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20, 2006

老細

但願
您是天邊的一片雲彩 永遠不要靠近
您是神臺上的菩薩 泥造的 被恭奉但不發聲
您是我的再生父母 在您包庇下升職加薪
您是最英偉的警察 製成板就得個樣

可惜
您是高掛的紅大陽 永遠在曬命 o野又唔使做
您是含鬱而終的英烈 陰魂不散
您是深海的鯊魚 巨大殘酷又難以掌握
您是沙漠裡的仙人掌 想拿便宜很易被刺傷

您......
別以為不說話就算安靜
肚裡的蟲正吵著哪!
別妄想有人永遠記掛著您
轉眼就忘掉你的臉
除非您欠債未還

哎o也~~~
老婆再嫁啦
老公再娶啦
二奶來啦
唔結婚都要玩啦
阿女變靚啦
阿仔學壞啦

喂~~
別以為橫躺就沒事
您的肚子正逐漸漲大
去到盡處最好回歸自然
與其化作一堆灰
為何不用來當肥料?

喂~喂~~
您做乜發冷?
您做乜偷懶?
您做乜咁得閒死?
您做乜好似想問做乜?

喂喂喂喂~~~~
好唔得閒
唔得閒喊
唔得閒笑
唔得閒食飯
唔得閒病
唔得閒因為得閒要為您寫詩

阿瞞 +

星期三, 8月 16, 2006

不是我寫的

中四的時候,班主任是中文的老師,他喜歡在課堂上把學生的作文朗讀出來。首次派發作文時,他讀了一篇文章,開首幾句寫得真好,班上的同學都在讚賞,我也不例外。然而當老師繼續讀下去,我就開始臉紅了,因為漸漸發現,那篇是我寫的,最初的反應就變得像在自吹自擂,很尷尬。從此以後,我知道自己的腦袋屬於「遺忘型」,會把寫過讀過的材料速速忘掉。

看過去寫的雜文,許多時都不認得是自己寫的,還當新的文章去讀,近日和朋友合作寫旅遊漫畫的情況更甚,因為是我寫他畫,每次看到製成品時,每次都覺得完全是他的個人作品,直至在電腦找到文字檔,才敢相信有份參與,因為我的旅行經驗很少,怎能寫旅遊相關的文字呢?

有時會想,這可能是精神分裂,或者是善靈附體,呀~~~~越來越不可思議了,再想下去,可能會變傻(已經夠傻了)。

星期四, 8月 10, 2006

遇見周潤發

趁休假到大埔大美督走走逛逛,黃昏時坐海邊的士多竭息,竟然碰到真正的港產國際巨星──周潤發。

從娛樂版新聞得知,發哥正趕拍張藝謀新片《滿城盡帶黃金甲》,飾演皇帝的他,該是蓄了大撮鬍子。但這天見到的發哥,臉上清新乾淨,大概已拍完片吧?他與一名男子在一起,不知是助手抑或朋友,但見他們拿著一部古典型的相機,大概在拍大美督境色。

發哥跟士多老闆和職員有說有笑,還以名字相稱,很親切地買了燒賣腸仔,還請相鄰的家庭吃,不時逗在場的小孩小玩,很親民,而且肯定不是假裝的。

我有點興奮,立即拿出相機,剛調較好就走過去,他早就做好準備,把旁邊的椅子拉開叫我坐下來,還笑著說:「嘩,我成身臭汗喎,你唔好貼咁埋呀!」我也說:「我都係成身汗喎~~」然後他搭著我的肩去拍照,那一刻,我成了害羞的小fans。

跟發哥合照後,不好意思繼續打擾他,返回坐位看著他的舉動,不時有人上前相邀拍照,而他也很開心,還擺好坐椅讓一些家庭來拍「全家福」,活像喜宴的主人家。發哥不時跟士多老闆聊天,據說他每年來兩至三次,這天他大概是來行山兼拍照,身上的衣服都半濕了,一條白汗巾搭在頸上,100%的平民打扮,沒穿甚麼名牌,但他自己本身己是名牌,那種待人處世的態度,很令人折服。

有不少朋友都喜歡發哥,遇過他的人都讚口不絕,我不算是特別迷他,但他卻是唯一一位會令我要求拍合照的明星,因為發哥是真正屬於香港的荷里活巨星。發哥身上有香港人最值得學習的品德,謙厚而努力,親民而自重,他沒有刻意要營造耀眼的星光,不需要隆重排場,但沒有人能忽視他。

打風前夕,很悶熱,能見度很低,也看不見日落,讀書時經常到大美督遊玩,幾年沒來了,許多地方都變了,多了規劃,少了自由,要到海邊都變得不容易,但景色還算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