《渴求》
孫耀威《只要和你在一起》
可嵐《千嬌百媚》
麥浚龍《寫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