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03, 2006

兩張戲票

手上有兩張戲票,另一張票還沒有主人,但距離開場只有一天,怎處理好?

有人會索性不去,讓雙人座空著;有人選擇獨自就坐,與旁邊的空位並肩;可以的話會把戲票送人,免卻煩惱又不浪費;最後是找人相陪。

最後的處理方法最複雜,找人的話,是隨便哪個都好,還是堅持要找一個投契的人同行?

這樣的過程,很像人們對感情的態度:最好當然與喜歡的人一起去,但隨著時間過去,要求逐漸降低,最後只要有人願意同行,己管不了是否喜歡,也像溺水的人抓住水泡死抱不放,到頭來縱使發現那是一具腐臭的浮屍,再討厭也不捨得放手。

我會嘗試找別人同行,但會選自己喜歡,否則就算獨行也會去,然後把隨身物品肆意地放到空位上,輕輕鬆鬆地享受一段光影歷程。

無論旁邊是空座或是陌生人,都不及不對題同伴那麼令人不安,兩個人一起的寂寞,才算是真正的孤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