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2, 2007

至少還有你:《明日的記憶》

不明白這套片為甚麼只有兩間戲院放映,而且場數少得可憐。

很了解這套片為何在香港註定不賣座,中年人當主角的戲,在及時行樂的城市肯定是票房毒藥,誰會有閒情逸致去看?

老人痴呆症,是你和我常拿來取笑朋友/上司/同事/敵人的詞語,玩笑開得很平常,一旦成真卻很悲哀,尤其是患者曾經是了不起的人物,上天突然間把賜予的一切都奪回來,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不懂笑,只好默然流淚。

曾經患過白血病的渡邊謙,對疾病與死亡應有深刻領會,他飾演的廣告公司課長佐伯雅行,與日本打工族一樣,為公司獻出半生青春與汗水,突然發現自己的記憶急速地流失,如何面對茫然的未來?記憶一點一點地變薄,越想記得,越會忘記。

佐伯的太太枝實子(樋口可南子飾)的角色有難度更加有深度,她在丈夫的拼搏歲月默默地守住家庭,發現丈夫有病,她沒有離棄與埋怨,反而盡量笑著去替丈夫打氣。當佐伯因知道自己所患的病症而大受刺激,枝實子對他說會陪伴著他,那一幕的流淚眼對流淚眼,有種蒼涼的悲哀味道。

最深刻的一幕是佐伯某天沒有回家,天地茫茫,枝實子卻能找到他的去向。兩人在荒野中相遇,枝實子向深愛的男人露出放心的笑容,四目交投間,擴野寂然。若按照一般勵志片公式,理應來個happy ending,讓兩人拖手向前路闖;但這時候,佐伯卻忘了她,忘了眼前曾是摯愛的人。枝實子流著淚與佐伯「初次邂逅」,大家互說名字,他們的愛情故事重新開始。

回到家裡,特意選聽林憶蓮的《至少還有你》,這首絕對是這套電影的主題曲,林夕作品,以下是其中幾句歌詞: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
至少還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這裡就是生命的奇跡

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
就是不願意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我總記得在哪裡
轟烈的愛情通常都會被平淡的生活打倒,苦難也許不是考驗,而是穩定劑,正如《春光乍洩》裡的梁朝偉,最開心是張國榮跌跛腳的那段時間。愛情某程度上是需要與被需要,枝實子一直等待被需要的一刻,佐伯的虛弱,滿足了她的需要。

你有沒有忘不了的人?就算其他記憶全消失掉也不要緊,只要還能記得他/她就夠了。心中若有這樣的一個人,說到底都是福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