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31, 2008

2008:措手不及

好像還沒有醒過來,年份的數字已跳了一下,從未試過覺得時間過得那麼快,回想過去一年的人和事,太快了,若把它變成一幅畫,我會起表現主義畫家孟克(Edvard Munch)的《吶喊》(The Scream),那幅曾經被盜去的名畫,那種孤寂的恐懼,令人心寒。到底,那位跡近似骷髏的主角,是人是鬼?他害怕的,是前方的景象,還是後面的人?用色的是麼的獨特、大膽,一看難忘。

顧前,總難免失後,這就是2008年。365天裏,有過很開心的日子,也遇到很傷心的事,最後,所有事情都要有個expiry day,到了某個位置,就得按下那個reset,或者是delete的按扭,然後重新起步,否則一切就動不了。引用投資界的一句術語:做人,最緊要懂得止蝕。

於是,花了一些時間,重新認清、調節路線;於是,未待新的一年開始,已漸漸有點不同。例如,這兩個月來,我變了一個「吃早餐的人」。自從轉了夜班工作,已很難吃早餐了,發了無數次誓,要早起,結果都是大被蓋過頭,繼續睡。但近日這些日子,最少周一至周五,我是堅持早點起身,雖然有時是無所事事,或者對著電腦發呆,但總算漸漸摸出方向,看一點書,或者,吃一個悠閒的早餐。

也要多點運動,報了名參加渣兜馬拉蟲的半馬賽事,嘩,超過21公里,還有一個月就舉行了,但說到練跑....懶過去年。我想,我大概未必能完成吧?但一定會盡力跑,去年我將楊千嬅當做假想敵,今年我會想著村上春樹來跑,雖然還沒看他寫的那本跑步書。慢慢跑、慢慢行,終點就會近一點。

不是說謊,我其實幾討厭工作,也沒有「樹業心」,好想過得慵懶一點,雖然天生辛苦命,但也毋須那麼苦吧?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份,但卻佔據了大部份的時間,真的不想變成人生的全部。所以才會堅持早起、持堅看書、堅持看電影,還有,在累得快要倒下時,還是要寫blog。

09年未到,預示會是波濤洶湧的一年,犯賤的人,總是一邊喊辛苦,一邊寧可走崎嶇的路,其實,我都幾賤。
黃舒駿的《這一年,這一夜》,是08常聽的歌,那是張雨生在94年的歌。張雨生是誰?那是發掘張惠妹的音樂奇材,台灣的著名音樂人,英年早逝,撞車死的。黃舒駿為他寫了另一首《改變1995》,像在呢喃地向好友拉扯訴說世界的變化。對於喜歡的人,只要他能活著就好。

星期日, 12月 28, 2008

2008:今天,我願你們平安

再忙,還是要寫回顧,因為2008年,無疑是一齣大片。

看《安裕周記》,作者說「三次看到這張照片,三次都鼻頭發酸」,記得這張照片刊載當天,所佔篇幅更大,震撼力應該更強勁吧?然而經過時間的沉殿,照片的力量,正如安裕所說,又再在眼眶與鼻子裏落了重搥,還是會微熱,還是覺得酸。512,四川大地震,對於13億人口的大國,若沒有從根本性去動搖那過度物慾的心智,那一場天災,不過是投進歷史洪流的小石子。但是,2008年將盡了,有啥改變?有的是一張張強辯好鬥的嘴臉。

看著周記首段那張長長的學校名單,細心找出綿竹市五福鎮的富新第二小學的名字,又是一陣痛,因為我親臨過那裡,當時捧著孩子的遺照的家長們,至今安好?天增歲月,孩子卻永遠長不大,討回公道了嗎?相信沒有吧?要討的討不回,卻甩不掉半輩子的傷痛與思念。那些影像,一直在腦海中流轉。6月1日國際兒童節那天,看著父母的淚,他們失去了一孩政策下那唯一的孩子,就算不是唯一,都會是唯一,因為每條生命沒法重來。遺照上的小人兒,陽光下是燦爛的笑容,他們聽不聽到,同學與母們的呼喚?如果能忘掉就最好,但記憶這回事,其實並不由人。

開放改革30年,豐功偉績都是有權有勢的人去撰寫,受歌頌的德行,受讚揚的勇氣,被重提的氣節,終站,都是看得見到繁榮。還有那句,30年來從朝思暮想,到自瀆式的以為實現了──「中國人站起來」!大國真的崛起了嗎?奧運時,挺起心口自認中國人,在三聚氰氨的浪頭下,不少人的胸口像女人僭建的假乳房般塌了下去。我習慣小胸,怕錯誤注射PAAG,才沒閒情去僭建,繼續鬧港,繼續愛國,但反共。祖國的人民,其實值得得到更多,而且更平均。

同日,有線在做一年回顧,又再看到兩張令人心酸的臉:蕭永方和陳兆龍。多少年了?香港不知多久沒有出過一致推崇的英雄人物,那惜那是短命的悲劇角色,每次重聽、重看那些片段,鼻子又一陣酸。

