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22, 2008

爛到暈:《末世凶煞》

出爛書,為禍樹林,但讀者總算有限,還可以當廢紙回收,促進市道;拍爛片,尤其是把trailer剪得太吸引,肯定是為禍人間。那天跟S逛街,經過旺角百老匯的大銀幕,看到《末世凶煞》(Cloverfield)的片段:自由神像的巨頭跌在紐約市中心,很震撼!S說一定要看,我也附和著。

給那數十秒片段累死,於是,今天我「中招」了。這部片真的太爛了,爛的程度,完全可以用「10年難得一見」來形容,而且是名符其實爛到暈o個種。

且看電影的介紹:「一夜之間,紐約滅亡。在毫無預兆下,紐約夜空仿如發生核爆,一瞬間天崩地裂,巨大的怒吼、沉重的腳步由遠逼近,自由神像的頭顱墜落街頭,軍方介入激烈開火,全城陷入末世災難,人們慌亂逃生,只是大家都不知道他們逃避的是什麼?是異形?巨獸?恐怖襲擊?目擊過程的只有少數人倖存,真相可能永遠沒有人知道……」

然後,還有這麼的警告字句:「注意!由於本片以創新手法拍攝,場面極度逼真震撼,而且畫面會有搖晃效果,可能引致少數觀眾在觀影時感到不適。」

XYZ%&$#@$~~~~~~原來這是一套模擬用hand cam拍的片段,拿機的人多嘴、煩厭、八卦,而且技術極差。拍出來的片段,不是令少數人不適,而是大部份人頭暈。我呢?半場後已暈到想嘔,坐在座位上動彈不得,要望住出口燈箱讓視覺休息,有些人在大半場就走了,真是明智決擇。

所謂逼真,根本就是爛,哪有人遇到這種災難,還會死都拿著DV?至死不離手?而且那部機是甚麼牌子,電源竟然這麼耐用?整套片的劇情完全是搵戲來做,其求找些不知是怪獸抑或外星人出現在紐約,就說是末日,與其說無人知道真相,不如說編劇抓爆頭都想不到吧!大小情節都是無聊又犯駁,明明傷重的人,都突然會行會走,還要跑得快過奧運選手?那些逃跑者在隧道遇到怪獸,竟然可打退牠們?那段所謂感情線,既不令人感到,又沒半點情深,最搞笑是為甚麼旁人要陪男主角去找可能死了的愛人?總之這部片不濫情,但肯定不知所謂!

難委我堅持苦捱到最後,結果等不到答案,心裡只有連串對電影製作人員的「無聲問候」。撇除超爛的拍攝手法,論劇情還爛到無人有。這種扮DV想營造真實感覺的手法,做就有人試過了(如《死亡習作》),別扮高深或創新了。

呵呵,原來這套片就是被喻為「荷里活最神秘電影」,由大熱劇集《迷》(Lost) 監製JJ Abrams炮製的大爛片!名氣,有時跟屎一樣,越大越爛越臭。難怪有人將這套片叫做《暈》,真夠貼切。

下次遇到同類情況,我肯定寧願提早離場,免得浪費光陰,蝕錢蝕時間!

有仇家嗎?落點本錢,送他一套戲票吧!

星期一, 1月 21, 2008

遺忘,真好

做人真難,尤其是記性太好,讓太多愁與怨,歡與悲載在腦中,實在很容易"輕"機。尤其是人就是犯賤,愛記愁多過記恩,即是自己讓自己辛苦。所以,懂得遺忘,真好。

都說我的腦中安裝了即時遺忘系統,總會將筆尖寫過的字忘記,若在某時某刻偶然再看到自已寫的嫰澀文字,總不免禁臉紅失笑。

但也有些自候,很偶然的時候,會覺得有點感動。例如,不知何時何日寫送了出去的短文,經一個大迴環之後,讓某人畫成漫畫送回來,醜小鴨成了白天鵝,改頭換面之後讓人認不出來,連主人都認不出來。

這篇漫畫,你喜歡嗎?

