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05, 2006

介意

「望乜Xo野?未見過咩?我XYZ你娘親,夠膽咪X走!」

行經沙田的商場,突然傳來響亮得嚇破膽的師奶喝叱聲,大堆人體器官在空中飄散,以法醫般的目光循聲望去,見到一個年約40歲的婦人,站在人群人狂態畢現,右手指著一對男女在罵,左手拖著一個男子。

該名男子約30餘歲,體型瘦弱,以「S」形姿態扭曲前行,眼耳口鼻齊全,卻也是歪成一團的。他一手被姊姊(那婦人)拖著,另一手緊捉著母親,那肯定是智力、體格均有問題的人。

「冇o的同情心,XYZ%#@,因住報應呀你!」婦人以箭步衝前繼續罵,幾乎把弟弟拉跌,該對被罵男女沒有回應,急步離場遠去。

婦人仍氣憤難平,站在原地指著遠方喃喃咒罵,目光不時在四周游走,旁人嚇得立即把眼神移開,免得被一併詛咒。

每個人走到街上,都是see and be seen,擁有異於常人的外表,惹人回望是最正常的事。美女俊男受注目是榮耀,醜婦傻漢被暗望亦可以理解,把人家的缺撼當笑柄是缺德,當街指罵別人是沒品。

作為事主的親友,因介意別人的眼光而作出激烈反應,只因認定那些是歧視目光,那種遭看扁的感覺,源頭並非來自旁人,而是發自自己的內心,最介意弟弟外表、同時惹人側目又丟人現眼的,是她,不是他。

沒有留言: