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4, 2006

Got everything, but Empty


除了真的想要的,我甚麼都擁有了。 ---《Empty》

要不是認識了T哥哥,我想不會又頻繁地踏足劇場。T是一位好有趣的人,專為表演者設計服飾,他讓我相信,劇場的人依然熱血,彼此間仍然有情有義。於是,最近接二連三地看了不少話劇。兩星期看了三角關係劇團的《20出頭》,講述在70年代出生,成長的男孩子的故事,當中的歌曲、俚語、流行文化,加上演員出色的表現,觀眾和演員都盡興而歸。

昨天看的則是《Empty》,導演兼男主角梁祖堯似乎越來越紅了,有許多人都是專誠捧他場而來,據說他的blog每天最少有3000人瀏覽。然而這次最出色的,是女主角邵美君。而我最欣賞的,是揉合了古典音樂的配樂和歌曲,將劇情襯托起來,餘音裊裊。

《Empty》的劇情談不上創新或突破,但仍然能觸中在場人反思,因為台上的演員,正是台下觀眾的縮影,都是在說都市人的刻板和無奈。劇中把跟風的大眾稱為「酸檸檬」,他們都希望和別人一樣:拍拖工作結婚生仔唱K買車買樓買名牌;另一類人則是「鹹檸檬」,即酸檸檬的姐姐,這類人剛好相反,專做非主流的事,結果更糟糕更寂寞。

每個人都在酸檸檬和鹹檸檬之間掙扎,想尋找愛,想尋找真我,有人隨波逐流,有人苦苦追求,但一切最終仍然歸於虛空,生存到底有何意義?戲裡有一句似曾相識的對白:每個人從出生那一刻起,就不斷地學習捨棄......

The world is so empty, Life is so empty, ......

p.s. 這套劇是W創作社的作品,主要演員亦是風車草劇團成員,另一套劇《我愛你,你咪理,死未?》快將公演,非常抵死到肉,是治療劇場恐懼症(怕悶)的良藥!

星期六, 9月 23, 2006

《聯合93》

遲了11天,在922才看《聯合93》。

這不是驚慄片或災難片,該歸類為"紀錄片"吧?誰也知道故事的結局,911當天,美國成為全球唯一的焦點,那天,你在哪?正在做甚麼?

很多朋友通宵開?電視,看著事態發展,感受各有不同,但看見那些市民驚惶失惜地逃跑、哀號,消防員奮不顧身地救人,然後犧性;有些人來不及呼叫,就化為塵土,與世貿中心一起埋葬......一幕幕情景仍歷歷在目,若世上有一種叫"人性"的事物,大家心底裡就該有隱隱作痛的感受。

聯合93客機據說原想撞向白宮,但最終在森林墮毀,無人生還,這是唯一沒撞中目標的被騎劫客機,原因有乘客反抗,在機上與恐怖份子搏鬥,逃不過機毀人亡的命運,但卻為民族英雄,那一刻,機上的乘客成為戰士,為國家安全而戰。

電影以聯合93為主角,沒有半個大牌明星是最明智的選擇。面對災難,每個小人物都是主角,沒需要吹虛明星效應。當大群乘客喜孜孜地上機,誰都沒想過這是死亡之旅,幸好飛機延遲起飛,當劫機者露出真面目時,世貿已先後被兩架飛機撞中了,其後連五角大廈都不能倖免。

機上的乘客原來跟恐怖分子合作,但後來透過機上電話與親友通訊,得悉國家狀況時,各人就知道劫數難逃,一方面致電跟親友道別,另一方議定反抗計劃,經過激烈的抗爭,飛機開始失控,正要墮地的一刻,熒幕一黑,改由黑底白字交待劇情......

電影沒有過份跨張煽情,沒有重現紐約亂作一團的情境,世貿被撞時,都只以新聞片作交代。這種安排對嗜血的觀眾來說,也許不夠緊張刺激,但對美國觀眾或事件受害者來說,卻是洽當的安排。

大家靜靜地看完字幕,沉默地走出戲院,沒有人想去討論,這場電影,似一場悼念儀式,多於一次娛樂消費。

日本沉悶

不知該歸疚看過此片的人沒有提點,還是埋怨自己沉迷日本漫畫的毒癮太深,竟然會在電影上畫了這麼久,還會去看這套片,白白浪費了金錢和光陰。

很佩服《日本沉沒》的製作班底,居然可以把這種極可觀的片種拍得這麼爛!讓我從戲院走了來那一刻,決定把電影叫作「日本沉悶」。製作人員該好好向漫畫業界學習,人家可以把又悶又老土的題材,畫得讓人看來熱血沸騰,甚至以大學考試為題材的《龍櫻──東大集訓班》,這種八股書氣滿溢的主題,都可以編得有趣又好看,但日本電影呢,就算有荷里活級的特技,也救不了老土重覆又緩慢的劇情。

故事大綱不用多說,單看片名就一目了然,電影只圍繞幾位主角,懦弱優悠的潛艇員被救援隊女隊員所救,然後愛上對方;研究地殼的科學家拼命想阻止國家滅亡,其前妻是"唯一"有使命感的政府女高官,她運用權力實行前夫的拯救計劃,結果成功了,她也更上一層樓。

