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03, 2007

頂!

不單只讀得書少,而且錢少、見識少、出門少,跟朋友聊起我在台灣入住的所謂「精品酒店」(Boutique Hotel),別人的反應都是「已經算好啦,我住過o個o的仲差呀!」這個世界,原來要鬥衰而不是衰好。

根據自己的膚錢了解,精品酒店該是不以豪華配套來包裝,而是想營一種「家」的舒適感的地方,面積不需很大,但一定要user-friendly和有氣氛。以這準則來看,我肯定上錯賊船!首晚獨自入住的「新尚旅店」,網上的圖片很美,很hip,又標榜是新開張,房價五折大平賣,打折後由1500台幣起。因為大多人受騙,客滿了,我們只訂到最狹少的房。

到達酒店大門,裝潢看來不錯,有點潮,搬運很李都要親力親為,果然有家的感覺。然後看到升降機前,有一台電動的滅蚊機,不斷發出「吱吱」響,地上滿是證明它「性能卓越」的戰蹟,即是躺滿了昆蟲屍體,而且夾雜著一隻兩吋長的大蟑螂,顫抖的大腿很肥美,但令人食慾全倒。

開門進房~~~~噢,從沒住過這麼「精緻」的房啊!除了一張大床以外,通道約兩呎闊,連細小的行李箱都不能好好打開,所謂桌子,就是貼牆式的板子,長約五呎,闊一呎多,雜物都沒法放得下,連小小的電腦notebook都是僅僅放得下,最可惡是笨重的椅子根本沒法退後,因為被床邊頂住了,我心裡也不斷說著:頂~頂~頂!

天花板很矮,冷氣不夠強勁,很成功地造到焗促的感覺,連上網的插頭都是廢的,我向服務員投訴,他堅持說是我不懂用,頂!浴室當然不會大,沒有浴缸只要狹小的企缸,連花浴的角度都不能調較,要我緊貼牆壁相就,頂!

睡睡醒醒間渡過了漫漫長夜,還有幾趟是熱醒的,終於捱到天明,快快換房間。因為y實際訂了五天房,幸好我在不知情下只多給了兩天房租,現在肯定要提早鬆人。換到了另一間更貴但稍大的房,所謂twins bed,其實是把一張大床「零距離」分開,然後舖兩套床單和被舖,通道還是狹小得不能打開行李,我們的物品都只能放到床上,晚上睡覺時就移到地上。最差最差的,是冷氣機風口對準那張貼牆的桌面,用電腦就無處可逃,沒多久就被吹得冷傷風,那些口水鼻涕,可一點都不精緻。從此這間旅館就被我列入黑名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