狂喜、狂悲,過山車般起起落落,那就是2008的主調。只要活著,還有未知的風景等著瞧。今天,我願你們平安。

======================
2008年6月1日 《明報》
《沒有主角的兒童節》
「別的孩子以後還有兒童節,但我們的孩子呢?今趟不站出來替他們討公道,下年就沒人理會了。」今天是屬於孩子的國際兒童節,這個在國內備受重視的日子,今年因大地震而添了新意義。災區以外的家長,有人把禮物錢捐出賑災;災區內的兒童,得到各方的關顧開解,助他們重展最可愛的笑面。但對於孩子死於豆腐渣校舍的家長來說,只能帶著孩子生前最喜愛的玩具,重臨那傷心地作出最錐心的控訴。

512大地震當天,綿竹市五福鎮的富新第二小學3層高的教學大樓完全塌下,壓死了127名學生。事發後,失去孩子的家長帶著沒有靈魂的驅殼在石屎廢墟中徘徊,後來各人逐漸帶來了孩子的遺照,捧在胸口上向別人訴說兒女的細微往事,眾人曾於5月21日進行大型祭奠儀式,又在坍塌校舍間前設置祭壇,內裏放滿孩子最精靈的照片,成為地震中最震撼的場面之一。

「我的孩子最喜歡打彈珠和下象棋,讀書成績很好,我會把他喜歡的東西都帶過來,到校舍跟他一起過兒童節。」紅著眼的張先生說,他那10歲零8個月的兒子張偉就讀四年一班,是全家的心肝寶貝。

張父説,喪親的家長曾抗議和企圖上訪,當地政政答應一個月後對豆腐渣工程給預答覆,「太慢了,就怕孩子討不回公道,枉死的。」張父表示,當地政府不想家長把事情鬧大,但家長們決定在兒童節進行悼念儀式,「我們會把孩子喜歡的玩具帶來,孩子雖然不在了,但今年不提,明年就更沒人理會了。」

另一名喪子父親楊滿堂,其12歲兒子楊偉讀五年二班,他與妻子鄧春艷每天都來校舍呆坐,想到孩子可愛處,眼淚又來了。「旁邊的樓房都沒塌,怎麼校舍反而塌下呢?兒童節我們一定再來,讓那些偷工減料的無良貪官、商人,看看自已做過甚麼!」楊父稱,除非政府能嚴懲貪官惡商,否則不會罷休。

據悉,當局為安撫家長情緒,昨日派出多名掛着「專家鑒定組」人員到場勘察,發現校舍柱位下只有磚塊支撐,旁邊的泥土既濕且軟,肯定沒經過加固工序。惟該批人員沒有說清自已來自哪個部門,亦沒說明代表哪個機構而來。

楊父的家距離樓校舍約一公里,地震中部份樑柱與牆壁塌下,變成危房不能住人,他卻冒險入內撿拾孩子生前的物品,終於拿回一整箱書本,另外還有楊偉去年得到的壘球第三名獎狀,以今他生前最愛玩的乒乓球、羽毛球及象棋。望着留有孩子痕跡的物品,楊父眼帶淚光地說:「他最喜歡語文科,成績最好是數學科,最愛看考腦筋圖書……這些東西我都會一直留下來。兒子生前常嚷着要買電腦,我就想待他大一點才買,但現在……」

對於政府計劃允許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庭再生育,楊父並無期望,「死去的孩子中,超過九成是獨生子女,我今年40歲,妻子32歲,現在再生,恐怕過幾年就因年紀大了無法掙錢,怎養孩子呢?」

一場地震,就這樣震斷了一個世代,令不少家庭從此絕後,當局還有籍口姑息那些豆腐渣工程的始作佣者嗎?

星期四, 12月 25, 2008

痛生良師──飯島愛的輓匾

中午,辦公室傳來一片似層相識的哀號,那種發自內心的悲痛,最近在周慧敏宣佈嫁給偽震時曾聽到,但這次力度更重,聲音更悲慘,那是來自即時新聞報道:日本AV界傳奇女神飯島愛自殺身亡,遺體發臭後才被發現,終身36歲。

原本還唸唸有辭說了要為周小姐守候一生的K先生,痛苦至面容扭曲:「哎吔,我的性愛啟蒙老師死咗啦!啦~~~啦~~~」幸好他沒鑲銀牙,否得太用力的話,大概會會咬碎,然後帶血吞下吧。若飯島愛公開徵集靈堂輓匾的字句,也許最多人提議的,就是「痛失良師」或「英年早逝」吧。好,趁一眾AV男正在傷心,未來得及寫Blog,我決定要搶頭啖湯。

我說,若論「好看、搶眼」,這位X點盡露的AV女,絕對應該拿來做頭版,因為她的江湖地位,早就超越一般「咸片女星」。很「可惜」,我沒看過飯島愛的「傑作」,無論是AV還是她那套自傳式的電影或書本,全都沒有看過。(喂,邊個有,錯來看看啦,見識下都唔拘喎。)

