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17, 2008

遺憾 . 悔恨

我的人生,肯定有兩大遺憾。一,是03年的71大遊行;二,是08年的四川大地震。兩個場合,原本我都應該在那裡,結果都缺席了。

遊行那次,特地請了假,結果是進了醫院;大地震那趟,是回鄉證過了期未補領,心裏不斷地悔恨、悔恨、悔恨.........每天上班,就會想:為甚麼我要在牢固的辦工室內,很想往災場,很想走山路,看著一幅幅新聞圖片,一段段災場影片,一直在恨。

這種機會,今生不知有沒有了,或者,到時不知是否能有心有力去行動,於是,遺恨終身,永遠都不能補回。

4 則留言:

cherry 提到...

呢個故事教訓我地, 幾時都要保重身體, 看顧財物(passport)

匿名 提到...

明白妳的心情, 但妳這樣說, 令人很不安。

「為甚麼我要在牢固的辦工室內,很想往災場」......四川人應該很想逃離災場, 在牢固(而且有冷氣無臭味)的辦工室內

「很想走山路」......沒有一個在四川的災民想走山路

「看著一幅幅新聞圖片,一段段災場影片,一直在恨」......我希望妳的恨, 是恨上天的恨心, 而不恨妳錯失了一個採訪(抑或趁熱鬧)的機會

願妳平安

Nobody 提到...

匿名者:

很明白你的不安。相信一般人都會有這種不安。

但是,不能否認,許多選擇做新聞記者的人,在天災人禍面前,許多都有著「為何我不在」的悔恨。對慘劇場面,不想見,不想聽,不想知,可以做其他行業,實在有太多太多選擇。

正如消防員,怕火怕血怕高畏火的,不可以做;相反,若認為他們是想見火見血見災難才當消防員,就是本未倒置的想法。

沒有地震,我享受那安適的辦工室;
沒有地震,誰都不會走那條山路。
但世上就是沒有假如,時光亦不會倒流,一旦發生了災禍,總得要有人走上前線(雖然有些人認為是湊熱鬧),否則外界不怎能看清發生何事呢?

近日兩大天災,一是緬甸的風災,二是四川的地震。前者外界知得太少,既不接受外國救援隊伍幫忙,亦不肯讓媒體採訪,捐款和物資也沒得到多少,許多災民就像被遺棄般,連生存希望的山路都沒有,就在失救與疫症中死去。

而四川呢,請記者那是天災,不是人力將地殼動搖,記者的天職就是在災後走在前線,總得有人要拍片,要報導,把那些災禍場面告訴全世界,就算是臭著屍臭味,冒著泥石流,走前與退縮,都是個人的選擇。

難道危險就不讓去報導,不讓那些慘況曝光,世人看不見,災民就不慘嗎?

我悔恨的,的確是因為那個採訪機會曾經在眼前,卻抓不住。而我相信,記者的工作對世界是有意義的,縱使蒼天無情,災禍無可避免,但資訊流通對救災更有幫助。

正因為知得更多,才有更多人為災民伸出援手,事實上,這次任務很危險,不願到當地的記者,公司並不會勉強,不少有家累的同事都都選擇不去,但亦不乏有人希望走上前線,這種選擇是賭命的,不是站於屏幕前看熱鬧。

願更多人獲救,願所救災者平安

Chong 提到...

你邏輯好奇怪喎!想去採訪,唔等於想有災難!你的留言,真係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