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26, 2006

出生和死亡

超級美人得過氣富豪男友,一擲數十萬在報紙上刊登慶生日的廣告,繼而掀波瀾壯闊的花邊戀情,成為朋友們其中一個取笑題材,紛紛假想成絕交、絕情、絕義的虛擬廣告,還把下款從「with love, The One」,改成「without Love, The XX」,在簡短的片語間發揮創意,無聊,但過癮。

哲學家叔本華說過:「生命是向死亡討來的借貸,而睡眠,不過是繳付利息。」這句話正好與「一睡不起」互相呼應,借得太多,或者借了貴利,無力償還時,利息是很昂貴的。

不重視生日,不懼怕死亡。最特別的生日己過去,那天到醫院覆診,遭醫生恐嚇要即時入院,約好的飯局沒有取消,朋友在缺少主角的生日會上舉杯,對著蛋糕隔著電話,向病床上的壽星女唱生日歌,那是最感人的生日歌聲,把電話另一端的人惹哭了,想吃的黑森林,變成朱古力雪芳蛋糕,醫生知道後還對我說:「生日快樂!」

然後從此以後,我的確較從前快樂了,大概是認為那時就該死去,現在的日子是賺回來的,所以就不用再執著。

比起耀眼的廣告,我更喜歡成為別人筆下的角色,生日的遭遇成為朋友專欄的文字,我暗裡把那篇文章當作最佳禮物。

今天偶爾看到弘兼憲史的《Last News》第四期,裡面提到戰時甲級戰犯東條英機被處決的日子,與明仁皇太子的生日同是12月23日,似故意讓國民慶祝時,忘不戰爭的可怕。可惜的是,日本人似乎沒有這種東歐/德國式的救贖觸覺,不會因此而反省(換轉是中國人亦然)。

出生和死亡,原本就是緊扣在一起,每一天都有人來到這世界,每一刻都有人撒手人寰,還是經濟學巨匠海耶克說得對:In the long run, we're all dea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