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11, 2008

漫畫害人

唉~~~~漫畫,害了我絕大半生,因為幾歲大就開始看,記得是二年級吧,那時大概得7、8歲,許多字都不懂,是喝打打殺殺的港產漫畫長大。然後,當然是貪精厭悶,投向日本漫畫的懷抱。除了花錢和時間,我這位受害人,真的被害得好慘!

首先,教我游泳的帥哥,叫大和圭介,那是安達充漫畫《Rough》(我最喜歡)的男主角,他是游自由式的,很型,就是我就跳下水,想像他的泳姿猛潑,最後當然是幾呼浸死,喝了幾個泳池分量的水,姿勢還是走了樣,而且也不懂換氣........即是....依然是旱鴨子。

然後是窪之內英策的《天外福星》,裡面的外星人十分喜歡吃薯片,那整整一個月,就吃了一生人該吃的薯片,弄得臉上生了許多痘痘。近日金融海嘯下,看過《神之水滴》與「島耕作」系列,內裏有大量談紅酒的內容。這次是酒......斃~~~~~!

對於酒的記憶,是未懂性時,大概是3、4歲吧,那時還住在新界村郊的木屋,那晚肯定是特別節日,家人圍在一起吃飯,還未懂牙擦擦的我,拿著暖水壺的鋁蓋,一直在喝孖蒸,情景與味道,記憶至今仍很鮮明。那晚一定喝了許多,按理,我該有天份成為千杯不醉的酒徒吧?

可惜沒有經過專人訓練,也沒有持續地偷飲阿媽的燒酒,長大後只能喝一點點雞尾酒,但感覺還可以。近年則因為患過急性肝炎,應該是不能喝酒了,但看得漫畫多,躍躍欲試,點知一試就出事......

周六晚上,同事拿出一瓶聽說很醇的紅酒跟大家分享,在下班前,我用小茶杯倒了大約兩湯匙的分量,就只是一大口而已。誰料喝下去,臉色在一分鐘內變紅,然後心跳加速,開始傻笑,幸好K先生不在,否則難逃他的相機法眼,醜態無所遁形,將是大慘劇(他最近拍了一輯友人醉酒後的照片,若公開,足以釀成血案)。十多分鐘後離開公司,臉在寒風發熱,開始肚痛......如是者,3天內不斷肚瀉,還未痊癒之際,今天又開始頭痛,雙重夾擊,仲有啲發燒添,想死!

上網找資料,有人也有同樣疑問,但相信是個別問題,下次有機會時,要不要再試喝呢?做人要認命,我這世人註定要做comics victim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