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16, 2008

生於天橋底

有嗜好的人,等於有死穴;若果你的嗜好是人人都知道,就如公開了死穴讓人攻擊。明明對自己說過,書櫃裡還有太多書未看完,小桌椅下亦有一大疊《信報》未清理,記住、記住、記住,千祈、千祈、千祈,暫時唔好再買書住。

唉,人總是三心兩意嫌未夠多,戀字的人自然愛買書,買來唔睇就當豪裝的一部分,所以看到黃偉文的《生於天橋底》,嘩,細細舊成120蚊,又唔係一夜夫妻,使唔使咁貴呀?不過咁,包裝實在靚得出奇,以香港書來說,睇得出是肯放本錢設計和印刷,加上一向係佢專欄《Buy me a Sunday》的唔多忠實粉絲,今舖走唔甩咯。我諗,睇到呢舊書的心態,大概同黃偉文睇到心儀的時裝一樣,招咗,即係中咗招呀。咁樣諗法,當堂順晒氣。

或者大家會奇怪,點解書的量詞係一舊舊,而唔係一本本,我冇用錯詞,真係一舊舊,因為佢係用盒裝住三本小書,據講呢種騎呢size就叫做袋裝書,比80年代《小男人周記》形式仲要細本,pack埋一齊就係一舊舊。放在書局裡是眼看手勿動,唔能夠翻閱,若果得個殼,裡面係黑白或者得文字,就真係虛有其表咯。不過好彩,攤出來的封面真係靚到痺,查實封底都好靚,個盒又好靚,總之靚靚靚。

打開裏面,嘩,有彩圖呀!香港唔知幾耐冇出過有彩圖的書啦,唔信即管去書局搵搵,除咗雜誌社o個啲吃喝玩樂保證有鴨仔團成員會買的旅遊書,或者樓盤售樓書,大部份作家的書都係雙色或黑白,上次黃偉文本《俗》,都只係純文字咋。

不過咁,人心冇厭足,若果推出非袋裝版,字體大o的,圖片大o的,box set 巨型o的,相信我願意俾多o的錢買多套!希望有心人繼續出多o的靚書,我咁願被劫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