星期六, 1月 12, 2008

2012 We are Ready

一群出賣港人的政棍,厚顏無恥地充當槌仔,讓阿爺一搥定音。我知道,2012一定沒有普選,單雙都沒有。但是,事實告訴我們,港人對普選早就ready,不是10年後,而是早於10年前或更早就準備好了,這筆賬,追不回,卻不能忘記。

2017,太遲、太遲,有多少人,沒法等到那一天?

星期一, 1月 07, 2008

心情激動:《聲夢奇緣》

因為久石讓、平井堅、林一峰、貝多芬、莫札特、蕭邦......當然最主要還是一之瀨海,讓我懷著激動的心情看完這套電影:August Rush,英文片名是男主角誤打誤撞得來的名字,沒啥特色;香港把片名譯作《聲夢奇緣》才夠俗套,讓即時忘記(我也要到中文電影網找再出來);反而台灣的片名好一點,叫做《把愛找回來》,有點濫情,但總算貼合內容;最糟糕的是大陸譯名《流浪樂手》,你估六十年代的嬉皮士呀?

一之瀨海是我迷戀的男孩,可惜只是虛搆人物,那是漫畫《琴弦森林》中的16歲少年,現實與虛構故事都在告訴世俗人,世上真的有天才,縱使那不是你。因為太喜歡那套漫畫,就多聽了古典音樂,也愛看音樂片,August Rush的故事其實沒甚麼驚天地,泣鬼神,一切都在預料中,甚至有些情節不合情理又有犯駁,但因為漫畫,因為音樂本身就是傳奇事物,所以心情激動。

電影中,美麗的女大提琴手(這又令人想起另一套愛情漫畫《101次求婚》,女主角就是大提琴手),與天分洋溢但未走紅的樂隊主音偶然在天台上邂逅,他們在那一夜得到了一生的愛情,但礙於世俗形勢,他們就這樣分開了。而女主角懷了愛人的孩子,卻在陰差陽錯下,父親把孩子送去寄養,互相深愛對的男女,就這樣放棄了音樂。

那位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對聲音特別敏感,總覺得聽到父母的召喚,3個互相牽伴的心,一直在不同時空中合奏,最後因為音樂,又走在一起。

漫畫中的一之瀨海,生於紅燈區,沒有爸爸,卻因為被遺棄在森林中的鋼琴,而培養了自己的鋼琴天份。書中有一次說到,阿海以為不彈琴也可以,但卻在街頭見到透明鋼琴(其實是丙烯樹脂製的),下午的演奏會還未開始了,阿海看到琴鍵就按耐不住心底的呼喚,在琴音中到自已存在的意義,那原來較生命更重要,於是,他投奔鋼琴世界。

我呢,因為手指長得比較長,小時候常有人叫我去學彈鋼琴,但最終因家境問題沒有成事,現在,手指硬了、粗了,只能淪為在文字工廠打電腦鍵盤的雜工,但音樂還是要聽的。電影中,其他的孤兒都叫男孩做「怪人」,迫他承認根本聽不到大自然隱藏之音,那是庸俗的人迫天才屈服的故事,男子堅持「我聽到」,但現實中有許多具天份的人,就在首次否定自我時,把天份都丟失了,但願有更多天才出現,世界才更有趣。

電影與漫畫的男孩,都不能活在沒有音樂的世界。The music is all around us, all you have to do is listen.

不是photo hunt

孤陋寡聞都總好過從未聽聞,正所謂遲知好過唔知,雖然已是「上年」(2007)的舊聞,今天才看到,就當「新聞」宣揚開去吧!

以上兩張相不是想跟大家玩photo hunt,而是真正的新聞圖片,左右有何不同?就是沒了左三那位「小甜甜」般的濃妝阿太,那是台灣《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圖片是教宗本篤十六世接見台灣代表團後,由台灣駐教廷大使館提供給中央社,再由中央社發布,台灣各媒體於12月17日刊登的,是左方的「完整圖片」,但唯獨親綠陣營的《自由時報》圖片,卻施了神奇魔法,讓一般親藍陣的報章發行人消失於無形,若不把兩張相片併在一起,旁人還不會發覺呢!

