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2月 01, 2007

上山打邊爐

當月份跳到12,又是一年的倒數時候,不知從何時開始,喜歡寒冬多於炎夏,按理年紀大遇到翻風下雨天氣轉,理應感到很難受,但近年卻愛寒冷風把臉頰吹得冷冷的,還會故意把手伸出來,讓風吹得夠冷了,然後狠狠地讓放到臉頰或圍到頸上,朋友都說變態,我卻自得其樂,其實真的很變態。^_^

去年蟄伏了一年,久違了的郊外活動終於復活了,首個大型project,是說了整整兩年的「上山打邊爐」,計劃多時,終於成行了,地點是大嶼山的大東山。身為「煮」持人兼買手,日間奔波勞碌穿梭街市做採購,也許太久沒有試過買菜了,還是原料食物真的漲價得太厲害,發現食物真的很貴,而且質素欠佳,這就是股市樓市暢旺的後遺症,可憐我卻得不到甜頭,反而開支漸增加,窮呀!

有些想吃的食物始終買不到,但基本上也很豐盛,扛著非常沉重的大袋食物,似幹苦工多過像耍樂,在晚上終於出發,但其中一名新手成員,卻因突然要工作而把整個行程拖慢了,幸好也不是趕急,多等一會也不是太大問題。

談到這位新成員,相信穿梭商場shopping的話,行足三日三夜鬥志依然旺盛,可惜今次要走上一毛不拔的山頭,她果然發揮驚人「潛能」(即係嚇親人),甫從山腳往上走幾十步,在極靠近馬路、仍然聽到車聲位置,即起步不足3分鐘,竟然嚷著疲倦不適,無法繼續,嚷著要回頭歸家安睡。

凌晨時份身處大嶼山的山頭,怎麼會有去路?於是只好替她背起極重的背包,正如小學生首次去旅行,當然甚麼也「早有準備」,所以她的背包,真的不尋常地重。然後和同行友人沿途相陪鼓勵,停停走走,把時間大概拉長了4倍,終於走到目的地一間營舍的屋外落腳,唉,小腿好酸、好累。>_<

大家都餓透了,急不及待開爐燒水,當食物放滿地上,大家都嘩一聲叫出來,沒想過上山能吃到這種規模的盛宴,魚蝦蟹當然是指定動作,種類多多的丸子也不缺,精心保存的豆腐尚算完整,而且還有田雞、帶子、肥牛、大眼雞、薯仔、蕃茄......連蒜蓉和辣椒都是新鮮的。碰巧營舍有租客,那些中學生是為了看日出而來,晚上只吃芋頭、粟米和栗子,他們看到我要的陣勢時,都羨慕得眼睛發光。

辛苦過後,在寒風中吃著美味的食品,真的特別滋味,吃著吃著,大家一直在說:「好鮮呀,第二度食唔到。」把辛勞都掃光了。

飽餐過後就躺在睡袋裡等候黎明的降臨,其實躺下時已是清晨時份,亦是風吹得最猛烈的時刻,不夠暖,未能入睡。學生們看到我們像死屍的躺在外便,都感到好奇,不時拿相機來偷拍,然後嘻哈大笑,我們都不介意,還不時和他們揮手。直至6時許,肯定過不到日出,他們才喜孜孜地離開,我們則落得清靜,四周除了風聲,就只剩下那些熟睡的人如熊吼的鼻嚊聲。

其後太家醒來,延續了昨夜的盛宴,把剩餘的食物混公仔麵吃,又是一頓特別的早餐,然後才收拾細軟回家去。旁人也許覺得舟居勞動去吃這餐,何不相約在處,安安樂樂坐在一起吃呢?其實兩種感覺絕不相同,登山與下山,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尤其是看著四周景致跟石屎林大有不同,看著起起伏伏的山頭,就會發現人的確很渺小,而香港的郊區,真的很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