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06, 2008

在內地媒體看不到的報道

以下是摘自現時台灣流行的博客文章,看到四川那些喪子家長激動地站出來聲討豆腐渣校舍,誓要為孩子討會公道,那些天真的遺照呈現警人的震撼力。很遺憾,這種畫面在那些無良高官與建築商來說,可能根本不值一提。

對於有人販賣大頭奶粉的民族來看,災難就是無良分子的商機,所以有人趁機國難發財、拐帶受災兒童、偷呃搶劫等,都是預料到的事。但必須注意,絕大部份民眾都是善良的,許多案件就是有市民迅速舉報才被揭破。孩子死得太冤,奸商貪官絕不能姑息。
========================
以下這篇文章,出自一名匿名的中國記者,被刊登於人民報。各位讀者不妨對照一下,和最近在電視、報紙上天天強力放送的中國四川地震的消息,觀點有什麼不同。

一篇不能在大陸發表的四川震災報導--匿名記者」

【人民報消息】(推薦者的話:以下是一位正在四川地震災區採訪的匿名大陸記者寫下的一篇不能在大陸發表的目擊報導,能夠踏下心去讀,才知道災區真情。但是很多口說自己有判斷力的人,即使身在海外,卻只從官方新華社網站和殃視汲取消息。他們看到CCTV的關於四川震災的報導時,面露幸福之色說:「中國現在已經進步到差不多和世界接軌了」,「共產黨讓我們海外華人有了尊嚴!」 當有人說官方不接受外國援助,導致死亡人數增加時,聞者崩出的兩個字竟是:「放屁」!

幾十年的洗腦,中共到了「收穫」的時候了。可現在是「天滅中共」之時,還會有多少人將成為中共謊言的犧牲品?)

軍人幾乎赤手空拳來救災
內部輿論導向要求“喪事當成喜事辦”

眼看著這場天災已經慢慢變成人禍,災民們也漸漸出離悲傷,而走向了憤怒。

面對這場空前的災難,政府的正面宣傳正在比救災還要猛烈地撲向每一個中國人,就像往日在媒體所宣傳的那樣,已經不惜一切代價和全力以赴了。只是每一天都在增加部隊和擴大救援規模,這讓人不得不懷疑:第一天就宣稱“不惜一切代價”的政府,卻在第二天、第三天都沒有全力以赴,都沒有“不惜一切代價”!

現在,全國的媒體都被封口了,要求宣傳積極的和正面的東西,要求“喪事當成喜事辦”的“輿論導向”,嚴禁報導“批評性、反思性”的稿件。雖然又有無數災民在等待救援中悄悄死去,媒體的宣傳卻是以“總理吃的是饅頭和搾菜”為主,電視鏡頭依然是以一幅幅感人的畫面——某地又救出了一個孩子……

如果說政府在這次救災報導方面有很大的進步,而沒有壓制住一切“負面”的消息,那也不是他們的主觀願望。因為這次災難的規模實在驚人,他們已經無法控制“負面”消息的流傳出去,再加上互聯網在傳播消息中的巨大作用。

下跪的武警和下跪的父母
前天,各大報紙報導一個武警戰士跪地要求給自己機會再救一個孩子的時候,但在整個災區,最保守的估計,就在同一天,有超過50位淚流滿面的家長和親人跪倒在救援人員面前,求他們救出親人。那淒厲辛酸的場面,使前沿記者的眼淚沒有幹過。但是這一切,當然不會上到官方控制的媒體上。

糟糕的不是規模,而是這些被緊急調來的解放軍戰士,幾乎是赤手空拳來救災的。他們勇敢,他們年輕,他們可歌可泣……可是,相比較專業救援隊員,他們不但沒有必要的工具,也缺乏相應的訓練。這些戰士缺乏救災的心理輔導,幾乎都是在邊幹活邊流淚。記者還看到,救災之餘集中在一起唱歌的戰士們,他們臉上沒有不是帶著淚痕的。

宣傳上如此用心良苦,按說,這個時候老百姓也沒有話好說了,可是,災民怎麼想?救人最好的黃金三天已經過去。現在每消失一分鐘,可能就有一個或者兩個壓在下面在災民的生命,跟著時間一起消失。記者看到,部隊和救援人員雖然已經趕到了大部份現場,可是,記者實際看到的情況是,救援工作只是緩慢地進行。很多戰士和救援人員面對從未見過的倒塌現場,很多時候,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這使得站在一旁守候那些不知親人生死的災民們痛苦不堪。他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跪在救災人員面前,苦苦哀求。但這一切反映災民痛苦辛酸的文字和圖片,官方控制的喉舌媒體絕對不能上的。

災民的情緒開始波動,很多人已經從悲哀轉向憤怒。此時,媒體更是接到通知和命令——不能突出報導災民激動的場面,要多報導災民情緒穩定的東西……全國人民都被喉舌媒體欺騙了,連本來應該監督政府救災的獨立知識份子和專家們,也宣稱要放下一切“成見”,停止“反思”和“質疑”了。以為這種可笑和愚蠢的方式,就是在支援政府救災。

