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31, 2008

後花園

喜歡海豚,其實也喜鯨魚,但在香港要看鯨魚,較在海到碰鯊魚更渺茫。但大澳海域就有獨特的中華白海豚,只要乘小艇在近岸處走一圈,好運的話就能看到,半小時的船費才不過是20元,數年沒加價,實在便宜。

大澳已經成為我的後花園,可以逛的地方實在不多,但就是喜歡那份寧靜,尤其是閒日,遊客少得可憐(對商戶來說),我就能成為得益者,享受鬧市中久違了的閒適。

從東涌行救援徑到昂坪,然後坐15分鐘就到了這個小樂園,吃過海鮮餐,很久沒嘗過帶有海水味道的魚了,僅是清蒸已非常美味,另外還有蝦、蟹和海螺,售價都是超便宜的(尤其是跟西貢比較)。吃飽了就繼續逛,沿僻靜的海豚徑走到山上,吹著微風,望著平靜的海面,倏地有白色的影在海面浮起又沒落,原來真的可以看到海豚哦!

到了大澳就成了餓鬼,街頭有炭燒雞蛋仔,另一邊則有隱世茶果,都是用柴火燒成的,每個才3.5元,可惜到了下午就賣光,只好下回趁早了。臨離去前,還是要乾掉豆腐花和豆漿,然後對自已說:下次再來吧。

星期二, 10月 21, 2008

萬人迷K先生

公司裡一名當夜班的保安員,總愛叫同事K先生做「碧咸」,歇後語是「萬人迷」。呵呵~~~這位外表不帥的男子,憑文筆、個性、滿口粗言及愛煙嗜酒的特點,的確吸引了有不少粉絲,從3歲到80歲都「中招」。

而我,決定也要加入「萬人迷K先生後援會」,噢,漏了形容詞,應是「冒失K先生」才對。令我著迷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大懵經歷,幾乎要替他著書立說。

話說,繼上一回他在巴士上狠狠地拋棄價值逾萬元的靚相機後,由於快要到台灣的墾丁旅行,在猶疑了一陣子,思量要不要在金融海嘯下豪擲萬金買新相機?後來他在網上論壇看到,有許多人訴說了約值3萬元的Nikon D3相機的後,明白到「我都唔係最慘o個個」,便狠狠地買了D90及靚鏡頭的相機套裝(借來用下得唔得?),開開心心準備出發,一心希望籍墾丁美少女來療傷。

誰料,最慘的,原來尚未來臨......需知道,K先生貴為祖國出生的「舊移民」,雖然持有特區護照,但始終不是土生土長港燦,去找馬英九訪問抑或看陳水扁受審,都是需要簽證的。早在出發前,他明明已虛心提問,亦有人好心提醒,叫他先在港拿簽證。但他還是誤信纔言,未做簽證就膽敢上機。

下場?當然是原機遣返啦!聽到這個消息,對比自已過往去旅行的血淚史,得出一個結論:終於有人慘過我!那種感覺,就像他知道有人不見了更貴的相機,或者銀行那些師奶股神,聽到有人蝕得更錢時,是有少許痛快的。

這個故事教訓大家,若非在香港出生,去台灣時,記得拎簽證呀!
圖為高雄六合夜市,K先生原訂與豬朋損友從高雄再到墾丁,原機遣返後,只能轉戰一個人的長洲,聽說是去插沙......

星期日, 10月 19, 2008

當生果金=迷你債券

約10年前,當DVD機還是奢侈品時,一位朋友在羅湖商業城購入一部「DVD影碟機」,但發覺只能播VCD。朋友返回店舖交涉,誰知店員理直氣壯說﹕「這部機是由一間叫做『DVD』的公司製造,只能看VCD,機件沒問題,恕不退換。」朋友大吵大鬧後,最終還是死死氣自認是羊牯。

萬料不到,羅湖商業城式的撒賴招數,10年後竟在香港的立法會議事廳一再重現。先有證監會行政總裁韋奕禮說「迷你債券」只是投資產品「品牌名稱」,不同機構產品可以不同名,市民只按名購入,他會覺得「好驚訝」;然後是行政長官曾蔭權(相關)指生果金的敬老原意已被扭曲,變成一種生活津貼,所以申請者要入息審查。

哦,原來「迷你債券」不等於「債券」,生果金等於窮長者的生活津貼,按如此邏輯推算,生果金就可等於迷你債券,皆因迷債受害人年老時可千方百計申領生果金,然後當作「利息」,阿Q地自我安慰一番。

聽到如此歪理,不期然想起十多年前讀過的Ways of Seeing,台灣版譯作《觀看的方式》,香港版於一九九一年由商務印書館印製,卻曖眛地稱為《勢與藝七篇——觀賞的觀念》,書名聽起來既難明又弔詭。

這本書的英文初版於1972年面世,以英國廣播公司(BBC)同名電視節目為基礎而伸延編寫,被視為藝術與文化的重要入門書。薄薄的書只有百多頁,7個章節當中,其中3章全是圖片,其餘4章則以文字輔以大量圖片,引發讀者反思與質疑「看事物」的方式。

