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8, 2008

我的馬拉松

長跑是最孤獨的運動,會不會覺得寂寞,就要看個人心境了。超過4萬名傻瓜,晨咁早仆起身跑步,當中還包括自己。

一直很喜歡韓國影星曹承佑主演的《我的馬拉松》,戲中的自閉兒只喜歡跑,在風中露出純真的笑容,變成一位無憂的小孩。

一直想跑跑一趟馬拉松,42.195km實在是大遙遠,連挑戰的膽量都沒有,一半的距離呢?還是免了。10公里?還是不大可能吧?因為我最遠的,大概只跑2至3公里而已,還是別與死神跳探戈,免得找死。

但是,楊千嬅都可以,劉心悠又得,無理由我唔得o卦?於是,孤注一擲豪花270元報名,付了錢不跑就蝕底,一於迫自已頂硬上。可惜開跑前3個月,既因疏懶,亦因為天氣嚴寒,怕冷風吹親肚仔痛,所以一星期也練不了一趟,而且從沒完整地跑完10公里。有一晚強迫自已跑跑行行的完成大概的距離,就花了1小時45分鐘,心忖比賽限時2小時,應該可以應付吧?

起步時間是凌晨5時40分,平日這種時間還未入睡,怎麼要這麼辛苦呢?我的肉體嘮叨地埋怨我的腦袋,又煩又累,但還是冒着寒風出了門。先到維園寄放了行李,發現許多人都是單拖上陣,叫親友來打氣的人反而顯得做作。在起點碰到舊公司的同事,開開心心地拍了照,原來前頭已經跑了,我們卻變成觀光的阻路人。

甫開始跑,大家步伐不一,很快就散了。其實長跑就是最孤獨的運動,因為很難找到一個跟自已步速相同的人,有時是別人快些,有時是自已不想落後,勉強找人並肩跑,當中一定存在某程度的委屈。戴上mp3,聽著自已喜歡的歌,在東區走廊一直跑下去。

坦白說,到了2km處已很想停,但又想起楊千嬅,她居然成為我的動力,沒看見她,卻不想輸給他,就是步伐就沒有停下。可惜天色仍然昏暗,對岸的燈光沒想像中那麼璀璨,維海的夜景原來會在凌晨時褪色。到了折回點,天色開始有點明亮,想不到雙腿仍然能動........「中午要上班,快些跑完回家睡第二回合吧!」睡覺的慾望成為下半段的動力。

大概是x-file式的奇異事件發生了,我竟然能一口氣跑到終點,衝線時還以為是做夢,時間大約一小時吧,因為沒戴手表,亦沒有計時器,不知準確時間,只知道吃完香蕉喝完水,快快回家倒頭睡覺。

幾天後上網查看時間,我懷疑自己跑步時是被鬼上身,大會時間約1小時零2分鐘,但因為起步較遲,個人時間竟然是少於57分鐘,撞邪!

跑完,又想起曹承佑,我的馬拉松,其實還未開始。

星期六, 2月 09, 2008

平過買菜


豬年貴價的,不單祇是豬肉,尚有柴米油鹽菜股票黃金洋樓,當然還有午餐肉與五香肉丁。加風延至鼠年仍未止息,早餐常餐午餐晚餐樣樣加,還好凍飲仍然是加兩元,否則愛喝冷飲的我,肯定天天破財。

新年依始,倒有一樣東西很平,那就是未開花的水仙,在大年初一的凌晨時份,電視台循例拍攝維園花市的情況,那些苦口苦臉的花農,這邊廂有人把賣不出的花搗毀,另一邊則有人清貨大減價,水仙花10蚊一大袋,旁述說「平過買菜」。可惜當時我不在場,否則一定買幾袋回家。

以往,我會在年初一的凌晨才逛花市,為的就是買水仙,當然是執平貨那種,反正又不是趕開花,買回去慢慢擺也沒問題,家中放一大把綠色植物,心情總會愉快點。然後到開花時,滿室花香,又是另一種喜悅。

記得年的cheap cheap水仙每個15元,只暗暗歡喜;記得去年買到10元一個的貨色,放到正月過後仍在開花,很好開心。今年呢?初三赤口去買,無需鬧交講價(一向討厭講價),標價是5元一個。噢,那個價錢牌把我吸引過去,蹲身慢慢選,記得K那天說喜歡水仙花,但今年都沒時間買,於是便通知他有好貨色,打算送他幾個球。

K聽到如此賤價時,即說:「咁o既價錢,簡值是資本家的剝削啊!」那當然是說笑的,檔主原本就是資本主義分子之一,但這種說法,也洽好說明這種賤價,肯定連澆水錢都蝕了。我把60元(12個)交給老闆,他數也不數,就送我一副甜美的笑容。其實不是錢問題,而是大家都明白,賣掉,交給愛花人,總好過把花糟蹋掉。

天氣仍然寒冷,其實特別喜歡這個冬天,因為香港終於有了真正的冬天,冷得真過癮。我還故意穿少一點衣服,讓手都凍僵,享受那種徹骨的冷。把花放在廳中,因為家小得剛好,相信在某個寒夜,我會在溫暖的被窩中,嗅到最喜歡的花香。

這是去年的水仙花,開得很燦爛,仍記得那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