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07, 2006

影藝印象

知道它要結業,沒打算去送行,要談回憶,不一定要湊熱鬧,毋須趕著在那幾天寫,現在才來談影藝也不遲。

上一次到影藝看電影,是05年的1月,跟他一連看了《隔空殺人》和《露點的誘惑》,兩套片都不太好看,入場的人寥寥無幾,其中《隔空殺人》是韓國片,由人氣演員曹誠祐(《我的男拉松》男主角)和尚未走紅的池珍熙(大長今愛人)主演,暗黑而空曠的戲院就只有我倆,首次嘗到「包場」滋味,坐在一排排空椅子的中央,感覺很特別。當是銀幕上傳來撞擊聲時,突然有種不協調的立體聲效果,原來是外面在搬東西,也傳來「砰砰」聲,還真有點恐怖。對於影藝的印象,就只有漆黑裡的殘影。

關於這所戲院的記憶,很不「主流」,我記得那年跟兩位朋友去看寧瀛的《民警故事》,首次發現只要不談政治的國內電影,原來可以很好看,到現在仍記得戲中的情節和對白,翻查紀錄,那該是1995年的事。

然後是《濃情朱古力》,跟另外一個他去看,一套據說很能感動人心的電影,把我們悶得眼睛半垂,卻礙於怕被說膚淺而不敢立即說出來,後來卻發現原來大家「品味一致」。

坦白說,對於這所戲院,消失了也沒有太大感覺,畢竟影迷注重的,是電影,而不是場地,老闆要另起爐還不太難。對比起來,油麻地戲院可能更可惜,只恨我沒機會去見識,它就消失了。

2 則留言:

嬲記三文治 提到...

卻礙於怕被說膚淺而不敢立即說出來,後來卻發現原來大家「品味一致」...




哈哈哈 =)

Nobody 提到...

不喜歡卻沒有立即說出來,每個人都試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