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28, 2006

你會選哪個?

看了龍應台與兒子的通信文章《孩子,你喝哪瓶奶?》(《蘋果日報》10月8日),不想說「寫得太好了!」因為很多次看完這對母子(有時是三母子)的文章,都有這種的感覺,若每一次都這樣說,就顯得有點偽善了。

龍應台在文章裡與兒子說品味,談文化,憶貧窮,兩代之間有看似截然不同的觀感,切實地交流著,能想像到,當母親看到兒子的信,或者是兒子看到母親的信時,都有著非同小可的思想衝擊。

文中提到,龍應台買了一瓶奶,回到家裡,見到冰箱有別人準備了另一瓶奶,她手上的奶,三天後過期,而冰箱的,今天就到期了,孩子,你喝哪瓶奶?

然後她又舉出另一例子,說一位朋友收到一箱蘋果,打開時大部份新鮮青翠,但有幾個開始壞掉了,朋友不經思索就去取快壞掉的,她的17歲兒子卻去取好的,母親說說:「先吃壞的,壞的不吃,明天怕就不能吃了。」兒子覺得母親很奇怪,說:「你從壞的吃起,到明天,那好的也逐漸變壞了,結果你就一路在追趕那壞的,你永遠在吃那不新鮮的蘋果。你為什麼不能就直接享受那最好的呢?」

你吃哪個蘋果?

過去我會吃壞的,但很久以前,我就開始選吃好的, 而且還不斷以類似的問題,問身邊的朋友會如何選擇。

記得有一次,在Sogo買了報稱來自日本的富士柿,雖然有點貴,約十多元一個吧,又大又甜又美味。剛巧有朋友來我家,當然一起分享。他大概覺得很好吃吧?又或是想禮尚往來,下次再來我家時,就買了十元數隻的柿子,外形雖然有點相似,我肯定不好吃,但又不好意思說出來,於是就讓柿子一直放在雪櫃裡,直至柿子欄得足夠以讓罪疚感都一起腐敗了,才敢把它丟了,折墮嗎?

朋友不是吝嗇之人,他大概是不懂,才會買來那種柿子,或許我應當場就教他如何選購,否則他下次可能又買錯。柿子其實沒有問題,只不過那種味道,不是我想追求的。

永遠追逐壞的,就是白活一場。

今天壞的,明天不會變好,何不先嚐嚐甜美的味道呢?與其吃十個平庸的蘋果,不如只吃一個最美味的;與其吃次貨燒味飯,不如吃一個優質的麵包。要選好的,而不是貴的。正如沒有人付不起十多元,重要是如何選擇,有人花在購買一本雜誌、一包煙、一場電影......更多人在呆呆地等待,直至一切煙消雲散。

懂得把「好」的找出來,是天性、能耐與藝術,前提是不要被困在框框裡,無論那個框是金錢、體力、年齡、知識、地位....或者是某個人。

5 則留言:

San Wen Ji 提到...

有例外的。人,今天壞,往後的日子有可能變好。

奶,當然是喝了冰箱?的,因為今天還可以飲用。三天后才到期的,明天飲用也可以。

蘋果,當然是不吃開始壞掉的,因為已經是壞了。

所以,事情是沒有絕對的。

Nobody 提到...

to: san wen ji

看見你的名字,我以為是"三文治",到你的網誌看看,才知道是"散文字",有趣!

好與壞,一直在動,最重要是不要追逐壞的,等待,不一定會有好結果,let go 和 cut off 都很重要。

秋冬泉 提到...

呵,我對你最後一段最感興趣,摸索了很一回兒也摸不著道兒。

茂思.茂斯 提到...

nobody只是在表達一種個人的生活哲學而已,「永遠追逐壞的,就是白活一場。」
輕鬆而談,不是嚴密的邏輯論述,以絕對理性尺度去丈量文句,可能錯過了作者的深意啊

末段嘛,作者在感懷身世吧?

Nobody 提到...

原想闡釋一下最後一段的意思,但還是留待大家去猜度吧,好玩哦。

反正文章從筆尖(現在是keyboard)逃脫那刻起,就該有自己的命運,作者的原意是一回事,讀者的領會又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