說到底都是女仔人家,還未有勇氣走到(老翻)專門店揀AV,但是,看了多年日本漫畫,早就知道日本的成人電影女主角都是「女優」,而不是《龍虎豹》式粗製濫造咸相,許多攝影名家更為AV女拍了極美的影集,而豁出去的女優們,她們都是「敬業樂業」,不是說沒有人被騙或被迫,但肯留下來的,或者自願「好趁青春留倩影」的女子,確有不少。

雖然對飯島愛的胴體沒有認識,對她的經歷亦只是略之一二,但我還是很尊重,甚至有點佩服她。脫,就要夠徹底,日本人有一種「在想某種領域做到最好」的精神,那曾經是過去、現在、未來的AV女優的希望,那種地位早就超脫了單純地的鹹濕佬性幻想對象。飯島愛能把自已最黑暗一面放在陽光下,那種勇氣只能在獨有的社會土壤下開花結果。試想想,若她是小農社會(陶傑語)下的脫星,最多只能做第九線以外的不入流霉星,最風光時刻就是賣XYZ芬蘭浴(地點可能在深圳)的廣告,怎可能登堂入室做亮相正經節目?日本人就是容得下異類(最好是同國籍的)的國家,這個對屎尿有時顯得迷戀,對自殺又浪漫化的民族,似乎特別能包容醜事,而且願意原諒。

飯島愛在28歲,即2000年出版了自傳《柏拉圖式性愛》,書裏透露了自已坎坷的身勢,她原來曾經是資優生,14歲離家出走後,經歷了被強暴、同居、墮胎、援交及整容,最後成為AV女優的經過,更大膽地揭露了拍AV時造假的情形。由於內容轟動加上人氣爆燈,立即賣出100多萬本,其後更被改編成電視劇和電影,一度掀起「飯島熱」。

試想像,這位在孫悟空劇集演過蜘蛛精的女優,她那萬人嘗過的胴體(視覺上),千人吻過的珠唇(綺夢中),孤獨地在屋內悄悄腐化,嘴邊最後流出的,可能是一條條屍蟲,唉,難怪粉絲們傷心欲絕。飯島愛的死,那樣悲慘地為傳奇的一生打上句號,只怕那種抑鬱不斷蔓延,:原來在傷痛中站起來,那種堅強是多麼脆弱,多麼不堪一擊,而死亡是其中一種解脫方法。只怕,「飯島熱」會變種,成為「飯島病」。

聖誕節,請大家感恩,別病倒。

P.S:上網找飯島愛圖片,赫然發現許多寫真圖像,早已在港產漫畫中看過,原來,飯島愛真的有許多電車男粉絲。

星期五, 12月 19, 2008

08年書單

年底,快要埋單了,書單本應在最後一天才列出,還有十多天可衝刺,難道不會多看一兩本嗎?但是我知道,到明年前我都該不會看「書」了,所以,今年的書單已算塵埃落定。

唉,單看書目,就知道今年是「荒廢」看書事業,其實連文章都寫少了許多,攪甚麼鬼的?當中原因有些可以說,有些永不會說。

少看書,但看文字的總數其實沒有減少,反而可能增加。原因是今年我完成了一項艱巨的「希望工程」,就是把積存了3年的《信報》都看完了,我想那位檢垃圾的阿姐年一定好開心,因為不斷收到許多舊報紙。報紙裏好看的文章比我想像中還要多,舊的未去,新的又來,到12月初,總算把截至今年11月前的報紙都清理掉。記得在年初期間,乘車時常拿出06或07年的「史前」報紙來看,紙邊封塵發黃,背包內滿是舊報紙,旁邊的人一定以為我是傻的(猜中了)。

看一份《信報》,花的時間要較其他報紙還要多,因為要看的專欄太多了,雖然看書的時間少了,但得著卻不少,尤其是金融海嘯初來時,正好要清理去年底和今年初的舊聞,見到那些報導,股市還是牛氣衝天,真是仿如隔世,那些數字,現在看來是天慌夜譚,當時卻是充滿希望......人生,大起大落,不過如一場夢。

書單中,個人較推薦章頤和的《最後的貴族》,有一種背負原罪的霸氣,描寫的人和事,還是值得一看再看。另外,他很喜歡《帶一本書去巴黎》,聽過這本書很多遍,真有百聞不如一見之感。若你明年只想看兩本書,這會是不錯的選擇。

《權力遊戲》Hedrick Smith
《布赫迪厄社會學的第一課》Patrice Bonnewitz
《孔子的敵人》、《是有點狡猾》卓韻芝
《別當正常的傻瓜》Christopher K. Hse
《安藤忠雄論建築》、《安藤忠雄連戰連敗》安藤忠雄
《生於天橋底》黃偉文
《目送》、《沙灣徑25號》龍應台
《一的力量》Bryce Courtenay
《下一個十年》陳冠中
《經濟殺手的告白》John Perkins
《帶一本書去巴黎》林達
《最後的貴族》章貽和
《柯比意 城市,鳥克托與超現實主義》徐明松

還沒有解釋為甚麼近日不會看書,因為還有個多月的《信報》要看,另外,還有約1年的《明報》星期日副刊在追趕着,以及許多平日順手留下的舊報紙都等著清理,唉~~~若能在農曆年把想看的清理掉,我就會覺得自己好叻啦!