又不是處於封閉世界,同時看這兩份風格不同報紙的讀者雖然不多,但不代表事件不會曝光,讀者知道後當然嘩嘩聲,驚嘆電腦技術真到家,《自由時報》的公信力當然受到衝擊。令人噴飯的是,那位負責新聞的記者張寧馨還能厚顏地說,「修整」是因為照片「太長」,而直欄的新聞要放方形相才好看,加上王效蘭不是相中主角,又是別報發行人(呢個先係主因),於是將她裁去。

那位張寧馨還敢說:「這是我們常用的美編處理方式之一,目的在於凸顯焦點、配合版面。」

嘩~~嘩~~嘩~~呢招真係勁過《人民日報》,居然敢將通訊社的相片自已裁剪,兼且視作理所當然,佩服!而那位仁兄所說的理由,就是不看報紙的三歲細哥都知道是騙不過白痴的借口,真是笑死人,看來共產黨要高薪挖角請他去當黨報主編了,這種人材,真是萬中無一!相比起來,香港報界的《東》、《蘋》、《太》,通通靠邊站!

星期三, 1月 02, 2008

最美的日落

反正穿梭時空的機器還沒有發明,而且美與不美都只是人的主觀,所以可以很主觀的說,07年最美的日落,在大澳!別問為甚麼不是在長洲,別說應該是在坪洲,只因為大除夕那天,我到了大澳,而且幸運地、偶然地、意外地,把最美的一刻留住。

這一天,我想是07年以來,最像假期的假期,中午跟老朋友踫面,然後乘車到東涌,一路陽光燦爛,終點不是機場,卻很有出遊的閒情。朋友怕乘纜車,於是我們選擇乘巴士,路途迂迴而顛簸,像人生,總要繞點遠路才好玩。但實在有點擠塞,有點慢,下車時都腳步浮浮了。

近年在秋冬期間總會到大澳幾趟,無所事事地閒逛,越少人越好,這裡其實不需要「打造」甚麼優閒旅遊區,很想它就這樣獨處一隅。可惜纜車通車後,這裡將不再寧靜了,就算除夕那天還有很多人需要上班,但大澳還算很多人,我還發現到許多東西都漲價了,連早兩年常買的銀蝦醬的售價都加了近一倍,真無奈。

我們先到酒家吃午飯,海鮮要到外面買,然後交給店裡加工,取價還算公道,而且海鮮很足秤,不會用鹹水草技倆去騙人,吃得很滿足。然後在四周繞圈,後來見到海鮮檔有新鮮的龍眼,只有像波子那麼大,但應該是本地種地,就問老闆賣多少錢,誰料那位叫「勝哥」的賣魚佬豪氣地說:「唔係賣o架,係送o架,你鍾就拎啦。」於是就不客氣,學著街坊說句「多謝勝哥」,便順手拿了一把。果子真的很細少,但很鮮甜,這種小島,就該有這種人情味的小故事。

然後乘小船去環島游,今天風很大、很冷,船家說看不到白海豚的,但我們旨在出海打轉,每趟每人20元,就當是振興經濟,而且總會扮成新手遊客,對船家的講解裝作聽得津津有味,逗得他很開心。天黑得還真快,好像才一轉身的時間,刺眼的陽光就算成「鹹蛋黃」,在白鷺的身影掠過後,連鹹蛋黃都不見了,難道被牠吞下肚裏?在幾分鐘的景緻裏,這一年就這樣的走到盡頭。

在船上吹得臉頰與手腳都夠冷了,就走去吃熱騰騰的豆腐花,有薑汁的,特別滋味,明明肚子仍然脹脹的,還是要死命的吃下去.......啊,忘了說朋友還吃了茶果,我就撐不住了,只好投降。跟這種可以狂吃的朋友出遊真開心,就算自己不吃,看到別人吃到要死還繼續「掃街」,真有點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