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06, 2008

四川大地震、六四、《偽術大師》

CCTV體育新聞內,低調報道六四晚會,雖然內文全無「六四」字眼,但有心人總會知道是甚麼回事。
大地震還未足一個月,就來到六四,兩個時刻都是有許多年輕人慘死。前者死於豆腐渣校舍工程,主要是中小學生,7000多座在地震中塌下的校舍裡,孩子們與好同學同赴黃泉,那是最令人心酸的事。這種悲劇,與其推諉說是天災,但真相是卻是活脫脫的人禍。可憐大部份喪親家庭都只得一個孩子,父母為了兒女的前途,總是特別著緊他們的學業,認為每天上學的才算乖孩子。但512當天,開開心心上學去的孩子,再也沒有回來。但是,看到那些幼如筷子的鋼筋,那些鬆軟沙磚的地樁,誰敢說這不是人禍?

然後是六四,死的主要是大學生,他們原是社會瑰寶,是精英棟樑,以無私的出發點走到天安門廣場,誰料生命被一顆顆子彈打斷。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就算中共認為他們爭取民主的手法不對,但為甚麼能忍心開槍?在真的公平公正的社會,政府該最尊重人命,正因為大權在握,絕不應向人民開槍,否則跟流氓有何分別?誰敢說這不是人禍?

天災,全人類會對受災者獻出憐憫之心,紛紛伸出援手,中共面對地震災劫,強調會以人命為先,溫家寶總理說:「只要有一線希望,就要盡百倍努力去救人。」那顯然是肺腑之言,加上政府當局放鬆新聞採訪界線,在災禍之下的透明度較以往為高,不能不說是一種進步。但當中貪官污吏所作的惡,必定要徹查追究,導致如此多死傷就應向失職者究責,這不是計較,以是防患災害的最有力方法。

正因為中共說重視人命,現時仍有數百名六四相連者在牢房中,死難者仍不能公開集會悼念,今年CCTV竟低調報道六四晚會,雖然全文只說是為哀悼四川災民,但有心人一定聽得懂那弦外之音。若中共能以相同之心去看待19年前逝世的死者,必定贏得更多掌聲。可憐那些學生永遠年輕,他們的父母卻添了白髮,在愁緒中增長了縐紋,令人心酸。
到過六四晚會,翌日看了《偽術大師》(The Counterfeiters),因為沒有看簡介,只因為時間剛好,加上有免費戲票才會入場觀看,料不到竟是一套極其深刻的精彩電影。總括來説,是《一個快樂的傳說》+《竊聽者》,而且拍得非常好,亦切合了此時此刻的心情,看得幾乎要掉眼淚。後來才知那是真人真事改編,卻較真實故事更離奇。

主角索洛域治在二戰期間靠印假鈔發達,但被臥底軍警拘捕,送進集中營當苦工。把他拘捕的軍警因而升了職,其後反過來利用索洛域治的術技印製偽鈔,企圖令西方國家的金融體系覆亡。索洛域治與相關人士被安排入住特別囚室,那裏有高床軟枕,而且不愁食物。這些猶太人各人各的故事,有人妻離子散,有人在没收的護照中發現自己孩子的名字與相片,一闕闕都是悲歌。

印鈔成功,將助長納粹氣勢,如同惡魔的幫兇;印鈔失敗,眾人就會被殺,兩難間如何決擇?起初,他們印出了真假難辯的英磅,保住了性命,然後再被指派印製美金。一名獲悉妻子身亡的囚犯從中作梗,他認為自己的犧牲,將會令納粹失敗,從而拯救同胞。拖延到最後關頭,美金印出來了,但納綷亦戰敗了。眾人得到自由的剎那,拖延者變成英雄,但沒有人認為索洛域治是錯,畢竟大家都只有一條命。然後他拿著美金到賭場,全部輸掉......

其實索洛域治是一個繪畫天材,偽術=藝術,在太平盛世下,他該會成為驚世藝術大師,但在亂世當中,只能說:「與其靠藝術賺錢,不如自己造錢。」那雙靈巧細緻的手,還幾度被磨損至皮破血流,那些血,大概是從心臟直接流出的。這套片贏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果真實至名歸。

1 則留言:

Chong 提到...

噢,前一陣子在倫敦做,但禾桿冚珍珠,也不知道原來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