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28, 2007

展覽可以很潮

別以為一般博物館都是老土代名詞,近年康民署和許多策劃展覽的機構,都在默默地花心思吸引人入場,那些以世界級藝術品作招徠的項目固然受觸目,排隊看《清明上河圖》的人龍較與那幅長卷同樣壯觀。其實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項目都很具心思,其中電影博物館就是一個好例子,經常舉辦令人喜出望外的活動,早陣子電影節期間的「李瀚祥回顧展」,就曾掀起熱潮。

位於沙田大圍的文化博物館是另一處心頭好,這座以甚麼四合院為藍本的建築物,建成後備受一致劣評,但這些年來辦了許多討人喜愛的展覽,真的做到宣揚本土文化的責任,卡通、漫畫、新界傳統、文化節日......還有地踎才子品味展,以及「跨出博物館系列」,將香港玩具、懷舊海報放到地鐵站擺放,全部都很好玩。

剛收到的宣傳品又有驚喜,單是小冊子和CD-rom已叫人眼前一亮,搞展覽真的可以很「潮」,而最新的展覽就是「香港設計系列之潮──香港時裝設計」,會場會變成天橋,展現香港本土時裝設計的創意及多元衣著文化,參展者包括:鄭兆良、張路路、伊嘉、劉家強、劉志華、馬偉明、鄧達智、尹泰尉及楊遠振等,走進來的參觀者,反而變成行catwalk的模特兒,看與被看,大概是時裝的最大功能。

星期六, 8月 18, 2007

小兒科股災

一定有錄下來吧?銀行、股票行、香港交易所,應該都會安裝錄影機吧?若把今天的情景翻看一遍,肯定較電影更精彩有趣。

記得星爺的《喜劇之王》結尾裡,張柏芝因應不同情況做出各種表情;死老竇、中六合彩、生仔......今天股民就在短短個多小時裡,見識到何謂天堂與地獄。上下午共四小時的交易時間中,指數在19,387 - 20,761點之間擺動,波幅是1374點,但最終僅跌285點,震撼幅度遠遠不及10年前的金融風暴,但論戲劇性肯定贏盡,在短短約一小時內波動達1000點,絕對是空前紀錄。
就算對股票沒認識也可以靠想象,感受股民的心情:下午剛開市,上午跌了600多點,心驚肉跳的心情還沒平伏,在10多分鐘內,指數直插1200多點,冷汗忍不住猛流,有好幾個盲毛大概要暗自計算自己身處的樓層,或者偷看附近有沒有窗口,好等有需要時一個箭步跳下去。

愁雲卻在絕望有頃刻消散,一小時內突然狂升逾800點,還沒弄清是甚麼的一回事,又突然急跌了百多點......這時候大概會想,平凡日子的百幾十點算甚麼?感受著心跳隨指數變動,大家都變得有點瘋狂,又有些興奮快感,無論如何是狂升還是猛跌都好,只要是指數不要停下來。這種心理狀態,大概和等候莊家開牌的賭徒一樣亢奮。

那種狂悲猛喜,濃縮在個多小時裡,交易所的氣氛、人們的表情、電腦的按掣聲音、電話的響聲、互相交換情報、想哭、想笑、想死......在在都是人生。

有人說股災大概每隔10年來一次,97年10月21、22日,恒生指數連續兩天大幅下挫逾1200點,跌幅約9%;23日,恒指再暴跌1211.5點,跌幅超過了10%,收報10426.3點。若由回歸後的8月初計起,累積達23%,這才是股災!反觀貪次所謂股災,那邊廂的美股連萬三點都還沒跌破,真是小兒科!
這時候,我想起歐洲證券之父Andre Kostolany的《一個投機者的告白》,那是在二手書櫃中購來,但因為封面不引,一直擱在家中提不起勁看,直至去年底陰差陽錯才摸出來看,然後發現真的「有料到」,就像一個久經戰事、殺氣已被磨平的長者,孜孜地訴說著昔日那些引人入勝的經歷,幽默而雋永,而且很有文采。

這位被稱為「交易所的傳教士」的投機者,讓人認為投機非但沒錯,而且是必須的,但他所認知的所謂「投機」,與人般人所理解的卻有很大分別,而是很有道理。這些那些的種種,許多人都說過了,有興趣的不妨買來一看,尤其在這種時候,會對財經形勢很有感觸。

看書時,很羨慕Andre Kostolany能站在風眼看股災,可惜今天我要工作,否則一定會去證券行或銀行看看人生百態,有點遺憾。

星期三, 8月 08, 2007

不宜在公眾場所收看:《太公報》

幸好在別人的網誌看到相關消息,否則都不知道《太公報》已經結集出版,這份20年前在《玉郎漫畫》刊載的雙頁「報章」,其實是漫畫界鬼才甘小文的驚世傑作,叫一眾二字尾三字頭或以的香港市民魂牽夢繫,發夢都會笑醒,絕對是樂而不淫的集體回憶!

