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9, 2006

朝拜軟硬

軟硬天師演唱會,是向記憶朝拜的場地。說是朝拜,就是一種宗教儀式,很難定性好不好看,但肯定會百感交雜。

身邊朋友都曾聽過軟硬的節目,無論當年喜不喜歡,經過時間的沖刷,所有感覺都揉合成單純的緬懷,除了節目內容,還有青?歲月的輕狂味道,都在一瞬間湧上心頭。軟硬陪著我們長大,他們的改變和我們的經歷變混在一起,再也分不開。

從1988到2006年,大概有了家庭,有了事業,也可能甚麼都沒有。然而少年人都成熟了,不再是少不經事、不能再不羈狂妄,做錯事都要自己承擔,肩膊上再不是空的,正如軟硬都已是別人的丈夫和爸爸了。

軟硬為甚麼再走在一起,箇中原因對擁躉來說並不重要,正如許多曾宣佈封咪的歌手,還不是紛紛重出江湖嗎?然而當他們站在台上,旁人仍不免拿兩人的成就與經歷互相比較。這些年來,阿葛好像沒有特別轉型,形象觀感始終如一;反觀阿Jan已更加全面和更加成熟,出唱片、攪個人騷和主持時事節目都頗獲好評,站到台上顯得較有自信,能掌握到整場表演的節奏。

演唱會充斥著80年代味道,同代自然會心微笑,全晚最感人的一刻,是兩人合唱《唱佳損友》的時候,林海峰說首次聽到這歌時,立即致電填詞的黃偉文,問他為甚麼這歌不是為軟硬而寫?細聽歌詞,誰都會明白當中的弦外之音。

每個人大概都會有這種朋友,曾經很相熟,但不知為何逐漸疏遠,大家甚至沒有鬧過意見,只是莫名地妙地各走兩端,人的友誼,正如小學的紀念冊,雖然寫著:「萬里長城長又長,我倆友誼比它長。」萬里長城都有倒塌的一天,那些磚塊都被撬出來賣了。畢業禮過後,有多少人可以保持聯絡?身邊常見的朋友,認識了多久?

與一班中學時代的好友同來,散場後各自歸家,大家曾經都住在同一地區,歸家時都會同走一段路。現在走出紅館,要走方向都不同了。回到家裡接到S的來電,她很感謝能買到入場券,並說錯過了這次演唱會,縱使補看影碟也會感到遺憾,然後細說當天迷軟硬的經歷。聽她說著說著,心頭一暖,朋友之誼,就體現在這些細微處。

星期二, 7月 25, 2006

離開,是為了離開

認識林一峰的歌,是因為朋友查問,說在收音機聽到一首風格清新的廣東歌,歌名是英文名句子,知不知道是誰唱的?那時我答不上來,數天後,她喜孜孜地告訴我,那首歌是:The Best is yet to come.

為了撫慰人心,林一峰把歌曲放到網上供人免費下載,許多失意的人得到安慰,得意的人也有所領悟,生命還沒到盡頭,最好的還沒有出現。

那個她在花樣年華的最好時光中,在電單車後座結束了生命,最好的來了沒有?那次到新伊館看一峰的演唱會,感到與她同在。

喜歡林一峰的歌,是因為他那天買了"Travelogue 1遊樂"的CD,然後來我家聽。一張關於旅遊的概念大碟,從《離開,是為了回來》直到《Could we ever meet》,反覆聽了好多遍,從音樂都嗓子,都透著真摯的感覺。

最好的夏天,遺落在2003年。

喜歡林一峰的個性,一個愛同性的大男孩,坦然地面對自己的取向,知道要走的路方,活得比所謂正常人更正常,做事積極待人真誠,實在值得學習。

離開,除了為了回來,也可以是單純的離開。踏出熟悉的地方,走進未知的未來,最難面對的不是迎來的挑戰,而是踏前一步的決心。告別了藍天白雲,告別了奔奔跑跑的日子,選擇另一個工作空間,本著不回頭的心情走出去,你會祝福我嗎?

