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17, 2008

寂寞就如灰塵

憶蓮是一位很獨特的歌手,情路不算平坦,最初陳輝虹,後來的許愿,女兒的爸爸李宗盛......大家對她的歌聲背後的故事就不是太關心,令她能成為少數可以把私生活與演藝事業分離看待藝人,怎說也是福氣。

總覺得,對都市人來說,憶蓮的聲音有種輕輕柔柔軟軟的感覺,感情與理性的(熟)男女,同樣會很喜歡,甚至有一種心靈治療的作用。

不同的心境,有不同的選曲,近日愛聽的,是《寂寞流星群》:

「曾經 寂寞就如灰塵
佈滿躍動的心 連沉睡也發出聲音
曾經 付出氣力光陰
拼了命要握緊 毫無用處的奢侈品」

填詞人是林夕,那是關於無法得到的愛情,不如意事,真的多如灰塵。
歌詞美得像一幅畫,想起梵谷的《星夜》,他生前從來沒得到死後的光輝.....

星期二, 11月 11, 2008

漫畫害人

唉~~~~漫畫,害了我絕大半生,因為幾歲大就開始看,記得是二年級吧,那時大概得7、8歲,許多字都不懂,是喝打打殺殺的港產漫畫長大。然後,當然是貪精厭悶,投向日本漫畫的懷抱。除了花錢和時間,我這位受害人,真的被害得好慘!

首先,教我游泳的帥哥,叫大和圭介,那是安達充漫畫《Rough》(我最喜歡)的男主角,他是游自由式的,很型,就是我就跳下水,想像他的泳姿猛潑,最後當然是幾呼浸死,喝了幾個泳池分量的水,姿勢還是走了樣,而且也不懂換氣........即是....依然是旱鴨子。

然後是窪之內英策的《天外福星》,裡面的外星人十分喜歡吃薯片,那整整一個月,就吃了一生人該吃的薯片,弄得臉上生了許多痘痘。近日金融海嘯下,看過《神之水滴》與「島耕作」系列,內裏有大量談紅酒的內容。這次是酒......斃~~~~~!

對於酒的記憶,是未懂性時,大概是3、4歲吧,那時還住在新界村郊的木屋,那晚肯定是特別節日,家人圍在一起吃飯,還未懂牙擦擦的我,拿著暖水壺的鋁蓋,一直在喝孖蒸,情景與味道,記憶至今仍很鮮明。那晚一定喝了許多,按理,我該有天份成為千杯不醉的酒徒吧?

可惜沒有經過專人訓練,也沒有持續地偷飲阿媽的燒酒,長大後只能喝一點點雞尾酒,但感覺還可以。近年則因為患過急性肝炎,應該是不能喝酒了,但看得漫畫多,躍躍欲試,點知一試就出事......

周六晚上,同事拿出一瓶聽說很醇的紅酒跟大家分享,在下班前,我用小茶杯倒了大約兩湯匙的分量,就只是一大口而已。誰料喝下去,臉色在一分鐘內變紅,然後心跳加速,開始傻笑,幸好K先生不在,否則難逃他的相機法眼,醜態無所遁形,將是大慘劇(他最近拍了一輯友人醉酒後的照片,若公開,足以釀成血案)。十多分鐘後離開公司,臉在寒風發熱,開始肚痛......如是者,3天內不斷肚瀉,還未痊癒之際,今天又開始頭痛,雙重夾擊,仲有啲發燒添,想死!

上網找資料,有人也有同樣疑問,但相信是個別問題,下次有機會時,要不要再試喝呢?做人要認命,我這世人註定要做comics victim了。

星期二, 11月 04, 2008

財經補習班

也許該慶幸,因為家門不幸,我連一手匯豐都買不起,所以面對升跌市都可以作為旁觀者,否則以我的急躁性格,面對這場海嘯,肯定多多錢都輸光。

也許該慶幸,因為早年遭小人迫害,被迫要面對那些財經新聞,因而要急補經濟知識,可惜對金融股票的數字提不起興趣,卻開始愛看經濟理論的書本,當然是要趣怪內容為主,又不是要讀書考試拿學位,沒必要令自已太辛苦,但是愈看下去,卻覺得愈有趣。

後來成為《信報》的忠實讀者,但基於環保(實質是慳家),一般都是等朋友看完後,定期再拿那些「隔夜報紙」給我,但因私務繁忙,那些報紙往往是變得發黃還未看完。今年初用了個多月時間清理過去3年(嚇人紀錄,好像拾荒婦)的舊報紙,但後來又再累積起來,現時又有過百份發黃報紙放在廳中角落,已經成功培殖了生命力頑強的新品種蚤子,真是功德無量。

近日決定要在新年清令家居回復淨土(恐怕難以如願!!),於是又拾起報紙細看,噢!才發現朋友以為我不看《曹仁超日記》那一疊,所以都抽起了,唉~~~只好在網上再找來看,雖然內容大都是「過時」了,但智慧卻沒有落伍,尤其是海嘯之前,值得太家細意重看。

以下是曹仁超對金融名詞的新解:

基礎分析:係分析員用盡方法去解釋個市點解唔會跌,但個市仍然係咁跌。

機構投資者:就係o係跌市中仍大手拋售o既人,我o地叫佢地做機構投資者。

衍生產品:就係你唔識,但係就可以令你輸錢o既工具。

Market report:係大經紀行向客戶解釋點解你會輸錢o既報告。

財務管理:輸o左錢後,3個月先至話你知。

P/E(市盈率):係用舊年純利幾吸引去呃你入局,然後明年純利大跌,P/E大升。

止蝕沽盤:通常都唔記得做o既事。

技術分析員:講就頭頭是道、做就損失慘重o既人。

股神:只o係牛市出現、熊市消失o既人。

上升軌:通常o係「過去」走勢中先至搵到o既趨勢。

對沖:自己都唔知應該睇好、睇淡o個陣;同時沽出o個隻已升股,買入隻日後大跌股o既行為。

專家:累你輸錢後,仍有好多理由解釋o既人。

相反理論:即係我唔同意你o既睇法,又唔知點駁你o個陣o既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