當年的《玉郎漫畫》明明是老少咸宜的一級刊物,但結集出版的《太公報》卻被當作「18禁」的刊物處理,五分一封面是警告字句,大煞風景,看來我們的社道德在淫審處一眾昏官領導下,近年的確大有「進步」!唯有當那是另類禁令,因為封面寫著「未夠18吋人仕不得拆閱」,那些官員夠長嗎?(邊度有咁長?自己諗啦)

在旺角找了半天,終於在遍遠的報攤撲到一本餘貨,那位中年報販大讚本人識科,又說說昨天才返貨,想不到這麼快賣完,還問我為甚麼不去書展買?我說沒有去書展,反正那些書遲早通街有得賣。原來報販亦是《太公報》的擁躉,看見這本書很暢銷,笑到見牙唔見眼,其實集體回憶一向值錢,只要懂得包裝,除了能創造財富,還有令大眾產生凝聚力和歸屬感,可惜政府只想把紫砂茶壺的餘垢盡力擦去。

在鬧市街頭就忍不住把書打開,哈~哈~哈~哈~旁人一定以為我是傻的,這本書絕對不宜在公眾場所翻看,不是因為內容「兒童不宜」(其實咸咸o地,趣趣o地,無傷大雅),而是笑壞人冇命賠!


星期二, 8月 07, 2007

花果山甩毛王

近期同事同業間的熱門人物,叫做「花果山甩毛王」,事緣舊公司每逢中午及傍晚都有免費水果供應,最常見是蘋果、橙和香蕉,偶爾有荔枝、龍眼和布冧,質素飄忽沒有保證,故筆者甚少費力爭奪。但不少同事「落力支持」,飛身撲前唔使睇係咁猛搶,當中尤以男士門最神勇,叫一眾靚太師奶退避三舍,可以預見,若超市廁紙大減價,他們肯定會成為最終勝利者。

某位頭頂發光的四眼中年男子,工作時腦筋手腳進入退化狀態,唔諗唔做最好唔使寫,但每逢阿姐推出水果車,他的嗅覺似乎較緝毒犬更靈,縱使正在埋首開會都會立即彈起,一個箭步衝到十多米外,幸好百一米欄賽事的盡頭沒有擺放水果,否則劉翔都要食塵。

舊公司早前已頒布法令,嚴禁持膠袋「採摘野果」,但反而成為該名男子的優勢。當他攝身進入人堆後,就立即施展「大衛高柏雞」的獨門偷桃手絕技,以超越人類的潛能徒手搶走超大量野果,然後還能扮作若無其事全身而退。返回座位時,他會從身體各處(即係邊度?自己諗啦)把「戰利品」翻出來,在桌面推起一座壯觀的「花果山」,而且沒有他肯首,旁邊的猴子猴孫絕不能觸碰到他的山頭,甚有美猴王孫悟空的風範,可惜他的毛髮越發稀疏,只配被稱為「甩毛王」,如此啜核的名字當然是「花名創作總監」CD(creative director)的傑作,真是創意爆燈!

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花果山,每逢放假時,我都會在家堆出一座山,當然與甩毛王的「免費午餐」不同身價,總認為人生能吃的quota有限,放假時份當然要食好o的。今天我堆起的花果山,成份有北京水蜜桃、美國車厘子、據說來自澳洲的小粉紅蘋果、「胭脂紅」石榴及超大南華利等,全部都是街市精選,很喜歡傳統街市的雜亂生命力,這種市井式的生活感,當老闆說「夠晒枰啦,多o左送埋俾你啦」,無論是真是假,都很窩心。

新舊交替

放假先o黎落雨,唔通個天都唔鍾意我?

剛旅行回來,翌日開始新工作,終於捱完一連11天的差事,身體疲累,心情尚可。有感冒徵兆卻沒空休息,原本就不好聽的嗓子,一直沙啞微弱,還沒有復原過來。新的崗位背負的職責與過去分別很大,不能任性或有個人主義,還要顧及同事的感受。朋友問壓力是否很大,多重作量和長工時都不是首要考慮,其實較害怕讓別人失望,只好盡力做好本份,或者連別人的份兒都一起努力。

現在是中午時份上班,這陣天都是藍天白雲,假如身處海邊又有些白色小屋,就能營造出地中海風情。這種時候,最好逃到海邊的陰涼處,望著海發呆,無所事事地浪費整個中午,然後度過一個漫長的黃昏。可惜特區政府連皇后碼頭的土氣風光都要盡早趕絕,在酷熱天氣警告下,連窮人都寧可躲到商場或避暑中心抖涼,又哪有閒情看海呢?倒是街上不時迎來「地中海」男士,額角把光線折射開去,為陽光增值。

上班時會想到海,因為新舊公司都能看到海,而且日落的景色都是超美的。以往是遠眺,工作時,單憑窗戶罅隙透入來的光線,多小就能猜到當天的日落景況,遇到是難得的美妙天氣,就會伺機拋下工作,以去一躺洗手間的時間,竄到天台拍照。現在的公司則能居高臨下地看海,走到幾步遠的窗邊就能看到美景,第一天就拍了照。離開老地方才三星期,發夢的時候,還會把兩種景色混合在一起,例如在舊公司看到新景色......
新的景觀層次很豐富,遠處還能看到獅子山的輪廓。

從舊公司的天台往外看,天氣好時就能見到「鹹蛋黃」徐徐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