在這種宣傳蠱惑下,也使得那些根本沒有看到災區真實情況的民眾一廂情願地認為,政府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但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天災已經因為政府的救災能力不濟而變成人禍。看到和感覺到這一切的,最直接的,當然是身處災區的災民。前沿記者雖然知道這些情形,但不能說。

顧慮形象拒絕歐美救援隊
對於為甚麼拖了兩三天才同意日本救援隊進入救災,至今只答應了韓國和俄國,而拒絕了擁有先進技術的美國等西方多國的救災要求。記者瞭解到,是因為中央高層內部有一派持“陰謀論”的極左高官認為:這個時候請求外援,特別是美國和西方國家,雖然會救幾個孩子和老百姓,但“國家安全”有可能受到嚴重威脅。同時也在世界人面前展示中國政府的無能,無法獨立救災。

記者還聽到另外一個理由——如果允許美國和西方的救援人員進入災區,在救災之後,隨著他們的回國,他們會把災區的詳細情況捅出去。如果他們離開中國後,在海外攻擊中國的救援如何落後,如何缺乏有效的指揮,那將會在世界民眾中造成極壞的影響。如果消息傳回到國內,會削弱民眾對政府的信心……

對於這些把自己的臉面和手中的權力看的比災民的命要大得多的人,災區死多少人,都不會引起他們任何不安的。只有權力牢牢抓在他們手上,才會讓他們感到氣定神閒。

當然,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說的不無道理。只要媒體不失去控制,只要他們身後始終有“放下一切反思,全力支持政府救災”的13億人民。他們手上的權力,就始終穩如泰山。至於災民死亡多少,哪怕死亡超過5萬人,在他們的慣性思維和慣用方式的處理下,自然會被看成是“已經把死亡減少到最低限度”的。

接下來,完全可以預見到,他們會動用比救災規模還要龐大的宣傳部隊,弄一場給自己塗脂抹粉的文藝晚會和表彰大會,繼續把那些對他們心存感動的中國人感激涕零、涕泗橫流的。

然而,據記者得到的消息,要想繼續愚弄災民,掩蓋自己救災的不力和無能的事實,可能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記者發現,一些災民家屬從網路上得知,政府拖延批准外援進入的消息後,非常氣憤,氣憤得眼睛發紅。要是有人這時候故意惹他,估計他們會殺人的。

以目前中國的地震規模來看,世界上沒有國家可以獨自承擔。那些在這個時候堅持獨自救災的權貴,這無異於在謀殺災民啊!我的良心促使我不得不這樣說!

溫家寶兩次動議被否決
中央高層以溫家寶為首的溫和派,強烈要求請求外援。但溫家寶的這個動議卻兩次在高層被否決和拖延。到後來,溫家寶和胡錦濤都作了讓步,先同意日本進入。他們向政治局的解釋竟然是——因為胡錦濤剛剛訪日歸來,兩國的友好氛圍還存在,日本人也更有紀律,便於控制。

實在可悲啊!災民在死亡邊緣掙扎,全國人民都在情緒激昂地支持政府救災,而政府在請求外援的時候,卻是如此猶豫不決!錯過了最好的機會不說,還在規模上限制人家。並且至今不讓救災水準最高、規模最大的美國救援隊進入。

這些消息,目前雖然被封嚴密鎖著。但一旦被那些苦苦守望在被壓在瓦礫下的親人的人們知道後,會有甚麼結果?

現在允許日本救援隊進入,中央仍然疑慮重重。如果裝備精良的日本救援隊出現在中國救援隊旁邊,無論效率和速度都遠遠超過中國救援隊的話,那麼災民們很可能會質疑政府——為甚麼不讓他們早點來?為甚麼不讓更多外國那些擁有先進設備的救援隊進入?

據記者瞭解到,這才是當局最為擔心的問題。所以,日前下達通知,要慎重報導外國救援隊的活動,特別是他們的救援成績。

當然,中央政府成功地發動了全國人民拋棄一切反思和質疑,成功發動了一場“全力以赴、信任政府”的運動。災區人民就算死亡超過5萬或10萬,親屬們的哭聲和質疑,也會被全國那些再一次陷入“愛國”狂歡的“暴民”們淹沒。

正如記者這兩天在仍然壓著無數幼小生命的學校廢墟前思考的那樣:如果不幸生為中國人的孩子,那是孩子們的命不好!

我的眼淚已流乾,我的憤怒微不足道。
同樣的事件,為何可以有如此不同的報導方式? 再看看下面這則新聞,也許各位讀者可以多體會到一些:

這是你在中央電視台上絕對看不到的鏡頭。四川大地震,一家化工在地震中倒塌,一百多人被困。當救援人員到達後,竟不斷被要求先救廠長,引起工人家屬的憤怒 ……

在中央電視台上絕對看不到的鏡頭還有這個。四川大地震中,一所中學倒塌,活埋學生四百多,最後只救出一百多學生。學生家長憤憤地說,早在十幾年前他們就發現校舍有問題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