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2月 01, 2007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很久沒試看見早上的風光,這天被迫早起,重溫天還未亮便摸黑起床的感覺,感應著窗外的光線轉變,不用仰頭也知道,天空每一刻都在變。

早起的人有福了,畢意香港是缺乏繁星的晚光,夜幕的景致變化有限,但早上的風光卻是早起的人的獨有獎賞。這天我得獎了,看著瓣瓣白雲聚又了散,這天最少有個好開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