星期五, 7月 21, 2006

不逛書展

每年這個時候,總有朋友問我何時去書展,有些是想找我同行,有些是想打聽場內情況。我的回應是:「許多年沒有逛書展了,今年也沒打算去。」

早年因為工作關係,書展期間都在場內泡,當時漫畫出版商還未分拆出來,刀光劍影的攤位搶盡風頭,終於發生「迫爆玻璃」事件。我亦因利乘便做了許多非理性消費,戰利品仍在,有些書至今仍未拆封,有些精品則舖滿塵埃,這些「罪證」令我不敢放肆。

越來越覺得看書是很個人的事,看與買沒有連帶關係。香港辦的書展很有地道特色,說穿了就是越來越像個趁墟,首要目標是高價把場地租出,然後讓進場人數打破去年紀錄,這些事情對讀書風氣來說,真的有裨益嗎?

昨天朋友在場外來電,說擠了半小時也進不了場,決定打道回府,而他的掃貨目標,是和紙張無關的麥嘜精品......但我對書展非但不抗拒,反而相當支持,因為對許多人來說,那是一年一度購書日,亦是出版社和作家的黃金周,沒有書展,書市只會更糟,而不是更好。 所以很讚賞那些有耐性排隊進場的人,若是很有閒情的話,我也許會去擠一擠,但終歸那不是我想喝的茶。

總覺得書展該讓人閒適地慢慢逛,然而那偌大的會場,卻容不下慵懶的心情和一顆顆小小的書釘。

脫離母體獨立的漫畫展亦非我所愛,過去常因一時衝動買了許多所謂「限量產品」,結果後來陸續在專門店找到,原來出版社「詢眾要求」加推應市,啊~~~怎麼還有折扣呢?連漫畫都特別便宜,想起那天在會場奔波粗勞的情境,我覺得自己像傻瓜,一次又一次,受夠了!漫畫展唯一值得讓人瘋狂的,就是請到外地漫畫家來港,與fans近距離接觸和簽名,草草幾筆,將是漫畫迷一生瑰寶。

我的書展/漫畫展沒有開幕禮,而且永不會閉幕,場地藏在商廈的高樓(書店付不起租金,只能更上一層樓)、躲在暗街的窄巷、流散在網絡的部落格,何時跟你一起去逛逛?

星期六, 7月 15, 2006

雲層之上,任何時候都是晴天

朋友很喜歡題目的句子,這麼有詩意、有內涵的話,當然不是我創作的,而是安達充漫畫《KATSU!》裡的對白,首次看到就著迷了。無論是陰天雨天,抬頭望天是就會想起這句子。乘飛機出走時,就能實踐當中的大道理,若套在人生之上,其中深意也值得細味。

喜歡看天,喜歡晴天,你那邊是晴是雨?



星期四, 7月 13, 2006

動氣

很久沒有因為看新聞而動氣了,今天翻開報章,獲悉政府官員推銷新稅項時,竟選擇性地召集幾間友好傳媒開吹風會,而且要求被邀機構不加批評或意見,要「如實」報道吹風會內容,否則不會再獲「寵幸」。在一瞬間,我由心寒變成憤怒,這個以曾蔭權為首的特區政府,不是公然地踐踏新聞自由嗎?

政府的做法固然有問題,甚至被記協批評違反基本法,但接受邀請的新聞機構,為甚麼不直斥其非卻反而沾沾自喜?那種視野就叫做沒風骨!事件被揭發後,當局的做法僅以寥寥數句作強辯,然後索性不作回應,換了是英美德等重視民主的國家,肯定有高官要問責倒台,香港?大概會成為習是而非的風氣吧?

