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2月 23, 2006

所謂慵懶

每日必經的通道,景緻很美。

我是一個嗜懶的人,最適合過無所事事的日子。上星期難得有一連4天假期,沒特別事要忙,打算以最無聊的方式度過。在放假前夕,精神上很亢奮,為了無事忙而亢奮,說出來也怕嚇壞人。

然後發現,所謂慵懶,其實是一道選擇題:不是無事可幹,而是可以選擇不幹。

打算清潔家居,誓要把儲了多月的灰塵幫出家門,從第一天拖到第三天,總算完成了壯舉;打算看幾場電影,滿眼都覺得是爛片,不看也沒有損失,就寧願窩在家看白痴的電視節目;打算與久未相見的朋友聚聚,結果除了自動「送上門」的三頓飯局,從頭到尾都沒有「主動出擊」。

每天都可以睡到自然醒,但閒下來的身體反而不用睡多久,在久違了的清晨醒來,想起中午可以再睡,便有了起床的動力,看見天空藍得容不下一絲雲煙,又被哄騙了出門,散步去,跟公園裡的阿伯打成一片,大家都是漫無目的的閒蕩者。滿眼是冬日的藍,清澄,愉快得笑了,阿伯以為我是傻的。

任由衣服雜物報紙書刊在廳中撒野,像蔓生的野藤在擴張地盤,連書也不想看,埋首在電腦屏幕,預算胡亂地蹓躂一番,偶爾打開一些陳年檔案,糕糟!那是潘多拉的盒子,煩惱與邪惡紛至……

明明可以不理,明明這是容許偷懶的日子,但因為有選擇,知道可以隨時停下來,便決定要把那些檔案都翻出來。能想像嗎?面對兩年來沒有整理過的相片,加上數百個文字檔,連同一些電腦漫畫,總容量逾40G,就像走進了堆填區,卻要把雜亂的物件好好分類。

直到凌晨仍在對著電腦屏幕,明明應該身心俱疲,卻不覺得累,因為有可以放棄的權力,反而更勤奮,帶著慵懶的心情去奮力幹,花了數十小時,終於把把案檔都分類和備分(不怕壞腦了 ^_^)……假期結束了。

到上班日,才發現那幾天睡得比平日更少,沒其麼時間閒下來,但心仍是懶,仍覺得過了一段閒適的假期。然後頓悟,慵懶,是題目而不是答案,只要題目下有多於一個選項,就能閒下來。

光速與靜止間,變化無限。
樹梢的翠綠間,透出冬日獨有的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