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9, 2008

這夜,曇花一現

歌詞聽過,文字看過,說都說過無數次了,就是沒親眼見過。

完全是偶然的事,這夜我們走上傾斜的小路,燈光令四周顯得黃而昏暗,突然嗅到清淡的香氣,嗅覺驅使下,終於親睹曇花一現的情景。

兩朵手掌大的白花,就長在屋的外牆花圃上,像瘦削怪手的花瓣沾上點點雨水,在黑夜中開得燦爛。牆後的屋主把門窗閉上,殘舊的冷氣在吃力的運行,摩打的聲音刮破了寂靜,花蕾就悄悄地擱在一角,等待有心人去看顧。據說曇花每次只開4至5小時,花主明早一覺醒來,大概已錯過了花期。於是,失魂的過路人就能獨享了花的香氣與美態。

急急跑上家,拿了電筒與相機拆返,像做賊般在人家門口舉光拍照,沒有專業器材輔助,效果不算太好,但過程仍是興奮而有趣。

翌日早上特意再訪,下著大雨,清麗的曇花已合上,花蕾被雨水打得垂下頭來,一夜的美態已不復見,但總算被相機的memory留住。

我會記住昨夜看花的情景,某時某刻的某種悸動,或許就像曇花般難以長久,甚至會成為一種傳說,可遇不可求。正因為會飛快消逝,才要更加珍惜。原本想把曇花垂頭的圖片貼出來,但心裡想看的,其實是這一刻的美態,何必煞風景呢?

2 則留言:

茂斯 提到...

很浪漫的偶遇, 很美的相片.把某些瞬間的光影抓住,那叫緣分.

Nobody 提到...

茂斯:
你寫的文字都很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