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18, 2006

我們都是惡魔,但未必穿得起Prada

在很短時間內看了梅麗史翠普主演兩套電影:《在晴朗的一天收檔》(A Prairie Home Companion)和《穿Prada的惡魔》。

前者完全是被片名騙入場,或者應該說是因為極度討厭商台作風,所以才看這套片,當作是心理渲洩。宣傳語稱此套片曾在多個影展獲得好評,但經常被阿叔阿嬸輩的歌星show包圍的香港人,即是那些甚麼麗花皇宮,甚麼懷舊金曲夜的電視節目(其實沒怎麼認真地看過),這種老人歌手的告別夜,其實不會有太大感觸,甚至反而覺得累贅。

電影很容易看明白:直播的電台節目要收檔了,最後一夜每人各滿懷心事,沉重的簾幕終於要落下,要散的延席,沒有誰可以阻止。當中還有死神來襲,她還穿上華麗的服裝在扮天使,最後還不是帶走了人類的生命嗎?梅麗史翠普是「筷子姊妹花」的其中一員,優雅地哼著歌,心裡卻始終放不下某段情,輕輕柔柔的,看透人生,但未曾死心。

正如愛喝汽水的人,很難欣賞白開水的恬靜,這套片,對我來說,很悶。

然後是《穿Prada的惡魔》,這套改編自同名小說《The Devil Wears Prada》,影射《Vogue》時裝月刊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

雖然我是時裝白痴,但不反對別人花錢買靚衫穿給我看,也承認衣裝的確可以令人改變。中學的時候,有女同學暗戀一位不修邊幅的男生,大家都不明所以,終於她在某次「迫供」後吐露真相:「有一次看到他穿著整齊的西服,覺得他好型!」我懷疑那位女同學喜歡的,是那套服裝,而不是那個人。

電影裡的型男美女都穿得很好看,尤其是街道上的「茄喱啡」,全部都飄逸亮麗。若真的有這個地方,就該被旅遊指南列作重要景點,那裡的高跟鞋觸地發出的聲音,已經可以奏成悲壯的配樂,我想起時裝精黃偉文,他跟片中的設計師有點相似。

梅麗史翠普演得很好,好得讓人不覺得她在演戲。片中的角色Miranda Priestly是呼風喚雨的時裝雜誌掌舵人,角色洽如其份地做了該做的事。她對身邊的人苛刻,說話不留情面,批評別人尖酸刻薄,然後她失去朋友,失去愛情,親情也薄如紙。對於站在高峰的人,友情愛情親情是奢侈的,對人寬鬆坦誠同情是昂貴事。

梅麗史翠普以眉梢的斜角睨視眾生,別人認為她為魔鬼,其實她沒有針對任何人,只不過任何人都達不到她的要求而已,當中包括她的孖女和丈夫。另一女主角Andrea 誤打誤撞下成為梅麗史翠普的助理,身邊的人不斷強調,這是萬千少女萬寐以求的工作,然而Andrea說:I'm not one of many. 是的,沒有一種東西可以取悅全世界,正如金錢另一種稱呼叫銅臭。

當梅麗史翠普在深宵中為離婚的事暗自流淚,她唯一可以做的,是讓生活巨輪「如常」滾動,讓它帶動著時間把創傷輾平。

作為「魔鬼」,梅麗史翠普從來沒有大吼亂叫,表情語調幾乎只有一種調子,輕輕軟軟的,這非但不是呆滯,反而滲透出淡淡然的內歛感,她只要說:That's all.就代表為所有爭拗劃上 "full stop",別人無從反駁。每個工作間裡,都有這種樣子的上司,分別在於可能缺少了實力和內涵。

若片中的梅麗史翠普是魔鬼,那世界上每個人都是她的同類,只有程度同,而且可能穿不起Prada。因為我們都有不同的喜好和要求,會喜歡某類人或討厭某種事,想去控制可以控制的人和事。被別人鍾愛或憎恨,就是碰巧撞中箭靶上的紅心。

有了這種想法,就能對許多不平事釋然。

至於作為魔鬼助理的Andrea,因工作忙碌而與男友鬧翻,她常掛在口邊的話是:I've no choice!然而當她窺見魔鬼流淚時的人性臉孔,卻魔鬼一語驚醒:You're not no choice, and that's your choice. 她終於明白自己希望得到甚麼,於是她選擇離開地獄(辭職),重投人間。

我們都試過為失約而道歉,然後說:「下次再約啦!」誰知道有沒有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