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29, 2006

《On Paper》 @ 書得起

都是Don的好介紹,看完影展順道殺落銅鑼灣,到「書得起」看《On Paper》展覽,24件由香港插畫師設計的摺紙,當中包括鐵人三兄弟和Don都有參與,各有特色,值得一看。從那些作品中,讓人感到香港還有許多充滿創意的人。

可惜場地不太理想,作品放在階梯型的台上,但那是不能攀上的梯階,放得較高的作品變得遙不可及,連那些作者簡介都看不清。心裡頓時苦澀地想,這種情景,跟香港的創作生態還真相似。

縱然場地有限制,但好的創意不會被埋沒,摺紙作品現場有售,package(共24款)售$398,若我的家夠大,一定會把整套砌出來擺放。但我還是較喜歡獨立包裝的設計($38),密實袋的封口方式,循環再用的話,最好用來放牛肉乾?

很喜歡Don放在會場的插畫和作品,那隻木馬是最純真的童年回憶,為甚麼木馬也愁眉?

又是星加坡,書得起的老闆從星洲來港設計書專賣店,這裡的書種較PageOne還要多,而且大部份都可翻閱,遇到懂書的人,老闆會熱情的跟對方聊天,所以設計界的人都知道這書店。

為甚麼香港人缺了這種眼光與勇氣?

===================
《On Paper 紙 . 色 生活態度》@ 書得起
日期:11月13日 - 12月6日
地址: 香港銅鑼灣軒尼詩道
439 - 441 號香島大廈 1 樓 A 座



Leslie Kee 影展

不是為了郭富城那條被褪走的泳褲,更加與許志安露出的幾條毛無關(那只會趕客),去看,因為攝影師叫Leslie Kee,紀嘉良。

知道Leslie (即係我識佢,佢唔識我),不因為他是izzue的御用攝影師,更不因為他曾替眾多明星拍照,畢竟一般人的眼光只會聚焦在衣服款式和明星俊臉,背後拿相機的人,與我何干?知道這個人,只因他來自新加坡,出奇地,近年與這個小國特別有緣,那些新加坡朋友,總愛把成名的同胞掛在口邊,以閃亮的眼神細說對方的底細,Leslie就是其中一位讓他們引以為傲的對象(第一位永遠是孫燕姿)。

Leslie的影展名為「Super Stars」,被拍的都是名人影星,鏡頭背後,是另一位super star.

撇除紛擾的吵作與不滿,相片拍得真好!那些臉孔與肢體流露出對攝影師的信賴,放心地讓他擺佈,在舞台上高不可攀的人,變成攝影棚裡的模型公仔。看過這種相片,就會明白這是攝影師的show off,而不是明星的寫真集。

為甚麼一定要露肉露點?別理那麼多,好看最重要。相片都放得很大,一般有2呎 x 3呎,印刷得很仔細,毛髮與毛孔都能看清楚,但沒有色情味道,除非看的人戴了有色眼鏡。有說郭富城那張相很大膽,其實吳彥祖也差不多,兩人的體型線條表現出來的美感,有點文藝復興時期的味道。兩人與一大班半裸型男排在一起,排骨型的陳冠希反而變得突出,臉上掛著帶有稚氣而自信笑容,很難令人討厭。硬擠在當中的楊千嬅,仍然密密實實地表現其一貫的「快樂」,很閹悶,我覺得攝影師把她放在猛男當中,是有心整蠱。

至於許志安......他說很介意這張相被放出來,對比起影展的氛圍,他那張其實毫不突出,尤其是在他之下的,是一幅露B相,他的不滿頓時變得很可笑。場內許多女星其實更大膽,張柏芝、徐若瑄、名模Danielle都赤裸上陣,只差沒有露點。

要脫,該配合天時地利人和,看完這個影展,為那些沒脫的人,感到可惜。

Leslie選了他的偶像松任谷由實當影集封面,她看來真的很有「女王相」,不是霸氣,而是那種發從心底透到眼神的自信,相片的毛孔很清楚,沒用電腦「執走」是絕對正確的決定,否則就會淪為騙人的化妝品硬照,現在卻滲出一種很真實的生活美。能把偶像拍到這種程度,Leslie應該很高興。

另外的驚喜來自工藤靜香,她當年紅透時,美得像漫畫中主角,自從成為木村嫂後,一切氣質和光芒都消逝了,然而相片中的她,魅力再度閃現,很耀眼。

相片分兩層樓擺放,上層是娛樂版焦點,下層卻能看到更多的Leslie,從他的個人感受到成名經過,細意看完後,就會知道甚麼是「成功非偶然」。有些人認為他靠明星才能成名,反過來說,其實他的確能看出明星的另一面,那是攝影師獨有的眼睛。

生於小國,要往外闖最好趁早,熱愛日本文化的Leslie,十多歲就到日本闖世界,從讀書到攝影,一步一步往上爬,沒有專注與能耐,不可能在異地打出天下,紅遍亞洲後,即往西方走,現居於紐約,曾為不少知名雜誌拍封面,到了這個階段,該滿意了吧?但是,他還有未能拍到的人,那就是永遠站在巔峰的麥當娜。

