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13, 2008

文學研究早課

上了一課愉快的文學研究早課,從凌晨開始,跟一位修讀中文的高材生交流討論,我們拿著文學大師的鴻文進行文本細讀,逐句字詞斟著,他從中看到結構主義、朦朧派、工整對偶.....。坦白說,我從來不懂咬文嚼字,對解構文章的公式、守則或專列詞彙都所知不多,既不識為文章解構,亦不知何謂之朦朧或清晰,這一課,獲益良多。

經高材生解釋,才發現文學大師的作品真是千錘百鍊的經典文章,原來作者細意地用文字建構起重重謎宮,讓人領悟到文字的吸引力,在於埋藏在字裡行間的神秘感。有時候,明明對每個字都懂,但不經過x-file式的解謎,愚鈍的讀者(如我)永遠不會明白文章在說甚麼,真佩服竟有人能把文字玩得出神入化。還好有高材生解碼,否則根本不知所然。

轉眼就天光了,高材生向蠢學生施教後,他說自已在文本細讀時,喚起了學生時代的苦讀記憶,又重溫了種種文學詞彙,感到十分痛快。下課前,他意猶未盡丟下一訣精句:「冗員係形容隱形的人」,聽到這種精彩而帶有現代感的好句,甘拜下風。

畢竟,我沒有文學根底,也沒有文學天分,看到詩詞歌賦都想暈低,高材生解說雖有道理,但文學始終不是我的凍檸茶。看來我還是多看網絡大典,多學幾個潮語更好,例如,我知道最近最hit的潮語,叫屌板,咸咸趣趣,令人會心淫笑。p.s:其實不確定那位交流對手是不是高材生,但他對廣東粗口相當有研究,出口成文,助語詞橫飛,生動有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