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26, 2008

民建聯最無恥

論黨格,論行為操守,我絕對同意這片段最後喊出的口號:民建聯最無恥!

工作時,早就見識過民建聯的成員如何囂張無禮,如何前言不對後語,如何親中親黨出賣港人,如何歪曲事實看風駛艃,為了阿爺可以出賣人格黨格,就算如何不滿,都要保董護曾,這個黨,真無恥!

這場西九龍選舉論壇中,民建聯先老屈涂謹申,然後叫涂的後輩回答問題,前提是誣衊,後面的問題當然是錯的,但那些無恥的新一代,卻不准事主回答,簡直是選舉欺凌。民建聯愛欺凌是人所共知,幸好有毓民路見不平,拔嘴相助,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大快人心!

說回這班民建聯新一代,尤其是排頭位的李慧琼,她竟公開講大話,只要翻看舊報紙,民建聯副主席蘇錦樑持有加拿大護照,絕對是由傳媒踢爆,之後他消聲匿跡一星期,然後才被迫出來承認,又怎麼會是「自己說出來呢」?李小姐不是失憶還是想歪曲事實,那麼年輕就有這種無恥表現,果然適合加入民建聯。

======
p.s.:好彩呢個世界有互聯網,要查資料話咁易,以下文字摘錄自維基百科:蘇錦樑

蘇錦樑曾經擁有加拿大國籍因而引起政治風波;他在被宣佈任命為副局長後,被《信報》揭發他擁有加拿大國籍。蘇錦樑在初期接受訪問時,聲稱國籍是屬於個人私隱的一部分,因而不方便回應,只是表示任命並不違反基本法,他又指出假若放棄加拿大國籍會喪失在加拿大執業律師的資格,因而表示是個「艱難決定」。

星期六, 8月 23, 2008

一個人的旅行

從朋友失約開始,終於展開了人生首次一個人的旅行,地點是最熟悉的台灣。

也許是外表長得太平實(已經是較客氣的評語吧?),朋友總以為我是那種拿起背包就以往天涯盡頭單飛的人,可惜,外表與內裡相差太遠了,其實我是那種窩在家裏整整一星期,除了樓下的茶餐廳,可以甚麼地方都不去的「乾物女」(不懂得內裏意思,請自己查證)。而且,我的個性也不獨立,方向感與運氣都超差,就算在香港逛街,迷路與選錯方向的機會率極高,據非正式統計,出錯率最少較平常人高出5倍以上。

所以,坦白說,我才不想獨個兒去旅行,免得客死異鄉無人問。但是,人生總無法每事自決,主觀地認為,台灣或日本都會獨個兒出門的起點。這已是第4次去台灣,說來奇怪,每次起程時都是獨自出發,到了當地才與朋友會合,這次是整個過程都是獨行,卻意外地十分開心。

開始時,是朋友提出要去台灣,原本是一行4人,我順道與一位當地的畫家約好見面,但是,後來那些損友都各自退出,不想勉強找旅伴,也不想把約會推遲,於是,硬著頭皮起飛。

反正機票都買了,決定順道去宜蘭逛逛。從台北直接轉乘客運到宜蘭,1個小時就到了,真快。「靜園」民宿的老闆娘真好人,開車來接我,她豪爽卻不嚕唆,友善但不會過份熱情,令人感覺很舒服。宜蘭真是一個好地方,大都是幾層高的矮房子,旁邊有青青綠綠的田野,心情一下子就隨視野放鬆。房間的佈局較想像中還好,寬趟而舒適。出發前傳了email跟店主聯絡,他們知道我一個人來,就把房租減了價,最重要是毋須先附費,大家講個「信」字。

傍晚到達後放下行裝,就到夜市逛逛,噢,這裡的東西實在太好吃了,連葱油餅都十分美味,我在香港時都不愛吃葱,但宜蘭的葱真的很香,很好吃。心水推介是雪花冰,明明已經飽得捧住肚子,還是在不知不覺間把整盤芒果冰吃完,最難得是,雪花冰不是刨冰,其實是像木糠一樣鬆軟,但的確是冰,入口即溶,較台北的冰館好吃太多了。

