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3月 24, 2008

酒肉朋友

人生在世,除了睡覺,吃就是佔據最多時間。睡的伴侶可遇不可求,但要找個味覺相投的人陪吃,其實都不容易。

傳統智慧認為酒肉朋友沒建設,但事實上,任何真正都友誼都缺不了吃吃喝喝,不能同桌吃飯的甲乙丙丁,如何成為交心友?不同場合有不同的選擇,coffee mate要優雅一點,五星級酒店的下午茶要豪一點,熱鬧的酒樓要吵一點,自助餐要胃口大一點。中菜西餐大排檔,滿足的除了是口腹之慾,還有是八卦新聞或知識相傳之地。

記得那年跟C在不同的餐室上了許多課經濟與市場學的課,那些食物都可能化成脂肪或糞便,俱往了,但忘不了他的說話,也改變了我的興趣與想法,也許連人生路向都不一樣了。仍懷念在銅鑼灣的Starbucks閒聊數小時,又或或在酒吧流連談到凌晨兩點的時光,別人在喝酒,我們在喝冷飲,很清醒,所以影像很清晰。C其實是我思想上的啟蒙老師。

記得跟Y在蘭嶼那家「無惡不座」的向海餐室的露台吃「飛魚餐」,從黃昏說到星夜,談著大家的學生歲月,那些青澀的時光,逐漸遠去,但仍留在記憶的一隅。

記得早年常拉著F跟我一起去吃車仔麵,其實她吃得不多,但被我硬拉著去,那個千萬個不願意的樣子,讓我變成惡作劇得逞的小懷蛋,吃得特別開懷。

然後,早陣子S生日,應一班中學時代的好友提議,大家約定去澳門「吃拼」,兩天一夜共30多個小時,從在船上吃肯德機開始,到下船那一刻仍在吃。大大小小的早餐、午餐、下午茶、小吃、宵夜,據說總共吃了十多餐,雖說大部份都是淺嘗,但肚皮仍撐不過來,脹了兩個碼子,很辛苦。那過程,絕對可以稱為「喪吃」。一個人喪不起,一班人才開心,邊怨邊吃,另實有另一種滋味。

不喜歡澳門過份繁盛,不喜歡不是入錢的老虎機,不喜歡容許吸煙的賭場與食肆,但是,與損友們放任吃喝的時光,其實很難得。朋友,下次去哪裡喪吃?

3 則留言:

cherry 提到...

跟你吃過好幾10餐, 好遺憾未能給你什麼啟蒙, 但總算點點回憶...
前陣子就獨個兒走到醫局街吃拉麵, 可惜不再價廉物美
還有你自家製的沙律叫人回味
失驚無神的西瓜叫人感動

Chong 提到...

我都有幸,同你食過自助餐,飲過一次咖啡!係出街食飯好貴的英國,果餐自助餐叫做好抵食囉!!!下次再食,應該都要年尾或下年囉。

Nobody 提到...

To Cherry,

失驚無神的西瓜是最好味的哦!我也喜歡你的失驚無神檸檬茶,但.....下次請提供勁凍的飲品。

to chong,
等你回來,再去吃自助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