若從心理層次去看,電影洋溢著日本民族一貫的「拜老母」風格,無論是男主角抑或其他男性,都得靠女性的輔助或提點,才能走上正路,最後的功勞和勝利都歸於女性。正如甫開場時,男主角在地震災場想保護小女孩,但最終連自己都靠女救援隊成員拯救。

文戲太多不是此片的死因,精彩的文戲有時較舞刀弄槍更有壓迫感,但不斷重覆卻沒甚麼意思的文戲,才真正叫人受不了!那些塌山塌樓的所謂大場面,像公式般重覆出現,塌人叫人猛打呵欠,中間片段刪掉半小時也絕對不是損失。現在又不是拍日劇,更加不是卡通片,拖拉太久觀眾就沒耐性,日本製作的災難片,從此被我打進黑名單!

另一方面,改編自漫畫的《死亡筆記》也好不了多少,選角和特技都不好看,改編的部份是最大敗筆,漫畫中的夜神月,是為了自己對「正義」的信念而利用筆記去殺人,電影裡卻說到他發現法律被框架所限,有時不能有效伸張正義,所以才去殺人。這種改變看似細微,實質差天共地,前者是發自內心,後者則來自外界激刺,分別就像天生的精神分裂和後天的思覺失調,兩者的行為模式完全不同。加上大量人物大頭特寫,既造作又似偶像劇,真失敗!

星期四, 9月 21, 2006

關於錯失與遺憾:《情流戀屋》

大概是兩年前吧?不記得從哪個途徑得到兩張《觸不到的戀人》的電影贈券,因為時機不對,結果沒緣欣賞。至於那套由A貨版的《愛?斷了線》,當然也沒有/不會看。

但是,看了奇洛里維斯主演的《情流戀屋》。女主角是他的經典舊拍檔,其實換了別人也沒關係,她又不是演得特別好。

電影公司把韓片的劇本版權買下重拍,講述女醫生與建築師都曾經在湖邊的玻璃屋居住,他兩年前搬進去時,收到兩年後搬走的她留下的信件。時間把兩位屋住隔開,但他們卻能靠屋旁的信箱持續通信,然後愛得不能自拔。

他碰到兩年前的她,那時她不知道,原來會跟眼前人在未來時空相愛,但仍對他心動,只是兩人當時沒有走在一起。後來兩人相約在兩年後的特定日子見面,約會前他在車禍中死去,女主角曾替他急救,但沒有把他認出。

她不知道他死了,因為惱他失約,也對這種過份濃烈但不能觸及的愛情感到沮喪和疲倦,對是對:Don't write to me, don't try to found me, please let me go.兩人的愛,在浪的高處觸礁。

然後她在兩年後知到事件真相,趕忙再次寫信,想阻止悲劇發生,終於......美滿的結局,成為整套電影的敗筆。

真實的人生,一定充錯失與憾遺,不是冷血,而是現實。誰都有過相似的經驗吧?例如懶床的早上錯過了火車;排隊購物時輪到自己,才發現貨物已售罄;喜歡現在的他,然而你們三年前已分手,而他已有了她;以為有很多光陰可以虛耗,才突然驚過時間已經透支;以為轉了彎會遇上某人,轉了千個彎,才知道根本沒有人......

若時間的軌跡不是單行道,人生可能不會那麼有趣,我們才可以囉囉唆唆地說:早知xxxx...如果xxx...

若所有事都可以推倒重來,世界就沒有想像和思念。沒有思念的世界,你喜歡嗎?

最喜歡的一段戲,和感情事無關,而是男主角和臥在病榻的父親對話,兩位頂尖建築師在談及空間與光線。父親說,好的建築師一定迷戀光線,亦知道不同的地方的光線特質是不一樣的,巴塞隆納跟日本和布拉格,就算是晴天也有不同亮度,建築師不是要主宰自然,而是要讓建築物與自然結合。

跟光線談戀愛,很cyber,很淒美,只是.....也有點變態。過於認真專注,就很容易錯失與迷失,無論對象是一個人、一種物件,或者只是某種信念。

星期五, 9月 01, 2006

開學

暑假一晃眼就過去,今天就是開學日了。雖然早就跟學校斷交,但總覺得9月1日才是真正的「一年之初」,這種時候,應該訂下來年大計。

本性頑劣,最喜歡說過算數,即是空口講白話,或者講一套做一套,口頭承諾(對自己)較梅艷芳更百變。惟一較能有約束力的,就是把要做的事白紙黑字寫下來(高科技時代應演譯為電腦資料),而且一定要公開,一旦未能完成,別人就會知道有人大言不慚,真不知醜!這樣的話壓力就來了,就有動力逼自己做事。

我的大計是想發達發達和發達,一年太長了,最好是今日。

哎o也,六合彩又唔中,看來發達夢還要多等一期才能成真。那先想別的吧。

我的大計........是寫一篇小說,名字沒想出來,情節只有初步,而且一個字都未寫,全都埋藏在腦細胞裡,若我突然死了,歡迎翻開我的腦袋找找。字數和進度都沒有計劃,限期為明年7月14日,因為我總覺得那天是暑假的開始,請別問為何,我絕對沒有答案。

寫不完怎辦?放暑假o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