第二天醒來,民宿的早餐又再帶來驚喜,我以為只是三文治或粥飯等普通貨式,誰料桌上放了10碟以上的小菜式,樣樣都只有幾塊,但口味夠多,而且都十分好吃,伴稀粥就最好了。當然還有咖啡或茶及甜品供應,若抱著傭懶的心,這裏可以消磨兩三小時,但看到外邊天氣不錯,決定要去出踏單車走一圈。


中午出發去賞鯨和海豚,大海畢竟不是動物園,能不能看到就靠運氣,我們的運氣似乎不太好,半條海豚都見不到,但細心看着水面,就不時見到有兩三呎長的飛魚在高速飛馳,有時還會飛出水面,沿途則有大量水母在漂浮,看這些也很不錯,何況還有海底溫泉和龜山島環島遊,只要調適一下心情,同樣感到愉快。

下船後,趕緊去碼頭旁的烏石漁港,內裏有不少宜蘭專有手信,那些真空處理的鴨肉,味道像德國鹹豬手,是最佳手信。這裏還有很多現賣小吃,像新鮮水煮的墨魚、溫泉鹹蛋(不算鹹)、東風螺等等,走一圈就得撐著肚走。若人數夠多,不妨到上層的海鮮現賣區吃海鮮餐。這裡的人都說,宜蘭的東西較台北便宜多了,這的確是實話,因為一個原隻龍蝦及鮑魚拼盤,才賣550台幣,大約140港紙,場內還有大量海鮮檔,眼闊肚窄,讓人真悔恨!

碰巧是宜蘭的蘭雨節,碼頭旁邊十分熱鬧,沿路感受到節口氣氛,工作人員忙於搭高台,據說過幾天有傳統的求神儀式,可惜我已不在了。走遠一點就是沙灘,有得多人在滑浪,出租滑浪板的攤檔,還說明會免費教授,場內有不少中年以上的玩家,都是充滿活力的。回到民宿已入黑了,是時候享用豐盛的晚宴,那間餐廳叫「饗宴」,是讓人吃高級料理的好地方。
地方整潔寬敞,佈置很精緻,主廚對烹飪充滿熱情,每日搜羅當地最新鮮的海產,配以高級牛羊肉供客人吃,所以沒有菜牌,每天的菜式就看能買到甚麼。另一外廚師是有baby face的男子,有純真開朗的笑容,他說畢業後就當廚師,做了十多年,不想去台北,「因為喜歡一邊煮食,一邊跟客人聊天」。那頓晚餐實在十分豐盛,愉快地度過了3小時,從頭盤到甜品都教人回味,我想,我一定會再來的。

太累了,沒能力早起看日出,也沒有精力在黃昏跑步,宜蘭的空氣好得叫人精神一振,時間太短了,這次不能上山下海,有點可惜。

後來終於回到台北,也跟一直很欣賞的畫家見了面,一直以後,他會是木納而傾向沉默,誰知以我的超爛國語,卻與他聊得很開心。他是那種對作品、理想和生活有要求的人,他知道我有認真看了他的作品,加上成長背景也有點相像,大概是有了共通點,所以話題很多,沒有悶場。期待他來香港,或者我下次去台灣,大家又可以再聊一片。

吃完阿宗麵線,喝了柑桔檸檬,在台北的朋友家中寄居了一晚,大家又聊到凌晨才入睡,這趟旅程,很圓滿。^_^












星期三, 8月 13, 2008

文學研究早課

上了一課愉快的文學研究早課,從凌晨開始,跟一位修讀中文的高材生交流討論,我們拿著文學大師的鴻文進行文本細讀,逐句字詞斟著,他從中看到結構主義、朦朧派、工整對偶.....。坦白說,我從來不懂咬文嚼字,對解構文章的公式、守則或專列詞彙都所知不多,既不識為文章解構,亦不知何謂之朦朧或清晰,這一課,獲益良多。

經高材生解釋,才發現文學大師的作品真是千錘百鍊的經典文章,原來作者細意地用文字建構起重重謎宮,讓人領悟到文字的吸引力,在於埋藏在字裡行間的神秘感。有時候,明明對每個字都懂,但不經過x-file式的解謎,愚鈍的讀者(如我)永遠不會明白文章在說甚麼,真佩服竟有人能把文字玩得出神入化。還好有高材生解碼,否則根本不知所然。