有夢想,真好。

p.s:在低層見到王菲的相片,旁邊寫著很有意思的句子:
Wisdom
一切都好 只缺煩惱
你沒有錯 因為沒有誰做對過
每一刻都存在 不一樣的精彩
偶爾妥協 拒絕後悔

======================

Leslie Kee
《Super Stars影展及攝影集慈善義賣》
日期:11月25日至12月3日
時間:10:00 a.m. -- 6:00 p.m.
地點:香港堅尼地道28號香港設計中心
(金鐘地鐵站c1出口,香港公園藝術視覺中心側出口,行過對面就到)
查詢:31971147

星期三, 11月 22, 2006

辭職

不約而同地,近日有兩位朋友先後向老闆遞上辭職信,理由都是一樣:對工作感到太厭倦。

我不敢對他們說:其實在倦透了的時候,有本錢和勇氣離開,而經是一種福氣。只是,大重的怨氣會把福氣驅走。

在外面的人看來,他們兩人的職業都屬於薪高糧準福利好夠穩定又風光,但不時聽到他們埋怨工作上的種種麻煩事。我知道他們不會隨便對所有人都埋怨,因為旁人大概會認為他們不知「民間疾苦」。作為一個曾經有當過高薪(?)高尚(!)的教師的人,卻很明白他們的感受。

一直相信,工作,除了因為要掙錢養活自己或別人外,應該有更重要的因素存在,有人是為了滿足感,有人是因為虛榮心,或者是為了打發時間。總之,若單純地只想溫飽,領綜援就夠了,而且享受政府醫療時還免收費呢!

然而工作不單是上班下班那麼簡單,當中的工作性質、人事關係和心境同樣重要,辦工場所可能讓你遇到最重要的人和事,當然也可能毀了人的一生,因工作壓力而自殺的事,已屢見不鮮。

走出去吧!前路未必更好,但舊路只有可見的黝暗,別忘了,最後有綜援等著你,到65歲後,還可以領生果金,到時候,可以買很多很多生果。

總之,死唔去的話,有排你捱!

星期一, 11月 20, 2006

最好的文章

從事創作的人,最常面對的問題是:「你最好的作品是哪件/幅/套/首......?」
最常見的回答是:「最好的,永遠是下一件/幅/套/首......」

作為一個被文字或相片愚弄的人,當然不敢以創作人自居,但經歷過電腦硬碟失靈的煎熬,幾年裡的相片、文章都被一掃光。加上在半小時前,在blogger寫了一篇文章,又因該死的system error而消失得無影無蹤,若現時要回答那問題,我的答案是:「被delete了的文章,就是最好的作品。」

失去了,就變成記憶,就算重新默寫一篇,肯定與原文有所不同,正如雕塑家不可能造出完全一樣的藝術品。正因為變成記憶,就會不斷被美化,然後認定它是最好的。正如一個人身處幸福時,就算懂得欣喜,也不及在苦難時,憶及幸福時光那麼甜。

唉~~~~blogger,把我的文章還來呀!

=========================
(耳邊傳來幽靈般的聲音:誰叫你直接在網上寫,不在其他地方先寫好,再copy過來呢?)
發瘋了的我回答:我貪方便,吹咩?

方便......的確需要付出很大代價。

星期四, 11月 09, 2006

燕尾蝶

由兩個大男孩組成的Shine,我對他們的人和歌曲都沒甚麼興趣,但非常喜歡其中一首由黃偉文填詞的歌--《燕尾蝶》,內容大概是說城市為了進化,叢林終會被犧性,當習慣了五光十年的繁華,燕尾蝶在發射塔下悠然自得,然後忘了花蕊的味道。

其中幾句歌詞:
摘去鮮花
然後種出大廈
文明是種進化
摩天都市大放煙花
耀眼煙花
隨著記憶落下
繁華像幅廣告畫
蝴蝶夢裡醒來
記不起對花蕊的牽掛

我們都蛻變成那樣的燕尾蝶......

三個不同年代的屋村














偶然拾到的熊貓蠟燭








賭完這一局,何時再相聚?

超級市多的老闆,這幾天是超級明星,還特地準備了「飲衫」。




午後的告別

自幼居於新界,近年長駐九龍,小輪對我來說,從不是主要交通工具,正因如此,這種外形帶有玩具味道的船,莫名地妙地被罩上浪漫色彩。雖然維多利亞港已變成維多利亞河,但總會記得,某個無所事事的午後跟某個無所事事的他,衝著不算顛簸的海浪「渡河」。再平靜的海面仍然有風,嗅覺上知道那是氣油味,但心理上把它美化成海的味道。

要道別,最好選在秋日的午後,陽光少了銳氣,風不覺冷,天暗得特別快,黑夜會把傷感蓋住。
下次再來的時候,人和地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