英文版封面是超現實主義畫家瑪格里特(Magritte)的作品《夢境之鑰》(The Key of Dreams),四種具體的事物被冠上不同的稱號,馬頭是「門」,大鐘是「風」,水瓶原來是「雀鳥」,只有旅行箱算是名稱「正確」。這樣的一幅畫,正好切合現今香港的詭辯氛圍,作者提到,觀看先於語言,大家透過觀看才確立自己在周圍世界的地位。但人們觀看事物的方式,會受知識與信仰影響,而「見到」與「知道」之間原來從不一致。

正因如此,主觀的「知道」與客觀的「事實」落差極大,這本小書有助讀者培養批判的眼光解讀高官語言及政策詞彙。

現成的考題是﹕特首一方面迫令銀行限時處理迷債問題,但被問到會否處罰失職的財金官員時,這位「老人家」堂當黑面(各大傳媒用語)說﹕「現在不是問責時候。」那哪時才算適當時候?限令特首在3分鐘內回答。

Ways of Seeing
作者:John Berger

中文版:《勢與藝七篇──觀賞的觀念》
譯者:戴行鉞

星期一, 10月 13, 2008

嚇人新詩系列(4):美術課

來,上一堂美術課

白色:恐怖
黑色:幽默
藍色:憂鬱
黃色:思想
紅色:革命

青:光眼
白:內障
橙:皮紋
紅:斑狼瘡

身體、思想、前後左右,有多少顏色?

星期六, 10月 11, 2008

遺照

聽到你一去不返的消息,心裡傳來一陣抽搐的痛。

曾經,我們日以繼夜地緊緊相隨,去到那裡都在一起,在飛機上入睡了都要把你抱住。

我知道,你只是一場暫借的美夢,我們只能在段短暫的旅程裡有過偷歡似的時光,但卻是那麼地愉快、窩心,幸虧有你,替我記住了那麼多難忘場面與壯麗場景。

我知道,旅程完結後你就屬於他人,但我以為,往後的日子總有機會多看你幾眼,總有機會再撫摸你多幾趟,或者,下次出遊時再找你作伴。

可惜,你跟錯了一位粗心大意的男人,他雖然也是深愛著你,但終於逃不過冒失王的宿命,終於,在漆黑的夜裡,你們在那118號的巴士上決絕地分了手。那時候,你是否拼命地想叫喊,叫那個無情的男人回頭再看你一眼吧?可惜,你那墮地的聲響,他聽不到。

現在,我只能在舊日的相片中(其實也不是很舊,才不過是上個月的事)重看你的丰姿,回想把你捧在手中的感覺,噢,是多麼的實在,曾經這麼近,現在卻那麼遠,真令人唏噓。

但願,你能碰到另一主好人家,好好地珍惜你,讓你發揮所長,把看到的美景一一留住。

文本解讀:冒失王同事K先生,昨晚在旺角下車時,把價值逾萬元的相機組合,當中包括Nikon D80和TOKINA 12-24mm鏡頭,遺留在118號巴士上。那部相機跟我去了印尼,當然不捨得寄倉,整個旅程都珍惜地使用著,誰料從此遺落凡塵,聽到真的好心痛,希望有心人能交回啦。幸好他願意借裝備給別人,總算是盡用過。

聽K說,他在今年內已是第4次遺失相機,涉及款項近2萬元,跟在他背後慢慢執,除開每個月都有千幾蚊,實在十分和味。喂,你快點買新機,我派人跟尾,睇下幾時有得執。

以下是該部相機在印尼North Sulawesi小島Bunaken拍下的「遺照」,願與K一同悼念。








星期一, 10月 06, 2008

Autumn in Amanwana



原本會在印尼度過16天,可惜遇航空公司不熟,旅程減壽了一天,扣除出發和回程,實質只有14天。兩個星期裡,除了來回香港的國際航班,在印尼境內搭了6程內陸機,還有多躺的船和兩晚長途車,短途(1至2小時)的巴士更是不計其數,可以想像,路途轉折奔波,實在不是豪玩豪食的豪華團,但凡事都有例外,只因我們其中3晚入住了連企業管理大師大前研一都讚口不絕的aman resort。

我們乘坐水上飛機到Moyo Island的 Amanwana,2位機組人員,1位接待職員,只有4位乘客,各自佔據着窗口位置,從不太高的高空望着水海與陸地在腳下慢慢溜走,經過一小時的航程,就在小島的海上降落。碼頭旁的魚兒大概知道自己備受保護,所以都衝着飛機而來,既像驅逐入侵者,又似是在迎接我們。

全島的面積跟香港島差不多大,但大部份地區都保留自然的樣子,aman集團佔據了位置最好的沙灘,水清沙幼珊瑚多,沿着海岸線建了20間獨立屋房間。天幕式的房間,夜裏總能感受到室外的風聲,連黃葉落在篷頂上都可以清楚聽到,墜落後正沿斜面慢慢落下,有一種睡在大自然之下的感覺。我們在中秋節前夕入住,看着月光逐漸圓滿,日間是藍天白藍,夜裏是秋風明月,一覺醒來,一地是黃葉……從天幕微微的顫動,傳來葉子落下的微細滑動,沙沙~~~秋天就這樣地緩緩落下。

體味過amanwana,衝口而出的評語是:低調的奢華。
低調,但還是奢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