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26, 2008

小幸與大幸

有些詞語,永遠都無法說清真義,但人人都有自已的看法和準則。例如,如謂文化、藝術、自由、民主、高尚、低俗、愛、恨.......就算簡單如顏色,你的黃和他的綠,已可相差千百里遠。

這次想說的,是一種人人都想追求,但誰都不知道是甚麼的東西──「幸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幸與不幸,例如有錢佬生得不夠靚仔,聰明仔又怨點解「我老竇唔係李嘉誠」,而神童長大後又可能變傻佬,而白癡婆又可能覺得自己最快樂,大家所說的「幸福」都不一樣,而且會不斷地變。
過去常覺得自己很不幸,付出的努力經常沒回報,運氣也是霉到透頂,甚至被朋友謔稱「亞洲黑仔」。但想遠一點,看過那麼多慘絕人寰的事以後,越來越多時候覺得自已都幾幸福,或者照現時流行的說法,是感受到「小幸」積聚而成的「大幸」。

這些小幸最明顯的時候,就是能走在陽光之下,尤其當那天天空很藍時,就很慶幸自已四肢仍活動自如。然後想起某年夏天進了醫院,身體以「環迴立體聲」地劇痛,躺在病床上哭個不停,那時曾經以為永遠都不能出來,也許是從那時開始,不再討厭炙熱的天氣,流汗讓人有了活著的感覺。

還有是吃橙的時候,經常買不同水果,但很少買橙,因為小時候家裡總有橙,後來工作的公司也常有橙,心中總以為那不該付錢買的。但每次吃到很美味的橙,就覺得感覺很好,那種良好感覺較吃甜味的西瓜或芒果更好。然後是天冷的時候,很累很累時,一頭栽的撲到被窩裏,冷冷的,打顫著,是一種很過癮的幸福感。

在最熱最累的時候,喝可樂最好!但要達到那種可以一口氣喝掉整罐可樂的程度,其實不太容易,所以必須要「o羅苦o黎辛」,例如背著雪得結冰的可樂,在熱天下走幾個山頭,還要忍耐著不喝水,到了最難受的時候,才打開汽水蓋掩.........好味......最後回吐的那口氣,最爽!一年能有幾次這種場景,就已經無憾了。
然後是看到美景時,就會覺視力與聽覺正常,已很了不起呢!看到太自然的色彩不斷變化,看到日出與日落,看到靚女與靚仔(雖然很小)......能接觸漫畫、文字、電影、歌曲,太多太多東西想看想聽了,可惜就是時間太少。

另一種幸福是來自身邊的人,十分慶幸遇到很多好與壞的人,當有人很叻很叻,有人很差很差(通常呢種人都覺得自己叻),但總好過只有一種人。當然,擇友很重要,每當能與叻的人交朋友,就覺得是一種福氣。聽著他們的說話,看著他們的言行,是一種很難得的學習過程。尤其是,這種叻人往往是在最適當的時候出現,如鏡子般映出自已不足與狹隘之處,真的要衷心向他們說聲謝謝!

想著這許多許多的小幸,也許還未達到大幸,但是,只要細心留意,身邊其實還有許多小幸,好好收集起來,就已經是難得的幸福了。
《喜劇之王》場景,周星馳張柏芝的定情樹。6月24日──打風前夕,石澳

4 則留言:

LEWIS 提到...

朋友,風球前一遊石澳,一目無際的晴空,爽啊,這麼好的閒情逸意,還去朝拜星爺舊作的場景,也是長情。
其實老星的戲真是陪我們這一代長大,只是新作的7仔就教人無話可說。
小幸、大幸、不幸、或是際遇都是難料,就看我們如何面對,其實一切還好已算不錯!

一時手快兼口多,請諒。

晴爸

Nobody 提到...

晴爸:

當天其實有不測之風雲,剛抵達時天暗有微雨,後來是狂風大雨,心情好灰之際,就撐傘四處逛。

然後雨開始停,天開始清,藍天白雲都來了,走了一段過去從來沒走過的山路,慢慢行,約20多分鐘走完,很舒服。相機拍下的,就是晴朗好天氣。

星爺的電影場景,的確值得回味,最好彩是旁邊沒有任何說明,留待有心人發現。若換了是內地,大概要在旁邊加彩燈,然後有位阿嬸賣飛收錢,旁邊大把同胞等影相..........諗落都幾灰。

cherry 提到...

我想大部份人(最少是我)總會將自己的不幸放大, 然後怨天尤人. 我的境況你說幸/不幸?!
同時, 又會羡慕人家的幸, 例如可以不時去石澳逛逛, 晚飯時一支兩支的可樂, 還有一班無聊透頂的舊同事...
不同心情焦點大不同, 我正盡力丟去放大鏡...

Nobody 提到...

cherry,

現實情況太概很難去改變,但自己的心態總算較容易掌握,手裡拿著放大鏡,可以照的很方很多,例如孩子的笑面,趣怪的生活情節等等,都很值得細味。

幸如不幸,沒有標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