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18, 2007

新年憶舊

小時候居於新界,雖不是鄉郊村屋,但過年氣氛仍較市區濃厚,農曆年前後總會聽到近近遠遠的爆竹響,像抑揚頓挫的交響樂,驅氣邪神鬼氣,讓人安心入夢。雖然港英政府早下禁令,村民平日也算有節制,但過時過節則定必大鳴大放,取其熱鬧與意頭,那些村巡警察自然懂得法外開恩,裝作看不到聽不見,大家也就相安無事。

過年時隨友人入村,村公所的長輩看到小孩就大派利市,還提供汽水糖果任吃,不會計較對方是否同村同族,但求人多熱鬧。那時總有人把一串特長爆竹掛在籃球架上,尾巴放在地面,點上藥引就爆過不易樂乎,紅色棉紙在空中高低飛舞,陣陣刺鼻的火藥味瀰漫空中,那種情境與氣味成為過年的記憶。可惜在回歸後港共當政,對同族人執法容不下一點人情,警員寬鬆反易惹投訴,迫使村民改用電子爆竹,或只敢偷偷摸放小炮,氣氛頓減。

那時候在過年前夕,就人在沙頭角偷運煙花到圍村私售,大家總知道哪裡可買到好貨,尤記得在年卅晚,大家在子時(深夜十一點)過後,就會興奮地放煙花和燒爆竹,豪氣的人家還會放椰子煙花,看見火舌衝到半空爆出燦爛火球,大人和小孩都很興奮。我們這些膽小又沒太多錢的小孩,就選擇玩穿雲箭、安全煙花和龍吐珠,由於站近夠近,而且是自己親手放上天的,總覺得較年初二的維港上空的煙花大演還要刺激好看。

才幾歲大的兒童怕危險,大都會選購沙炮和擦地炮。沙炮是用薄薄的紙包裹著混和了輕火藥的沙粒,拋到地上受到摩擦就會爆開,但不會造成損傷。原裝的沙炮袋中有谷糖滲雜,以防互相撞擊發生連瑣爆炸;由於每袋沙炮份量不多,不少兒童會把幾包沙炮隔去谷糠後集合在一起,有時玩得忘形,跌倒或坐下時壓著包包,一下子就會造成嚴重損失。

擦地炮則是一根根如火柴枝大小的固體火藥,放到地上用鞋底擦地拖行,火藥就會爆開四竄,最好是在晚上玩,那就會看到點點星光在快速亂撞,加上刺耳的爆裂聲,實在令人興奮。擦地炮雖無甚殺傷力,但仍可能對眼睛造成傷害,故需留意其游走方向以及早閃避。

貧家孩子或失業人士想賺點零錢,可趁新年期間作小買賣,或挨家逐戶「派財神」,即向住戶遞上寫有「財神」的紅紙,然後收取利市謀點甜頭。當年甚少門高狗大的私人屋苑,只要肯放下身段多走幾步,要過肥年不是難事,住戶亦不抗拒陌生人迎門,有時候收下紅紙後不給零錢,派財神者亦不會為難,反會恭賀說話,免斷其他人財路,故甚少被驅趕。然而近年小販管理隊日盛,加上不少公屋裝上大鐵閘自封,配以穿上制服的管理員,人情在樊籬內淡薄如水,財神不得其門而入,只得望門輕嘆。

1 則留言:

readandeat 提到...

我愛玩穿雲箭和龍吐珠,有時穿雲箭插得不好,打横飛出在前面不遠處爆,龍吐珠有時又會失靈噴不出。還有一種是降落傘,像火箭般直射上半空,爆後有一隻降落傘徐徐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