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27, 2007

駕崩與逝世

九龍皇帝曾灶財的「駕崩」,與《竊聽者》男主角烏列謬希(Ulrich Muhe)的「逝世」,同樣令人傷感,同時看接到這兩則消息,感覺好像有些叫做「記憶」的東西,強硬地要從體內流失,但感覺卻更加強烈而鮮明。

曾灶財生前被別人當是草,死後卻能霸佔各大小報章傳體的主要篇幅,還成為部份報紙的頭條,許多庶民博客都撰文悼念,他臨終前戴上的文化桂冠,變成最後的「集體回憶」,看到報紙上他那對跛腿、潦倒而滄桑的容貌、落漠的神情,我竟然想起梵谷。到底皇帝的墨寶是藝術還是塗鴉已不重要了,因為這個城市己容不下第二位「皇帝」在如此多的公眾地方進行「刑毀」,在後無來者的情況下,他的墨寶肯定成為絕響。據說政府會設法保留僅存的「遺跡」,其實無須翻新,不用拆毀,由那些公物隨時間風化老去,不是更有味道嗎?若真心想保護港人的回憶,就該原址保留皇后碼頭,現在為時未晚啊!

從電影中認識烏列謬希才三個多月,除了到戲院看了電影,也重看了一遍DVD,扮演東德特工的他,原來曾經是被政府嚴密監視對象,其妻就是收集情報的秘密線人,難怪他演來入木三分。

很喜歡電影的最後一幕,劫後餘生的特工與遭受監視的劇作家沒有相認。當特工拿起劇作家的新書時,發現作者把書獻給代號HGW XX/7的特工。他拿起來付款時,店員問是否需書包裝好來送給別人?他說那書是送給自己的。

2 則留言:

Don 提到...

食環署話會盡快清除剩餘16幅皇帝墨寶...

Nobody 提到...

吓?咁有決斷力?真係好o野喎,若果食環署留力做下滅蚊或者清潔,咁香港就有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