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17, 2007

下崗的日子

應了大年初一吃魷魚的徵兆,我今天正式「下崗」了。

昨天是最後的上班日,乘廠巴回公司途中,以為會很感慨,但心境出奇地很平靜,平靜得像平常日子,甚至沒有特意留意窗外的景色,不知道那片偌大的青草地是否更青綠?一直很想找機會到那裡走走,若不是有鐵閘包圍鎖著,那絕對是全香港最壯觀的草地,應是野餐的絕佳場所(相片是去年拍的)。

提著「散水餅」回到公司,繼續做平常要做的工作,前天已吃了「解穢酒」,今天顯有點反高潮,次序好像顛倒了。一些好友同事查問去向,除了「量地」,沒法提供具體的方案。

告別的過程中,有幸看到許多人的真臉目,對於那些負面、樣衰的臉,大腦立即按了delete掣了,然後隨即「清理資源回收桶」,無謂浪費有限的memory;難得是有些不太相熟的同事說了些令人感動的話,「得閒食飯」可能是行貨,但說請我吃雪條肯定是實牙實齒的誠意,雖然因為剛喝了汽水而無福消受,但仍十分感激。這種時候,毋須說太多,一條沒吃到的雪條,代表一份不會融化的心意。

完成最後的工作,大家正在忙著,沒有刻意說再見,悄悄地離開,反正這種事在這裡經常發生,過去看得多了,只是今天由我來演,沒啥特別。在大門前見到過去的上司,我對她說這是最後一天了,跟她沿途談了許多,這位只共事過個多月的主任,不知怎的特別投緣,大家都說了真心話,又是一趟窩心的相遇。

沒有去吃消夜,沒甚麼慶祝或發洩的活動,像平日一樣直接回家,寫未寫完的文章,然後較平時更早上床睡覺。

第二天懶床不願起來,奢侈地享受沒有薪水的日子,卻覺得只是一般放假的日子,雖然不知假期有多長,但沒有太擔心,一切還好。

開始收拾凌亂的家,把堆成小山的報紙雜物放好,要看的書大概足夠看一輩子吧?一直不用工作也不錯,若果有錢的話。

晚上約了「舊」同事吃飯,大家開開心心的大吃大喝,曾經天天見面、並肩作戰的工作伙伴,這一刻變成朋友。對公司無甚眷戀,但對他們很有感情,不能再一起共事,是最大遺憾。

遠離發熱的廚房,有些事反而看得更真,那些傳言陸續浮現,由於已遠離風眼,聽起來覺得充滿黑色幽默,很有趣。這時候最好引用大契那句經典對白:「邊個係人,邊個係鬼,我分得出!」

最開心是接到我最敬愛的D上司來電,當時她身處台灣,還關切地問我為何離開。我坦白地說出一切,她用心地替我分析,並支持我的決定,又說若我想找工作,她可以代為介紹,很感動。在工作生涯中,遇到D是最大福氣,她是非常有實力而且難得敦厚的人,若將來有機會追隨她,我會毫不猶疑地答允。

5 則留言:

happy prince 提到...

那片青草地一點都不像香港,難道是將軍澳工業村?

不認識你,但時常瀏覽此網誌,希望你休息過後,抖擻精神,重新出發。

Nobody 提到...

謝謝happy prince,你真眼利,單看相片就猜到位置,你曾經看過那片草地嗎?

又肥又林 提到...

因為微涼那首歌,路過看到你個blog。再跳到這裡來。

我去年入過去那片草坡。
又靜又大。中間看到的大斜坡都好高。
真的好正。有空要去多次!

Chong 提到...

我前兩日都last day,有如英國佬倉皇撤退,上到車還怕執漏野,但心鏡也沒有平靜的奢侈,得快要面對與工作很不同的挑戰,既期待又有D驚!

雖然同一間公司,但我就同你好唔同,你對公司無乜眷戀,但我就有點相反。以我短暫的人生來計,加入這間公司也等於我的轉運,3年間我的得著遠比損失多。

弓中日一竹

Nobody 提到...

邊個話我對公司無乜眷戀?其實我好喜歡呢間公司,不過有時情況變得複雜,覺得離開,容易過留低o者,你估個個都係董伯伯咁有勇力咩?記唔記得佢講過,離開好容易,留低反而需要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