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20, 2007

校園舒特拉

Liviu Librescu (1931-2007)
美國學生的校園槍擊案,1人殺死32人,很悲哀,尤其是死者大都是前途光明的年輕人,他們遺照上的笑臉很刺眼,可惜來不及讓容顏添上縐紋。那位活得夠老的76歲猶太裔教授利布雷斯庫(Liviu Librescu),在納粹屠殺中活下來,在癌魔蹂躪下仍然堅守崗位,結果為救學生而死於槍下。

有些人他把比喻為「校園舒特拉」,將其英勇事蹟一再傳頌。兒子面對噩耗,沒有過份悲慟,沒有戴上光環,僅對外說:「只感自豪,不感意外。」

苦難可以沖刷出人類光輝,也可磨蝕人性與良知,往哪邊走就得看整個民族如何對待羞愧淒慘的歷史。利布雷隨歲月洪流闖蕩,對生死當然有自己的見解,在惡魔叩門的一刻,若他沒有挺身而出,大概會更加悔恨吧?

惡魔發射的子彈在人間爆出血花,利布雷以生命在血色花叢中撒下愛心種子,到底會長出怎樣的花?就要看人心如何領會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