嚇人新詩系列(6):偽偽震的情詩

你還愛我嗎?

愛妳等如愛我,

愛我就讓我愛她,

愛她別讓妳恨我,

恨我等如妳愛我,

愛我愛妳又愛她。

星期四, 12月 18, 2008

都話咗周慧敏走唔甩

倪震宣在求婚成功,與周慧敏結婚,消息震動全城,包括我身處的辦工室。

男同事小F說:「我撐倪震!」即時惹來一片噓聲。

然後我說:「我都撐倪震!」又再噓!

這是一個誰更需要誰的問題。若周慧敏遇到一個萬分珍惜她的人,童話故式落幕,這台戲才不好看。但他遇到的是一個花心才子,懂得偷食,都說,這才能突顯「玉女」形象。所以,她注定走不掉,她需要他,多於他需要她。當初周慧敏與倪震分手後,倪先生迅速與其他女子在一起,周慧敏只有露出半個籃球癡癡等待,走不遠,直至男子回頭。這次,閃電結婚,呵呵,誰困住誰?

浪子是否最後一次啜女?我開盤,no,1賠0.5;yes,1賠1千,誰敢下注?

可以預言,流著倪匡骨子裏的風流血統的倪公子,最終的太太仍會是周慧敏,但情人呢?過去、現在、未來,仲有一大堆。

我撐倪震,只因他早被看穿,夠真,真係賤,明知佢賤還要愛,真好是好女子的「偉大」之處。就此宣布,一眾磨拳擦掌的男fans,你們無行啦。但靚女們(最好後生兼野性),機會還在。

星期五, 12月 12, 2008

玉女與浪子

周慧敏與倪震分手,許多人都拍手叫好。大家都說,那是「好女孩」遇到「壞男孩」,分開,可能是最好的結局。

兩個人的公開信同時發放,事件在辦公室引起陣陣哄動,大家圍在一起猜想,是真分手?假分手?引疚分手,到底在懲罰誰?

我想起李英愛與陳冠希。一個是韓國聖女,一個是港產賤男。但是,若問各位女士,你會希望跟賤男在一起嗎?就算只是短暫時光。有些人恨得咬牙切齒,有些有心存猶疑,最多人是立即說好,可以試試呀!試,當然不是要當淫照女主角,而是跟這位浪子型的男子約會遊玩,一定很開心吧?然後呢.......有沒有下文?每位女士都有不同想像吧。

至於李英愛,太過聖潔了,高高在上,一塵不染,可望而不可及,就算她變成小女人,都令人有一種拘謹感覺,甚至想窒息,就是太好了,令她的伴侶汗顏。所以,若問許多男士會不會選擇這位「好女人」,大概許多人都耍手擰頭,然後說:「宋慧喬又唔拘!」你就想!

周慧敏呢,玉女掌門人,還達不到李英愛的境界,是許多中生代男子過去和現在的夢中情人,許多男子都說若有她做女友,願意死心塌地。可惜,現實中這種女子,又乖又純又靚又好(若媒體呈現出來的形像是真實的話),往往都是浪子垃圾桶,是用來糟蹋的,只因為..........太正經的人,其實幾悶,尤其是她的另一半,被太多人提醒:「你個女友那麼好,不要有異心啦!」人在壓力下,往往容易出軌,若是有才華(起碼有些人會認同),樣子又不俗,加上有點點文氣(或許有人不認同),當然迷死女。

被迷死的,肯定包括周慧敏,多年來的偷食,她都能忍辱負重,等於在不斷地加深癡情玉女形象,倪震愈壞,愈值得她愛。這次的分手,最受傷的,的確是她。肯定的說,故事還沒有完結,他倆肯定會拖拖拉拉,無論身邊有誰,就是擺脫不了對方,若真的分手,女方受傷更重。可憐嗎?感情事,願打願捱,別說誰浪費了誰的青春了。

星期五, 12月 05, 2008

無恥老闆‧無恥報

p.s:自從這篇blog文貼出,發現本卜的瀏覽量不尋常地上升,即係平日得一兩隻烏蠅,近日多咗兩隻白紋伊蚊,而且收到幾位無聊(或者無間道)朋友「關心」,問我家居門口想要甚麼顏色,怕我恐遭遇不測。需知道,小人自然欺善怕癲,我都好怕傻人發現,唯有屈服,大量刪改本文內容。即係話,原來我都好適合在無恥報工作,絕對係人才呀,家下亂世,有機上位呀!主席,請唔請奴才呀?

