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31, 2008

2008:措手不及

好像還沒有醒過來,年份的數字已跳了一下,從未試過覺得時間過得那麼快,回想過去一年的人和事,太快了,若把它變成一幅畫,我會起表現主義畫家孟克(Edvard Munch)的《吶喊》(The Scream),那幅曾經被盜去的名畫,那種孤寂的恐懼,令人心寒。到底,那位跡近似骷髏的主角,是人是鬼?他害怕的,是前方的景象,還是後面的人?用色的是麼的獨特、大膽,一看難忘。

顧前,總難免失後,這就是2008年。365天裏,有過很開心的日子,也遇到很傷心的事,最後,所有事情都要有個expiry day,到了某個位置,就得按下那個reset,或者是delete的按扭,然後重新起步,否則一切就動不了。引用投資界的一句術語:做人,最緊要懂得止蝕。

於是,花了一些時間,重新認清、調節路線;於是,未待新的一年開始,已漸漸有點不同。例如,這兩個月來,我變了一個「吃早餐的人」。自從轉了夜班工作,已很難吃早餐了,發了無數次誓,要早起,結果都是大被蓋過頭,繼續睡。但近日這些日子,最少周一至周五,我是堅持早點起身,雖然有時是無所事事,或者對著電腦發呆,但總算漸漸摸出方向,看一點書,或者,吃一個悠閒的早餐。

也要多點運動,報了名參加渣兜馬拉蟲的半馬賽事,嘩,超過21公里,還有一個月就舉行了,但說到練跑....懶過去年。我想,我大概未必能完成吧?但一定會盡力跑,去年我將楊千嬅當做假想敵,今年我會想著村上春樹來跑,雖然還沒看他寫的那本跑步書。慢慢跑、慢慢行,終點就會近一點。

不是說謊,我其實幾討厭工作,也沒有「樹業心」,好想過得慵懶一點,雖然天生辛苦命,但也毋須那麼苦吧?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份,但卻佔據了大部份的時間,真的不想變成人生的全部。所以才會堅持早起、持堅看書、堅持看電影,還有,在累得快要倒下時,還是要寫blog。

09年未到,預示會是波濤洶湧的一年,犯賤的人,總是一邊喊辛苦,一邊寧可走崎嶇的路,其實,我都幾賤。
黃舒駿的《這一年,這一夜》,是08常聽的歌,那是張雨生在94年的歌。張雨生是誰?那是發掘張惠妹的音樂奇材,台灣的著名音樂人,英年早逝,撞車死的。黃舒駿為他寫了另一首《改變1995》,像在呢喃地向好友拉扯訴說世界的變化。對於喜歡的人,只要他能活著就好。

2 則留言:

cherry 提到...

「所有事情都要有個expiry day,到了某個位置,就得按下那個reset,或者是delete的按扭,然後重新起步,否則一切就動不了。」
新一年希望我可以做到...

Nobody 提到...

做不做得到,很難說,但最低限度,要努力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