轉眼就天光了,高材生向蠢學生施教後,他說自已在文本細讀時,喚起了學生時代的苦讀記憶,又重溫了種種文學詞彙,感到十分痛快。下課前,他意猶未盡丟下一訣精句:「冗員係形容隱形的人」,聽到這種精彩而帶有現代感的好句,甘拜下風。

畢竟,我沒有文學根底,也沒有文學天分,看到詩詞歌賦都想暈低,高材生解說雖有道理,但文學始終不是我的凍檸茶。看來我還是多看網絡大典,多學幾個潮語更好,例如,我知道最近最hit的潮語,叫屌板,咸咸趣趣,令人會心淫笑。p.s:其實不確定那位交流對手是不是高材生,但他對廣東粗口相當有研究,出口成文,助語詞橫飛,生動有趣。

3位公僕,走好

(圖片來源:消防精英網)

大家都說,我黑仔,這趟最邪門,一天之內,有3位公僕殉職。忙,傷感。

31歲交警蘇志豪,為奧馬護送要員後撞車身亡。

然後是消防隊目蕭永方及他的徒弟陳兆龍,在5級大火中殞落。在云云紀律部隊,消防員的形象無疑是最好的,連工作性質都那麼純淨。所以,對他們總是偏私的,就連早連西頁長命斜大車禍,當有責罵消防員在車身殘骸前拍照,心裡就替他們不值,難道在較早之前,大家看不到他們正奮力救人嗎?盡力完成工作後拍照,不值得嚴勵責罵吧?

那些頹垣敗瓦,那些濃煙烈焰,對平民百性當然是危險勿近,但對消防員來說,卻是必須趕赴的戰場。當日報章連番責罵拍照的消防員時,我真想寫一封信為他們抱不平,可惜,只寫到一半,沒有完成,當然也沒寄出,有點後悔。

紀律部隊在穿上制服時斷了氣,總是令人傷感,這些消防員的故事,閃亮人心,只可惜我們對交通警蘇志豪知得太少。不是存心忽略,而是警方處理得太「閃縮」了,令逝去者光環相對失色,但我沒有忘記。

三位公僕,你們可以卸甲了,一路走好!圖片來源:衙門--警察討論區

星期二, 8月 12, 2008

尋找鳥巢

2008.08.08.2008,密碼的謎底是奧運開幕式的時間,那天剛開始時,同事們都圍在電視前,十多分鐘後,人影漸散,返回位子繼續趕稿,是追趕著截稿時間,還是被死線追趕著?電視裡的光影,很璀璨,這麼近,那麼遠。

so amazing.......
朋友說,開幕式偉大得令人淚流;
朋友說,把京城燃亮的煙火,令他為生為中國人而自豪;
朋友說,李寧很利害,點聖火的儀式是任何一屆的奧運都難以比擬;
朋友說,4年後的英國一定做不出這種浩翰場面;..........

我說,這是一齣張藝謀式的「大片」,只可一take過,總有些場面令人驚嘆,但除了偉大、浩翰、人力爭勝的感覺,還有甚麼?曾經跌進那些大片陷阱的人,都明白那不過是瘋狂燒金的一回事。目瞪口呆以後?還剩下甚麼,據說京城邊沿架起一塊塊布景板,把一切殘舊但尋常的百姓生活景像遮蓋起來,北京奧運,像在一個無菌室中舉行。

開幕式在眼底掠過,同事k先生問,鳥巢在哪兒?我們一起在google map裡面翻尋,然後發現,在.cn底下的地圖,是沒有衛星圖像的,大概與國家機秘有關吧?幸好境外的人有福了,香港處於擦邊位置,有自己的.hk,所以能跨境看到祖國地圖。

k說,不知該怎樣找,索性慢無目的地在北京城的上空盤旋,但是,鳥巢原來如此顯眼,沿着偉大(又是偉大?)的紫禁城向上找,無需地址,鳥巢就像一個穿了孔的銀幣,閃亮地出現眼前。這座在衛星圖上現形的建築物,顯見何其霸道,而他的旁邊,就是水立方,真的是正正方方的。

中國人說,史匹堡辭任奧運奧運顧問,才有如此成功的開幕式。史匹堡與張藝謀,看到這樣的組合,你猜想會怎樣?又或者,對中國人來說,哪個人的口味較對胃口?對全世界來說,哪個人的視野更加深邃?

