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1, 2008

遺忘,真好

做人真難,尤其是記性太好,讓太多愁與怨,歡與悲載在腦中,實在很容易"輕"機。尤其是人就是犯賤,愛記愁多過記恩,即是自己讓自己辛苦。所以,懂得遺忘,真好。

都說我的腦中安裝了即時遺忘系統,總會將筆尖寫過的字忘記,若在某時某刻偶然再看到自已寫的嫰澀文字,總不免禁臉紅失笑。

但也有些自候,很偶然的時候,會覺得有點感動。例如,不知何時何日寫送了出去的短文,經一個大迴環之後,讓某人畫成漫畫送回來,醜小鴨成了白天鵝,改頭換面之後讓人認不出來,連主人都認不出來。

這篇漫畫,你喜歡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