總之,經刪減後內容如下,邊份係無恥報,邊個係無恥老闆,自己諗諗啦!

看過、聽過、體驗過許多傳媒界的人和事,哭過、笑過、平淡過、沉悶過,一直都知道,某個有「傾向」的傳媒機構(為免惹官非,只係匿名)的傳媒機構,那裏的氣氛、制度和風格,絕對配得無良、無聊,以及......無恥!但想不到,正如同事K先生的msn排頭所形容「無恥到巔峰!!珠穆朗瑪峰!!!!」。

看到別人的慘況,身邊人發起「無恥報運動」(都係o個句,怕俾人告,唔敢開名),參與者要起誓,從今以後絕不付錢買無恥報。而其他人亦紛紛發毒誓,精彩節錄如下:

K先生:我用人格同下半生的性能力發誓!!!!就算世界得番一份報紙, 我都唔會買無恥報!~!!!!

卜主:我用終身幸福保證,就算轉行同瞓街,呢世都唔會為無恥報打工。

舊同事W先生:我寧願抱埋兩個仔同老婆一齊拎綜援,都唔敢入無恥報!

好友C小組:以前衰過一次已經後悔一世,若果再衰第二次,我怕我唔原諒自已,一定唔為無恥的動物老闆做打手。

舊同事why先生:俾十萬一個月我都唔做,怕袋唔實,折福。

路人甲:嗰間公司仲猛鬼過猛鬼屋,唔知邊個係人,邊個係鬼,若果想變鬼先會去,我唔想死住。

星期三, 12月 03, 2008

型仔騎呢戲:《CIA光碟離奇失竊案》

嘩嘩嘩,George Clooney+Brad Pitt,兩大國際級型男拍埋,加上CIA牌頭,仲唔係攻於心計兼緊張刺激的奇案片?單看卡士和戲名已一定要棒《CIA光碟離奇失竊案》場,噢噢噢,因乜解究兩位型男咁騎呢,但又出奇地過癮。

呵呵呵,Brad Pitt竟然係白癡健身教線,頭腦簡單,郁身郁勢無時停,睇戲嗰陣,真係好懷疑呢個係好似好似Brad Pitt的冒牌男星;然後到George Clooney,雖則係陀槍法警,好似好威好型咁,實質係好醜通吃的情色狂,連健碩中女都唔放過。至於劇本,真係幾絕,CIA喎,原來好兒戲。

哈哈哈,試問香港一眾型男偶像,夠唔夠膽接呢種角色?仲要演得咁投入,投入到令觀眾可以完全拋開《Oceans Eleven》的超級型仔形象,然後諗起佢o地都會笑。走出戲院,我淨係諗起一位港產型男──梁朝偉,諗起佢在《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的騎呢角色,嘴唇變成「孖潤腸」,冬天流流,食蠟味係時候.......

Brad Pitt喎,係咪睇幾耐都仲以為係冒牌貨?

星期二, 12月 02, 2008

嚇人新詩系列(5):一線之隔

生和死
哭與笑
晴天跟雷雨
理想和現實
天堂與地獄
.
.
.
辭職和炒魷......海嘯之下,一路走好。

星期一, 11月 17, 2008

寂寞就如灰塵

憶蓮是一位很獨特的歌手,情路不算平坦,最初陳輝虹,後來的許愿,女兒的爸爸李宗盛......大家對她的歌聲背後的故事就不是太關心,令她能成為少數可以把私生活與演藝事業分離看待藝人,怎說也是福氣。

總覺得,對都市人來說,憶蓮的聲音有種輕輕柔柔軟軟的感覺,感情與理性的(熟)男女,同樣會很喜歡,甚至有一種心靈治療的作用。

不同的心境,有不同的選曲,近日愛聽的,是《寂寞流星群》:

「曾經 寂寞就如灰塵
佈滿躍動的心 連沉睡也發出聲音
曾經 付出氣力光陰
拼了命要握緊 毫無用處的奢侈品」

填詞人是林夕,那是關於無法得到的愛情,不如意事,真的多如灰塵。
歌詞美得像一幅畫,想起梵谷的《星夜》,他生前從來沒得到死後的光輝.....

星期二, 11月 11, 2008

漫畫害人

唉~~~~漫畫,害了我絕大半生,因為幾歲大就開始看,記得是二年級吧,那時大概得7、8歲,許多字都不懂,是喝打打殺殺的港產漫畫長大。然後,當然是貪精厭悶,投向日本漫畫的懷抱。除了花錢和時間,我這位受害人,真的被害得好慘!

首先,教我游泳的帥哥,叫大和圭介,那是安達充漫畫《Rough》(我最喜歡)的男主角,他是游自由式的,很型,就是我就跳下水,想像他的泳姿猛潑,最後當然是幾呼浸死,喝了幾個泳池分量的水,姿勢還是走了樣,而且也不懂換氣........即是....依然是旱鴨子。

然後是窪之內英策的《天外福星》,裡面的外星人十分喜歡吃薯片,那整整一個月,就吃了一生人該吃的薯片,弄得臉上生了許多痘痘。近日金融海嘯下,看過《神之水滴》與「島耕作」系列,內裏有大量談紅酒的內容。這次是酒......斃~~~~~!