同胞們都說:中國人站起來了!但願他們不是「活塞男」。

星期五, 8月 01, 2008

安藤忠雄

謝謝兩位Y先生,即Mr.Y和HY先生,若沒有認識他們,我一定不會對建築物產生興趣,也不會留意到建築師原來是崇高的行業。

周遊列國的Y,寫文章時常提到建築物,他說城市像一個衣櫃,看建築已經成為旅行的理由。他把爛建築師比喻為爛詩人,建出來的爛大廈,天天迫人看,罪孽深重。最初我也沒有那種自覺,總以為人的力量太渺小,每幢大廈都擁有小市民難以匹敵的力量。所以,我會為樹林裡的大樹、路邊的小花而感動,除了咒怨屏封樓,實在很少留意到高樓大廈的形態。

Y的說話就像一顆種子,撒下後逐漸發芽,與他走在街上時,總會特別留意建築物,例如滙豐大廈和機場一號客運大樓是英國建築師Norman Foster的作品,中銀香港總行是華人建築師貝聿銘的傑作……漸漸地,我也開始明白到建築物不是一塊硬磚頭,偉大的建築物,本身已是令人難以忽視的藝術品,可以令整個社區或國家活化起來。

然後是HY,去年我到台灣時,他托我買安藤忠雄的書,那是對這位建築師認識不多,就只限於聽過「光之教堂」,或者知道那是劉細良視為偶像的建築師而已。買不到他想要的書,卻誤買了他已經有的書,那是《安藤忠雄的都市彷徨》。書的內容以近似遊記方式講述安藤年少時學建築的經過,他不是埋首在學校裡學習,而是儲了僅有的金錢,向世界出發,希望到法國與建築師勒‧柯比意會面,但他到達時,對方已經去世了。

那段旅程,成為安藤忠雄人生的另一起點,也是他成為建築師的原點。縱使對書裏提及的設計師所知不多,但書裏的重點是安藤的心態和經歷,十分有趣味,而且意義深遠,適合任何人,尤其是年輕人閱讀。

那次HY想要的,是《安藤忠雄論建築》,向書局訂了大半年,繁體字沒著落,但終於買到簡體字版,當時還有《安藤忠雄連戰連敗》,兩本書都十分好看。前者是安藤在東京大學建築系研究生講課內容的第一本著作,主要講述自已年少時的經歷,跟《安藤忠雄的都市彷徨》有點相似,他希望與站建築界的未來棟樑交流成長的心得,希望自己的經歷能給年輕人帶來啟示。難得的是,安藤沒有老氣橫秋地叫學生走哪條路,反而鼓勵對方趁年輕多碰壁,最終要創出自己的路。

然後是《安藤忠雄連戰連敗》,雖然安藤於本土和國際界獲獎無數,1995年更得到有建築界諾貝爾之稱的「普利茲克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但種種榮耀未能令他擺脫「失敗者」的身分。所謂失敗,是面對設計競賽事落選的結果,安藤忠雄的事務所經常參與國際建築賽事,既有公開賽,亦有邀請賽,但都是挫敗而回。無數「失敗」的經歷,卻成為他繼續向上的動力。

正如安藤所言,每次競賽都,是一趟成長過程,失敗固然可惜,但卻為下個競賽的起點。意想不到的是,安藤既要兼顧事務所生意,又要到大學講學,經常到不同國家視察工程進度,但卻仍有精力投入非牟利的企劃。他的事務所成立之初,由於沒有工程可造,他便看書和思考,常常在沒有委托下想像如何為社區進行改造,而這種「不請自來」的做法,在他成名為仍沒改變,95年神戶大地震後,他曾為保留古舊建築而四出奔走,建議政府和私人業主保留未受震壞的建築物,以成為人類文化和居民記憶的支柱,但最終無功而還。

他就是關心社區,關心環境,而且為建築的可持續性而一直奔走的人,他之所以到大學講課,就是想把這種精神延續下去。安藤忠雄的可貴之處,不單是其建築作品有創新且動人之處,還有他的做人宗旨和奮鬥志意,更加值得大家學習。他的書,有時帶有自嘲的黑色幽默,他的經歷,年輕人越早知道越好。

HY說過,想要組團到日本看安藤的建築,真希望那個安藤之旅可以成行,到時我一定會報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