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02, 2007

我住石硤尾

不經不覺,住在石硤尾近六年了,見證著這區的轉變,雖沒有老街坊那種唏噓,但對於舊人舊物逐漸消失,總感到有點不捨。

石硤尾村還沒被清場封閉時,我總愛繞點路,故意穿過橙紅色磚牆走回家,然後八卦地探那些真的很老的老人是哪種生活狀況,房間是狹小到沒有人會想寄居的地步,是那種送給你、我、他也不會稀罕的面積,偏偏老人家卻自得其樂,畢竟這裡是蓄養縐紋的場所,那些風霜、記憶與街坊溫情,跟深邃的老人斑同樣纏身,難以脫掉。

現在一幢幢的大樓已人去樓空,有些團體趁著起重機還未進駐之前趕緊舉辦活動,18座的外牆高掛了巨大的海報,提示著匆忙過路的人與車,這裡正舉行《我住石硤尾》相片展,一個真正屬於街坊的展覽。所有作品都掛在鐵絲網上,參觀者明明跟大樓那麼近,卻因那張網而變得那麼遠;相片的主角曾經在這裡有溫暖的家,但都變成褪色的回憶,或者連相中人都不在了。
展覽期:即日至6月24日
地點:石硤尾村15-18座









3 則留言:

茂思.茂斯 提到...

正想走一趟看看這次攝影展,你近水樓台先得月,我得再等兩天呢

Nobody 提到...

絕對要去,感覺幾特別o架,尤其係前面係相,後面就係封住晒o既樓,普通影展冇可能做到咁強烈o既感覺。

茂思.茂斯 提到...

完全同意,光看你的相片就知道了,將影像置於現實之中,兩者的聯繫曾經緊密,卻即將中斷,這種張力難以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