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09, 2006

割爛椅

標題應以廣東話去寫才夠傳神,可惜中文輸入法始終有侷限,沒法讓"戒爛登"(近似讀音)原汁原味呈現出來,唯有改以較書面寫法,相信夠聰明的人一定知道這是甚麼意思。

80年代港產片全盛時期,每星期的五、六、日的深夜至凌晨時份,都是午夜場電影的黃金檔期。電影公映前數星期,會先播午夜場測試觀眾反應,製作人員混在人群中,記著哪些場面需要加強,哪些畫面需要刪去。單從午夜場的票房,片商已可粗略預示到影片的命運,據說有些反應差強人意的電影,在午夜過後就消聲匿跡,沒機會在白天上映就落畫了。遇有大片上映,單是午夜場已有數百萬票房,教現時電影人回味不已。

午夜場的觀眾以年青人或愛夜遊的人士居多,品流較複雜,反應直接而激烈,有好片時拍爛手掌,看到爛片就粗口橫飛,更一度流行以"割爛椅"方式去告訴片商:這部片真的很爛。

那時候電影院逐步改成沙發軟座,部份憤怒觀眾帶備小刀進場,當電影爛得看不下去,就掏出刀子割椅洩憤,然後施施前離場。若大批椅子被割爛,該部電影肯定從此消失,而造成的損失一般會算到片商頭上。

午夜場在港產片式微、翻版問題和家庭影音產品圍攻下,隨電影票房萎縮而逐漸減少,目前只有在個別節日或小數電影院繼續上演,但"割爛椅"情況已很少出現。

成功的電影原因各有不同,但爛片的共通點肯定離不開「悶」字。許多導演以億萬金元製作出大場面悶電影,那等同於一堆鍍了金的大便──金身蓋不住惡臭,遺禍人間,據說張毅謀近年製造了好幾堆。另一類導演花掉長得可以圍繞地球一圈的菲林,剪接出三數小時的超級悶片,然後以「小眾」包裝推出市場,卻不知道小眾不等於悶,一旦不賣座就推說觀眾層次低,不懂欣賞。王家衛大導演,很抱歉啊,我把你的《阿飛正傳》歸成此類片,雖然我很喜歡《花樣年華》。

越大來頭的爛片越叫人氣憤,更甚者會引發暴力傾向,每年總會遇到十部八部這類片,電影院的老闆該慶幸,我沒有帶刀出街的習慣,否則……。

前兩晚,我就看了一套直得飛奔去買刀的爛片──《暗湧》(Invisible Waves),號稱港.日.泰.韓台前幕後crossover話題力作,朋友還告訴我,那是今屆電影節的揭幕電影,害我入場前還滿心期待。

故事是50年代也嫌過時的情節:男主角與老闆妻子有染,後應老闆把該女人殺死,逃亡期間發現老闆早已揭破姦情,並企圖對他繼續擺佈,於是他密謀反擊。

15分鐘也嫌長的劇情,被拍成119分鐘的電影,菲林有靈性的話也會哭泣。難得是晚上九點半的電影,居然騙得半場人進駐,大半小時後幾全場都是釣友,大家都昏昏欲睡。身邊的他睡得打鼾,聲音大得把場內人驚醒,反而成為活生生的笑料。爛片是才鼻鼾的原罪犯,就讓他繼續睡罷。

電影院老闆該捏一把汗吧?因正值深夜,沒刀可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