對於酒的記憶,是未懂性時,大概是3、4歲吧,那時還住在新界村郊的木屋,那晚肯定是特別節日,家人圍在一起吃飯,還未懂牙擦擦的我,拿著暖水壺的鋁蓋,一直在喝孖蒸,情景與味道,記憶至今仍很鮮明。那晚一定喝了許多,按理,我該有天份成為千杯不醉的酒徒吧?

可惜沒有經過專人訓練,也沒有持續地偷飲阿媽的燒酒,長大後只能喝一點點雞尾酒,但感覺還可以。近年則因為患過急性肝炎,應該是不能喝酒了,但看得漫畫多,躍躍欲試,點知一試就出事......

周六晚上,同事拿出一瓶聽說很醇的紅酒跟大家分享,在下班前,我用小茶杯倒了大約兩湯匙的分量,就只是一大口而已。誰料喝下去,臉色在一分鐘內變紅,然後心跳加速,開始傻笑,幸好K先生不在,否則難逃他的相機法眼,醜態無所遁形,將是大慘劇(他最近拍了一輯友人醉酒後的照片,若公開,足以釀成血案)。十多分鐘後離開公司,臉在寒風發熱,開始肚痛......如是者,3天內不斷肚瀉,還未痊癒之際,今天又開始頭痛,雙重夾擊,仲有啲發燒添,想死!

上網找資料,有人也有同樣疑問,但相信是個別問題,下次有機會時,要不要再試喝呢?做人要認命,我這世人註定要做comics victim了。

星期二, 11月 04, 2008

財經補習班

也許該慶幸,因為家門不幸,我連一手匯豐都買不起,所以面對升跌市都可以作為旁觀者,否則以我的急躁性格,面對這場海嘯,肯定多多錢都輸光。

也許該慶幸,因為早年遭小人迫害,被迫要面對那些財經新聞,因而要急補經濟知識,可惜對金融股票的數字提不起興趣,卻開始愛看經濟理論的書本,當然是要趣怪內容為主,又不是要讀書考試拿學位,沒必要令自已太辛苦,但是愈看下去,卻覺得愈有趣。

後來成為《信報》的忠實讀者,但基於環保(實質是慳家),一般都是等朋友看完後,定期再拿那些「隔夜報紙」給我,但因私務繁忙,那些報紙往往是變得發黃還未看完。今年初用了個多月時間清理過去3年(嚇人紀錄,好像拾荒婦)的舊報紙,但後來又再累積起來,現時又有過百份發黃報紙放在廳中角落,已經成功培殖了生命力頑強的新品種蚤子,真是功德無量。

近日決定要在新年清令家居回復淨土(恐怕難以如願!!),於是又拾起報紙細看,噢!才發現朋友以為我不看《曹仁超日記》那一疊,所以都抽起了,唉~~~只好在網上再找來看,雖然內容大都是「過時」了,但智慧卻沒有落伍,尤其是海嘯之前,值得太家細意重看。

以下是曹仁超對金融名詞的新解:

基礎分析:係分析員用盡方法去解釋個市點解唔會跌,但個市仍然係咁跌。

機構投資者:就係o係跌市中仍大手拋售o既人,我o地叫佢地做機構投資者。

衍生產品:就係你唔識,但係就可以令你輸錢o既工具。

Market report:係大經紀行向客戶解釋點解你會輸錢o既報告。

財務管理:輸o左錢後,3個月先至話你知。

P/E(市盈率):係用舊年純利幾吸引去呃你入局,然後明年純利大跌,P/E大升。

止蝕沽盤:通常都唔記得做o既事。

技術分析員:講就頭頭是道、做就損失慘重o既人。

股神:只o係牛市出現、熊市消失o既人。

上升軌:通常o係「過去」走勢中先至搵到o既趨勢。

對沖:自己都唔知應該睇好、睇淡o個陣;同時沽出o個隻已升股,買入隻日後大跌股o既行為。

專家:累你輸錢後,仍有好多理由解釋o既人。

相反理論:即係我唔同意你o既睇法,又唔知點駁你o個陣o既借口。

星期五, 10月 31, 2008

後花園

喜歡海豚,其實也喜鯨魚,但在香港要看鯨魚,較在海到碰鯊魚更渺茫。但大澳海域就有獨特的中華白海豚,只要乘小艇在近岸處走一圈,好運的話就能看到,半小時的船費才不過是20元,數年沒加價,實在便宜。

大澳已經成為我的後花園,可以逛的地方實在不多,但就是喜歡那份寧靜,尤其是閒日,遊客少得可憐(對商戶來說),我就能成為得益者,享受鬧市中久違了的閒適。

從東涌行救援徑到昂坪,然後坐15分鐘就到了這個小樂園,吃過海鮮餐,很久沒嘗過帶有海水味道的魚了,僅是清蒸已非常美味,另外還有蝦、蟹和海螺,售價都是超便宜的(尤其是跟西貢比較)。吃飽了就繼續逛,沿僻靜的海豚徑走到山上,吹著微風,望著平靜的海面,倏地有白色的影在海面浮起又沒落,原來真的可以看到海豚哦!

