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8月 01, 2008

安藤忠雄

謝謝兩位Y先生,即Mr.Y和HY先生,若沒有認識他們,我一定不會對建築物產生興趣,也不會留意到建築師原來是崇高的行業。

周遊列國的Y,寫文章時常提到建築物,他說城市像一個衣櫃,看建築已經成為旅行的理由。他把爛建築師比喻為爛詩人,建出來的爛大廈,天天迫人看,罪孽深重。最初我也沒有那種自覺,總以為人的力量太渺小,每幢大廈都擁有小市民難以匹敵的力量。所以,我會為樹林裡的大樹、路邊的小花而感動,除了咒怨屏封樓,實在很少留意到高樓大廈的形態。

Y的說話就像一顆種子,撒下後逐漸發芽,與他走在街上時,總會特別留意建築物,例如滙豐大廈和機場一號客運大樓是英國建築師Norman Foster的作品,中銀香港總行是華人建築師貝聿銘的傑作……漸漸地,我也開始明白到建築物不是一塊硬磚頭,偉大的建築物,本身已是令人難以忽視的藝術品,可以令整個社區或國家活化起來。

然後是HY,去年我到台灣時,他托我買安藤忠雄的書,那是對這位建築師認識不多,就只限於聽過「光之教堂」,或者知道那是劉細良視為偶像的建築師而已。買不到他想要的書,卻誤買了他已經有的書,那是《安藤忠雄的都市彷徨》。書的內容以近似遊記方式講述安藤年少時學建築的經過,他不是埋首在學校裡學習,而是儲了僅有的金錢,向世界出發,希望到法國與建築師勒‧柯比意會面,但他到達時,對方已經去世了。

那段旅程,成為安藤忠雄人生的另一起點,也是他成為建築師的原點。縱使對書裏提及的設計師所知不多,但書裏的重點是安藤的心態和經歷,十分有趣味,而且意義深遠,適合任何人,尤其是年輕人閱讀。

那次HY想要的,是《安藤忠雄論建築》,向書局訂了大半年,繁體字沒著落,但終於買到簡體字版,當時還有《安藤忠雄連戰連敗》,兩本書都十分好看。前者是安藤在東京大學建築系研究生講課內容的第一本著作,主要講述自已年少時的經歷,跟《安藤忠雄的都市彷徨》有點相似,他希望與站建築界的未來棟樑交流成長的心得,希望自己的經歷能給年輕人帶來啟示。難得的是,安藤沒有老氣橫秋地叫學生走哪條路,反而鼓勵對方趁年輕多碰壁,最終要創出自己的路。

然後是《安藤忠雄連戰連敗》,雖然安藤於本土和國際界獲獎無數,1995年更得到有建築界諾貝爾之稱的「普利茲克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但種種榮耀未能令他擺脫「失敗者」的身分。所謂失敗,是面對設計競賽事落選的結果,安藤忠雄的事務所經常參與國際建築賽事,既有公開賽,亦有邀請賽,但都是挫敗而回。無數「失敗」的經歷,卻成為他繼續向上的動力。

正如安藤所言,每次競賽都,是一趟成長過程,失敗固然可惜,但卻為下個競賽的起點。意想不到的是,安藤既要兼顧事務所生意,又要到大學講學,經常到不同國家視察工程進度,但卻仍有精力投入非牟利的企劃。他的事務所成立之初,由於沒有工程可造,他便看書和思考,常常在沒有委托下想像如何為社區進行改造,而這種「不請自來」的做法,在他成名為仍沒改變,95年神戶大地震後,他曾為保留古舊建築而四出奔走,建議政府和私人業主保留未受震壞的建築物,以成為人類文化和居民記憶的支柱,但最終無功而還。

他就是關心社區,關心環境,而且為建築的可持續性而一直奔走的人,他之所以到大學講課,就是想把這種精神延續下去。安藤忠雄的可貴之處,不單是其建築作品有創新且動人之處,還有他的做人宗旨和奮鬥志意,更加值得大家學習。他的書,有時帶有自嘲的黑色幽默,他的經歷,年輕人越早知道越好。

HY說過,想要組團到日本看安藤的建築,真希望那個安藤之旅可以成行,到時我一定會報名的。

1 則留言:

Chong 提到...

謝囉!我想我是愛建築師、多於愛建築;對建築師的興趣,比建築還要多;愛看建築師的思想,多於解構他們的作品。

枱面可以放本,安藤忠雄的書,提醒一下自己要努力、不要躲懶是不錯的。

人是善忘的,在失去方向及動力時,再翻翻、看看他的求學、對所屬專業的熱誠,是最佳的醍醐灌頂。

看來我也忘記了...

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