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8, 2007

港人的歌:《福佳始終有你》

所謂愛港歌,甚麼《熱愛基本法》、《始終有你》,一向趕客,浪費公帑兼教壞細路。
所謂港式創意,許多都是建構於看不過眼的爛材料之上,很佩服RebuildHK的freemen,近年製作了不少出色短片,這次他拍夥博客林忌製作了極精彩的《福佳始終有你》MV,這首才是真正屬港人的回歸十周年金曲,創意澎湃,幽默感十足,但卻笑中有淚。
據說本周六又有另一首愛港歌登場,由唔認親生女的成龍拍夥劉華唱國語版,陳慧琳和容祖兒唱另一版本,又浪費納稅人的錢,認真福佳!

相關網址:每日一膠

我要不雅

據說,近日網誌界最潮的玩意,就是要達到「不雅」境界。為了趕上潮流,當然要湊湊興,實行以不雅為傲。對於淫褻物品審裁處的經典案例,印像最深刻當然是「大衛像」事件,真是笑死街坊激死藝術家,幸好高院法官有見識,發還雕像為老少咸宜的評級,否則肯定令全港蒙羞。

中文維基百科:1994年10月9日,《東快訊》刊登一個畫廊減價廣告,以意大利文藝復興巨匠米開朗基羅創作的「大衛」雕像作招徠,審裁處以大偉像裸露,評定為二級。高院大法官稱任何有理智的人均不會以「不雅」形容大衛像,指出有關裁決「難以理喻」,經發還審裁處重新評級後被列為一級。

星期五, 5月 25, 2007

Both sides now

數月前,MSN的朋友突然問我有間有一首叫〝Both sides now〞,我說有,就把歌sent了給他。那是Joni Mitchell的首本名曲,這位歌手我認識不多,只知道林一鋒翻唱過她的〝A case of you〞,她的嗓子較低沉而帶點沙,很不錯,風格也合胃口。

朋友收到歌後,說有點不對勁,他想找到是長一點、開首是清唱的版本。拜網絡發達所賜,很快就找到了,清唱版的感染力的確利害,寂寥的滄桑感縈繞心頭,歌詞對世情的無奈寫得很透徹。

這幾天整理電腦數據,偷閒再看一遍《Love Actually》,這是自己很喜歡的電影,Love actually is all around,何時看還是很感動,然後發現〝Both sides now〞就是在這套片中出現了,那是中年夫婦Karen and Harry的悲傷故事。

聖誕前夕,Harry跟Karen到百貨公司購物,Harry趁機到珠寶櫃台購買了一條貴價頸鍊,Karen發現了,一直以那是自己的聖誕禮物。拆禮物那刻也拆穿了真相,Karen得到Joni Mithchell的CD,頸鍊屬於另一個女人。從天堂直墮地獄,Karen在丈夫和兒女臉前只得強顏歡笑,然後借故走進房間,望著滿眼相架流淚,唱機一直著那首歌……她勉強地把淚抺去,別讓孩子擔心。師奶,就是這樣難做。

節錄部份〝Both sides now〞歌詞:
Tears and fears and feeling proud
To say I love you right out loud
Dreams and schemes and circus crowds
Ive looked at life that way

But now old friends are acting strange
They shake their heads, they say Ive changed
Well somethings lost, but somethings gained
In living evry day

I’ve looked at life from both sides now
From win and lose and still somehow
Its lifes illusions I recall
I really dont know life at all

星期日, 5月 06, 2007

A字的煩惱

都是英文名惹的禍,令我跟郭富城大概有著同樣的煩惱。英文名叫Aaron的他,十居其九都是手機電話簿的第一位,完全切合他愛出風頭的個性。可惜不是每人都認識一位叫Aaron的仁兄,於是英文名同樣是A字頭的我,經常被別人放在「第一位」,結果惹來不少麻煩。

首先是每天都收到錯誤撥出的電話,有時是誤按,更多時是手機受壓,自動不斷重撥,令我以為朋友有事,嚇個半死。然後是朋友的孩子最喜歡找我聊天,那些牙牙學語的未來主人翁,最愛把玩爸爸媽媽的手機,然後打電話來跟我做"line friend",為免傷害弱小心靈,我通常都會陪他/她聊一陣子。

最大問題是不斷收到無字短訊,許多手機就算上了鎖,有時還是會失靈,自動向電話簿的首個號碼發短訊,一分鐘可以超過30次,對機主造成重大損失。曾經有一位朋友數分鐘向我發出超過100個短訊,但我卻無法聯絡他,結果直至記憶體爆滿不能接收訊息,才打救了他。

近日有位身處在意大利的朋友又再「受害」,希望收費不要太貴就好,外遊的話,還是關調電話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