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13, 2006

動氣

很久沒有因為看新聞而動氣了,今天翻開報章,獲悉政府官員推銷新稅項時,竟選擇性地召集幾間友好傳媒開吹風會,而且要求被邀機構不加批評或意見,要「如實」報道吹風會內容,否則不會再獲「寵幸」。在一瞬間,我由心寒變成憤怒,這個以曾蔭權為首的特區政府,不是公然地踐踏新聞自由嗎?

政府的做法固然有問題,甚至被記協批評違反基本法,但接受邀請的新聞機構,為甚麼不直斥其非卻反而沾沾自喜?那種視野就叫做沒風骨!事件被揭發後,當局的做法僅以寥寥數句作強辯,然後索性不作回應,換了是英美德等重視民主的國家,肯定有高官要問責倒台,香港?大概會成為習是而非的風氣吧?

在董建華時代,政府縱使想操控傳媒亦不敢公然行事,所以港台能安然無恙,名嘴能天天開咪,輿論是拑制為官者的最佳武器。作為一個官方機構,既然是以納稅人的資金去運作,就絕不能選擇性地發放消息,否則與專制極權的國家有何分別?最可笑的,是親中派的民建聯,竟開記招批評部份傳媒同樣選擇性地發放政黨新聞,傳媒同樣未能做到公正中立。

誰說報章要中立?絕對中立的報章只會蒼白無力,但讀者有選擇權,他們手上的零錢是最有力的選票,能把不合格的報章轟出市場。但官方政策牽涉民生,只讓部份傳媒預先得悉內容,實在不公義和不道德。若市民接受這種做法,那就等於容許政府在政策出台前,向少數人士放風以測試民意,以此推斷,梁錦松在財政預算案前買車,就不應受到遣責,官商勾結亦變成合情合理之事。

在數個月前,我曾認為若07年有普選,便會投曾蔭權一票,不是他特別好,而是對手實在太差。自從陳方安生再次活躍,我卻希望被她騎劫,只要政制變得更民主、公平、公義,誰來主導根本不是重點,若董建華能平反六四和加快普選步伐,我會支持他重做特首。可惜那班所謂民主鬥士太沒有量度,一次又一次像吃不到葡萄的敗將,言論令人失笑失望。

有人說陳太「突然民主」,但從末代港督彭定康先生的回憶錄得知,她一向是最支持政府改革的最高級官員,她亦是首位因與董建華政見不合而主動離任的高官。回歸前的區議會選舉,所有議席均由普選誕生,直至董生上台令委任制回魂。曾蔭權登位後,仍然不捨得那些「餅仔籌碼」,才直接令到去年的普選議案流產,卻吊詭地把責任卸給民主派,作為旁觀者,我學會甚麼叫卑鄙和可恥。

時常強調自己是香港仔的曾蔭權,真的有港人那種拜金拜權的特質,作為權力核心的既得利益者,未上位前猛叫董建華做「老闆」,一家下台後立即劃清界線,彷彿所有前朝政策均與己無關!套用廣東人常用俗語,那就是食碗面、反碗底的反骨仔。現在明知推銷新稅項是吃力不討好,就理所當然地把唐英年推到台前,但這種「親疏有別」的推銷手法,曾蔭權沒借口推說不知。

作為一個沒權沒勢的小市民,對這位滑頭的香港仔實在無話可說,只能夠遇到民意調查時,給這個特首打零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