到了大澳就成了餓鬼,街頭有炭燒雞蛋仔,另一邊則有隱世茶果,都是用柴火燒成的,每個才3.5元,可惜到了下午就賣光,只好下回趁早了。臨離去前,還是要乾掉豆腐花和豆漿,然後對自已說:下次再來吧。

星期二, 10月 21, 2008

萬人迷K先生

公司裡一名當夜班的保安員,總愛叫同事K先生做「碧咸」,歇後語是「萬人迷」。呵呵~~~這位外表不帥的男子,憑文筆、個性、滿口粗言及愛煙嗜酒的特點,的確吸引了有不少粉絲,從3歲到80歲都「中招」。

而我,決定也要加入「萬人迷K先生後援會」,噢,漏了形容詞,應是「冒失K先生」才對。令我著迷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大懵經歷,幾乎要替他著書立說。

話說,繼上一回他在巴士上狠狠地拋棄價值逾萬元的靚相機後,由於快要到台灣的墾丁旅行,在猶疑了一陣子,思量要不要在金融海嘯下豪擲萬金買新相機?後來他在網上論壇看到,有許多人訴說了約值3萬元的Nikon D3相機的後,明白到「我都唔係最慘o個個」,便狠狠地買了D90及靚鏡頭的相機套裝(借來用下得唔得?),開開心心準備出發,一心希望籍墾丁美少女來療傷。

誰料,最慘的,原來尚未來臨......需知道,K先生貴為祖國出生的「舊移民」,雖然持有特區護照,但始終不是土生土長港燦,去找馬英九訪問抑或看陳水扁受審,都是需要簽證的。早在出發前,他明明已虛心提問,亦有人好心提醒,叫他先在港拿簽證。但他還是誤信纔言,未做簽證就膽敢上機。

下場?當然是原機遣返啦!聽到這個消息,對比自已過往去旅行的血淚史,得出一個結論:終於有人慘過我!那種感覺,就像他知道有人不見了更貴的相機,或者銀行那些師奶股神,聽到有人蝕得更錢時,是有少許痛快的。

這個故事教訓大家,若非在香港出生,去台灣時,記得拎簽證呀!
圖為高雄六合夜市,K先生原訂與豬朋損友從高雄再到墾丁,原機遣返後,只能轉戰一個人的長洲,聽說是去插沙......

星期日, 10月 19, 2008

當生果金=迷你債券

約10年前,當DVD機還是奢侈品時,一位朋友在羅湖商業城購入一部「DVD影碟機」,但發覺只能播VCD。朋友返回店舖交涉,誰知店員理直氣壯說﹕「這部機是由一間叫做『DVD』的公司製造,只能看VCD,機件沒問題,恕不退換。」朋友大吵大鬧後,最終還是死死氣自認是羊牯。

萬料不到,羅湖商業城式的撒賴招數,10年後竟在香港的立法會議事廳一再重現。先有證監會行政總裁韋奕禮說「迷你債券」只是投資產品「品牌名稱」,不同機構產品可以不同名,市民只按名購入,他會覺得「好驚訝」;然後是行政長官曾蔭權(相關)指生果金的敬老原意已被扭曲,變成一種生活津貼,所以申請者要入息審查。

哦,原來「迷你債券」不等於「債券」,生果金等於窮長者的生活津貼,按如此邏輯推算,生果金就可等於迷你債券,皆因迷債受害人年老時可千方百計申領生果金,然後當作「利息」,阿Q地自我安慰一番。

聽到如此歪理,不期然想起十多年前讀過的Ways of Seeing,台灣版譯作《觀看的方式》,香港版於一九九一年由商務印書館印製,卻曖眛地稱為《勢與藝七篇——觀賞的觀念》,書名聽起來既難明又弔詭。

這本書的英文初版於1972年面世,以英國廣播公司(BBC)同名電視節目為基礎而伸延編寫,被視為藝術與文化的重要入門書。薄薄的書只有百多頁,7個章節當中,其中3章全是圖片,其餘4章則以文字輔以大量圖片,引發讀者反思與質疑「看事物」的方式。

英文版封面是超現實主義畫家瑪格里特(Magritte)的作品《夢境之鑰》(The Key of Dreams),四種具體的事物被冠上不同的稱號,馬頭是「門」,大鐘是「風」,水瓶原來是「雀鳥」,只有旅行箱算是名稱「正確」。這樣的一幅畫,正好切合現今香港的詭辯氛圍,作者提到,觀看先於語言,大家透過觀看才確立自己在周圍世界的地位。但人們觀看事物的方式,會受知識與信仰影響,而「見到」與「知道」之間原來從不一致。