在董建華時代,政府縱使想操控傳媒亦不敢公然行事,所以港台能安然無恙,名嘴能天天開咪,輿論是拑制為官者的最佳武器。作為一個官方機構,既然是以納稅人的資金去運作,就絕不能選擇性地發放消息,否則與專制極權的國家有何分別?最可笑的,是親中派的民建聯,竟開記招批評部份傳媒同樣選擇性地發放政黨新聞,傳媒同樣未能做到公正中立。

誰說報章要中立?絕對中立的報章只會蒼白無力,但讀者有選擇權,他們手上的零錢是最有力的選票,能把不合格的報章轟出市場。但官方政策牽涉民生,只讓部份傳媒預先得悉內容,實在不公義和不道德。若市民接受這種做法,那就等於容許政府在政策出台前,向少數人士放風以測試民意,以此推斷,梁錦松在財政預算案前買車,就不應受到遣責,官商勾結亦變成合情合理之事。

在數個月前,我曾認為若07年有普選,便會投曾蔭權一票,不是他特別好,而是對手實在太差。自從陳方安生再次活躍,我卻希望被她騎劫,只要政制變得更民主、公平、公義,誰來主導根本不是重點,若董建華能平反六四和加快普選步伐,我會支持他重做特首。可惜那班所謂民主鬥士太沒有量度,一次又一次像吃不到葡萄的敗將,言論令人失笑失望。

有人說陳太「突然民主」,但從末代港督彭定康先生的回憶錄得知,她一向是最支持政府改革的最高級官員,她亦是首位因與董建華政見不合而主動離任的高官。回歸前的區議會選舉,所有議席均由普選誕生,直至董生上台令委任制回魂。曾蔭權登位後,仍然不捨得那些「餅仔籌碼」,才直接令到去年的普選議案流產,卻吊詭地把責任卸給民主派,作為旁觀者,我學會甚麼叫卑鄙和可恥。

時常強調自己是香港仔的曾蔭權,真的有港人那種拜金拜權的特質,作為權力核心的既得利益者,未上位前猛叫董建華做「老闆」,一家下台後立即劃清界線,彷彿所有前朝政策均與己無關!套用廣東人常用俗語,那就是食碗面、反碗底的反骨仔。現在明知推銷新稅項是吃力不討好,就理所當然地把唐英年推到台前,但這種「親疏有別」的推銷手法,曾蔭權沒借口推說不知。

作為一個沒權沒勢的小市民,對這位滑頭的香港仔實在無話可說,只能夠遇到民意調查時,給這個特首打零分!

星期三, 7月 12, 2006

回/不回應?

一直以為,公開了的文章或字句,就該有它自己的命運,旁人的批評或讚美,是屬於該堆文字,對象不是背後的人。所以在這個blog裡,對於各人的留言,除了事實上的錯誤,否則一般都不去回應。

近日一位經常看這個blog的朋友投訴我不回應,經過一陣子思考後,才發現過去的想法也許是錯的。

blog的本意就是交流,雖然我沒有說出我是誰,但總有幾個人知道我的真身,而且這是網上公開的園地,陌生人闖進來自是理所當然,作為「話事人」實在不應該默不作聲。所以,現謹此向您、妳、你宣布,我會盡量回應留言的,只要你們不嫌我在自圓其說,而且肯定會有點煩氣。 ^_^

星期二, 7月 04, 2006

一天兩萬字

沒有任何準則,不知甚麼原因,前幾天開始,我為自己訂下每天看2萬字的目標,而且一般報紙新聞或八卦雜誌不可計算在內(雖然那是最主要的精神食糧),只有評論文章或書本才算數。

說多嗎?一點也不,認真點看完一份信報,尤其是周六的,那就達標了。或者把書拿在手中,趁有空檔就翻一翻,以一般標準,即每頁四百字來說,只不過是50頁而已,但一年下來,就可以看完730萬字了,若一本書有10萬字,那就是73本書了,想想也實在可觀。

實施了約一個星期,大致仍未脫腳,反而是每天也超額完成,但主要是看過去積存下來的文章,然後發現,最便捷的閱讀方法,就是把PDA代書,既輕巧又有快感。只要把文章放到PDA word裡,每當看完就把文字刪除,就似看書時把看完的每頁書紙撕毀丟掉,很爽!

PDA的功能雖然簡單,但因體積細小,任何時候都可以拿出來看,我還把每一百字當是1分,在地鐵裡得到20分、乘電梯時贏了2分、朋友遲到期間,可一口氣拿到100分,PDA全天候成為文字殺手,敵人很快被我們攻破,而且有需要時還可以當作筆記簿,一次過滿足晒所有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