正因如此,主觀的「知道」與客觀的「事實」落差極大,這本小書有助讀者培養批判的眼光解讀高官語言及政策詞彙。

現成的考題是﹕特首一方面迫令銀行限時處理迷債問題,但被問到會否處罰失職的財金官員時,這位「老人家」堂當黑面(各大傳媒用語)說﹕「現在不是問責時候。」那哪時才算適當時候?限令特首在3分鐘內回答。

Ways of Seeing
作者:John Berger

中文版:《勢與藝七篇──觀賞的觀念》
譯者:戴行鉞

星期一, 10月 13, 2008

嚇人新詩系列(4):美術課

來,上一堂美術課

白色:恐怖
黑色:幽默
藍色:憂鬱
黃色:思想
紅色:革命

青:光眼
白:內障
橙:皮紋
紅:斑狼瘡

身體、思想、前後左右,有多少顏色?

星期六, 10月 11, 2008

遺照

聽到你一去不返的消息,心裡傳來一陣抽搐的痛。

曾經,我們日以繼夜地緊緊相隨,去到那裡都在一起,在飛機上入睡了都要把你抱住。

我知道,你只是一場暫借的美夢,我們只能在段短暫的旅程裡有過偷歡似的時光,但卻是那麼地愉快、窩心,幸虧有你,替我記住了那麼多難忘場面與壯麗場景。

我知道,旅程完結後你就屬於他人,但我以為,往後的日子總有機會多看你幾眼,總有機會再撫摸你多幾趟,或者,下次出遊時再找你作伴。

可惜,你跟錯了一位粗心大意的男人,他雖然也是深愛著你,但終於逃不過冒失王的宿命,終於,在漆黑的夜裡,你們在那118號的巴士上決絕地分了手。那時候,你是否拼命地想叫喊,叫那個無情的男人回頭再看你一眼吧?可惜,你那墮地的聲響,他聽不到。

現在,我只能在舊日的相片中(其實也不是很舊,才不過是上個月的事)重看你的丰姿,回想把你捧在手中的感覺,噢,是多麼的實在,曾經這麼近,現在卻那麼遠,真令人唏噓。

但願,你能碰到另一主好人家,好好地珍惜你,讓你發揮所長,把看到的美景一一留住。

文本解讀:冒失王同事K先生,昨晚在旺角下車時,把價值逾萬元的相機組合,當中包括Nikon D80和TOKINA 12-24mm鏡頭,遺留在118號巴士上。那部相機跟我去了印尼,當然不捨得寄倉,整個旅程都珍惜地使用著,誰料從此遺落凡塵,聽到真的好心痛,希望有心人能交回啦。幸好他願意借裝備給別人,總算是盡用過。

聽K說,他在今年內已是第4次遺失相機,涉及款項近2萬元,跟在他背後慢慢執,除開每個月都有千幾蚊,實在十分和味。喂,你快點買新機,我派人跟尾,睇下幾時有得執。

以下是該部相機在印尼North Sulawesi小島Bunaken拍下的「遺照」,願與K一同悼念。








星期一, 10月 06, 2008

Autumn in Amanwana



原本會在印尼度過16天,可惜遇航空公司不熟,旅程減壽了一天,扣除出發和回程,實質只有14天。兩個星期裡,除了來回香港的國際航班,在印尼境內搭了6程內陸機,還有多躺的船和兩晚長途車,短途(1至2小時)的巴士更是不計其數,可以想像,路途轉折奔波,實在不是豪玩豪食的豪華團,但凡事都有例外,只因我們其中3晚入住了連企業管理大師大前研一都讚口不絕的aman resort。

我們乘坐水上飛機到Moyo Island的 Amanwana,2位機組人員,1位接待職員,只有4位乘客,各自佔據着窗口位置,從不太高的高空望着水海與陸地在腳下慢慢溜走,經過一小時的航程,就在小島的海上降落。碼頭旁的魚兒大概知道自己備受保護,所以都衝着飛機而來,既像驅逐入侵者,又似是在迎接我們。

全島的面積跟香港島差不多大,但大部份地區都保留自然的樣子,aman集團佔據了位置最好的沙灘,水清沙幼珊瑚多,沿着海岸線建了20間獨立屋房間。天幕式的房間,夜裏總能感受到室外的風聲,連黃葉落在篷頂上都可以清楚聽到,墜落後正沿斜面慢慢落下,有一種睡在大自然之下的感覺。我們在中秋節前夕入住,看着月光逐漸圓滿,日間是藍天白藍,夜裏是秋風明月,一覺醒來,一地是黃葉……從天幕微微的顫動,傳來葉子落下的微細滑動,沙沙~~~秋天就這樣地緩緩落下。

體味過amanwana,衝口而出的評語是:低調的奢華。
低調,但還是奢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